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點看書 > 快穿之我是炮灰又如何 > 稍等,我開個掛3

稍等,我開個掛3


  【風和日麗】:哇,不是吧?竟然驚現土豪?
  【羅裳】:樓上這樣說就不對了,充值十萬的那就叫土豪,但是商店都清空了的那能叫土豪嗎?那叫爹!爹,我是你失散多年的兒子,你看看我!
  【吝嗇鬼】:土豪爸爸,我是你失散多年的親女兒!
  【社會社會】:你們走開,我才是我爹的兒子!獨生的知道不?
  【放開那個妹子】:土豪爸爸的親骨肉是誰我不知道,但是我想問問土豪缺老公嗎?可g可s,身嬌體軟聲音好聽還會嬌·喘的那種!
  【今天也很可愛】:土豪爸爸,我們的名字有點像,我們能做姐妹嗎?
  【笑我瘋癲】:土豪缺腿部掛件嗎?
  世界的頻道喊了什么,米酒壓根就沒有留意,她終于把商店的衣服都試了一遍,成功完成了隱藏成就【金主大人】,看著小蘿莉頭上金燦燦的稱號,米酒很愉快的就操控著小蘿莉去升級了。
  終于打完新手村的大boss,米酒準備用輕功飛回去的時候,突然被人一刀砍死了。
  米酒看著屏幕的復活條,一臉懵逼?然后就看到了一男一女角色突然在小蘿莉的周圍出現,米酒這才想起來這游戲里被人砍是會掉物品的,如果沒有不綁定的物品就會自動掉金幣。他們正準備在小蘿莉身上摸一把的時候,又來了一個一身黑衣的神機閣成男,兩枚暗器就把兩個殺了小蘿莉的人給秒了。
  一秒之后,小蘿莉就復活了,小蘿莉萌萌噠的看了成男一眼,然后撿起自己掉的金幣,轉身升級去了。
  那個成男也愣了一下,點擊她頭像密聊她。
  【尋燈】:幫了你連謝謝都沒有?
  【我超可愛的】:我不需要
  【尋燈】:不行,你得跟我道謝!
  【尋燈】:我知道你在的!
  【尋燈】:你說話啊!
  【尋燈】:喂喂喂!
  見對方一直沒理他,坐在電腦面前偷偷玩著小叔游戲的小男生生氣的鼓起腮幫子,這人太不識好歹了,不行,他要當她師傅好好教教她!哼,太過分了!
  于是米酒那邊的頁面就不斷的跳出了‘【尋燈】請求收你為徒,請問是否同意?’的對話框,米酒點了否,但是對面就好像跟她杠上了一樣,不停地點收徒,偏偏這游戲有對話框彈出的時候只能先點對話框。正當米酒準備開掛忽略對話框的時候,一個電話打過來,米酒手一抖,就點了同意。
  看著【尋燈】發了個大大的笑臉和一句徒弟弟的密聊框,米酒滿頭黑線的接起了電話。
  “有事?”打電話來的是原主的父親,對于這個父親,原主也曾經對他有過期待,但是一次次的盼望一次次的失望,直到這場無妄之災,看到這個父親的態度之外,原主是徹底死心了。
  “你到底去哪了,剛出院又不安分了是吧?”原主她父親在電話接通后便開始指責:“現在接到爸爸電話,連爸爸都不叫了是吧啊?你的禮貌學到狗肚子里去了?”
  既然原主都沒什么感情了,繼承原主身體的米酒對他簡直就是陌生人,所以在他講完之后,很平淡的問了一句:“說完了嗎?沒事的話我先掛了。”
  對方可能被她這種態度氣到了,于是米酒聽到話筒那邊響起粗重的呼吸聲,然后那邊的原主的繼母不斷地讓原主父親放松別氣別氣。最后原主父親緩過來:“逆女!有本事你就在外面躲著,你自己的事情別找我買單!”說完這句他就掛了。
  米酒把手機扔到一邊,原主還是挺可憐的,父母離婚后她雖然被判給父親,但是事實上卻像個皮球一樣被踢來踢去,父親覺得她長得像她的母親不待見她,她的母親也厭惡由她這個存在恨不得從來沒生過她。明明父母的離婚是他們雙方感情不和紛紛出gui,結果只可憐了原主,他們都雙雙為她找了繼父繼母,就她如果不是她的父母即使再婚也沒有孩子,估計早就忘了還有她這個人存在了。不過如今也沒差,他們除了給她生活費之外,就這件事找她次數最多了,找她也不為啥,就怕她這件事風波沒過去又開始作妖。
  米酒把這件事甩到腦后,看著電腦屏幕因為她拜師以后一直沒動靜而不斷彈出來的聊天框。
  【尋燈】:徒弟弟,你啥時候給為師敬杯茶啊?
  【尋燈】:徒弟弟,你別不說話呀?
  【尋燈】:徒弟弟,我帶你去升級好不好呀?
  【尋燈】:雖然徒弟弟一直不肯叫我師傅,但是為師大度原諒你啦!
  【尋燈】:喂喂喂,徒弟弟,你怎么還是不說話啊?
  【尋燈】:徒弟弟你在干嘛呀?
  【尋燈】:徒弟弟,你理我呀!
  【尋燈】:哇,徒弟弟,你快出來呀,別不理我呀!
  米酒看著這一句句刷存在感的密聊,便把剛才對原主父親產生的不愉快的情緒給拋開了。雖然這拜師不過是因為手抖,但是看著這一條條密聊,不由得讓她覺得好像這個師傅還蠻可愛的!然后她回了一句話過去。
  【我超可愛的】:我剛才去洗手間了。
  【尋燈】:哦哦,這樣哦。,沒事,我帶你去升級吧!
  【我超可愛的】:好!
  正當顧源生擼起袖子要帶新收的小徒弟去升級的時候,一只大手從他身后伸了過來。顧源生被揪住了命運的后頸脖,在大手的主人還沒說話的時候立馬投降:“小叔,我錯了!”
  “錯哪了?”顧言溪用另一只手揉了揉額頭,他剛才只是跟大哥顧言欽聊了一下天,沒想到回來就看到這臭小子開了他的電腦偷玩他的游戲。本來吧,偷玩游戲就算了,但是他一進房門就看到這臭小子笑得像個傻子一樣,還撩起了袖子大有要跟別人打一場的意思。于是他就過去將他拎了起來,還啥都沒說呢,他就開始認錯了。
  “錯在我不該玩你的游戲!”
  “嗯?”
  “我不該用你的游戲號收徒!”顧源生本來認錯的時候頭垂得低低的,一說到他新收的小徒弟,就忍不住抬起頭來。“小叔,我跟你說哦,我小徒弟的超可愛的!雖然我還沒跟她聊幾句話,但是我就是覺得她很可愛!”
  “你用我哪個號收徒?”顧源生的小徒弟可不可愛他不知道,他只想知道他用哪個號收的徒。該不會??
  顧源生抬起小臉,掙扎著想要下來:“就是你一直在線的那個號啊!”
大发快三辅助器可靠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