零點看書 > 重生凰女是天驕 > 第9章 你到底是誰?

第9章 你到底是誰?


  聶蘭傾這才反應過來,被“鬼王”劃的傷口露在了外面。她將衣領往上提了提,輕描淡寫道:“不小心劃傷的。”
  “不小心?”鬼無憂突然從火堆那頭跑到了聶蘭傾身旁,一把拉下她的衣領。
  “你干什么!”聶蘭傾搶過衣領,對著鬼無憂大吼一聲。
  鬼無憂雙手環抱在胸前,若有所思,道:“你這傷口那么深,是被‘鬼王’所傷吧?”
  聶蘭傾狠狠瞪了他一眼,道:“是又如何?你不懂男女有別嗎?”
  鬼無憂沒有回應她,而是從自己胸前衣服里掏出了一個白瓶子遞給她。
  “我這還有些藥,喏,你自己抹吧。”
  聶蘭傾看著鬼無憂手中的瓶子,又看了他一眼,不敢輕易接下。
  鬼無憂一挑眉,沒個正經德道:“難道……你想讓我給你抹……哎呀!”
  聶蘭傾直接一巴掌打在了鬼無憂臉上,毫無征兆。
  “你再出言輕佻,我撕爛你的嘴!”說著,她猶豫了一下,還是將藥瓶拿了過來。
  鬼無憂摸著被打得火辣辣的臉頰一臉委屈。他識趣地回到對面,一聲不吭,只是愁怨地看著聶蘭傾,片刻后,便一腦袋躺了下去。
  一夜過去,天色微亮。火堆依舊生著火,竟一夜未滅。
  聶蘭傾離火堆遠些,又是靠在樹上。這天雖不是寒冬臘月,但露宿一晚,依舊被凍醒。
  她眼還未完全睜開就打了個噴嚏,感覺喉嚨口也是干澀得很。
  “你醒啦!”鬼無憂的臉突然出現在她眼前,把她嚇得腦袋往后一仰,直接撞到了樹上。
  “嘶——”她翻了個白眼,又瞪著他。
  “額……”鬼無憂有些過意不去,自覺退后。他從背后將一裝著溪水的荷葉捧到聶蘭傾面前,討好地笑道:“嘿嘿,剛從溪邊取的水。看你嘴唇都發干了,喝點吧!可甜了!”
  聶蘭傾懶得與他計較剛才的事,也確實感到口渴,她接過荷葉“咕咚咕咚”幾口便喝完了。
  等她將荷葉放下,她抬眸,這才看清了鬼無憂的模樣。
  一身玄青色的短褐,雖蹭了些灰,但倒也精神。高高束起的頭發里,因昨晚睡在野外而沾了幾根野草,他正伸手清理著。身子看著清瘦,卻也正合適,劍眉星目,肌膚白皙光潔,嘴角似乎是一直帶笑的,如春風般的爽朗,出奇的俊美。
  一瞬間,聶蘭傾竟覺得他似曾相識。特別是那雙如星辰般的眼睛,好像,在哪里見過。
  她道:“你,長得好像一個人……”
  鬼無憂停下手中的動作,好奇地問道:“誰啊?故人?情郎?”他說最后兩個字的時候,眼睛里都在放光。
  然,聶蘭傾卻與他正好相反。她的眸子一下沉了下來,迸發出一股殺氣,咬著牙道:“仇人!”
  “仇……”
  鬼無憂還沒反應過來,聶蘭傾就已經從地上撿了一根樹枝,又快又準地抵在了他脖子上。
  “你是誰?”
  他是誰?到底是誰?為何,他的眉眼之間,竟與云廷墨有三分神似?
  鬼無憂被莫名其妙用樹枝抵著脖子,簡直欲哭無淚。
  “我是鬼無憂啊!姑娘,不是!蘭傾……額……聶小姐!聶大小姐!你這是干嘛呀?睡了一覺,睡失憶了?”
  聶蘭傾才不聽他鬼扯,拿樹枝用力抵著他。喉嚨里仿佛有什么東西撕扯著她,令她的聲音聽起來拒人千里的冰冷。
  “快說!你到底是誰!”
  “額——”鬼無憂被樹枝戳得皺了皺眉,他有些抓狂,急道:“我真是鬼無憂啊,不是鬼怪變的。我昨晚是不是救了你一命,你可別過河拆橋啊!”
  鬼無憂以為聶蘭傾忽然的懷疑是因為她對昨晚的“萬鬼夜行”心有余悸,覺得他是這林子里的妖魔鬼怪變的,所以急于證明自己的清白。
  但他越是證明,卻越是讓聶蘭傾狂躁。
  “閉嘴!”她使盡全力狂吼了一聲,瘋了般用樹枝尖利之處在鬼無憂脖子里劃了一道。。
  頓時,鬼無憂的脖子里多了一條血印子,還不斷有血珠涌出,雖然不多,傷口也不是很深,但足以嚇壞他。
大发快三辅助器可靠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