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點看書 > 快穿之我是炮灰又如何 > 稍等,我開個掛01

稍等,我開個掛01


  當云恒戰艦與k82星球碰撞一同消失后,人們發現開戰艦的那個女人神秘消失了,銀河之中在沒有了她的身影。
  “她不會死了吧?”通過光腦看完這一場戰爭的人群中,突然發出一句弱弱的留言。
  “不會吧?那女人終于死了?”
  “哈哈哈哈哈太開心了!!!我朋友就在光腦信息中心工作,我讓他查過了,那女人的身份ID顯示死亡哈哈哈哈普天同慶啊!”
  “普天同慶!”
  “普天同慶!”
  后面跟了一大串普天同慶,此刻的他們截然忘了,死去的那個女人曾為他們打過多少場勝仗,他們只知道那個不知道活了多少年的怪物終于消失在銀河屆了。
  而他們口中的怪物,此時正化成了靈魂漂浮k82星球消失的地方,她探手撫摸跟了她兩百年的戰艦殘骸,發現自己的手穿過了那片殘骸,她愣了一下,然后哈哈大笑。
  “哈哈哈哈哈哈勞資終于死——”
  這句話還沒說完,她就覺得自己被一股強大的吸力吸走了。一陣暈眩之后,米酒發現自己身處在一個黑漆漆的空間里面。
  什么鬼?宇宙黑洞還吸靈魂?
  這是哪?閻王殿?
  “藥丸號正在綁定寄體——滴滴滴——寄體綁定成功!”一陣強烈的電流聲響過之后,這一片黑漆漆的空間瞬間變亮,米酒沒留意到光是從哪來的,因為她適應了之后,引起她注意的是她面前的竟然豎著一個巨大屏幕,旁邊還有一團白霧飄來飄去。這不是重點,重點是,白霧還說話了。
  “宿主你好——”
  “我不好。”我都快被你嚇死了,你還跟我說你好??
  白霧被噎了一下,但是很快又繼續自己的開場白:“宿主你好,我是藥丸438號。”
  因為之前被打斷了,所以白霧這次用了2倍速說話,可是這次米酒并沒有想要打斷他的意思,只是在白霧說完后,冷漠的回了一聲。
  “哦。”我并不想知道你是誰啊,我只想知道這是什么鬼地方啊!!!
  看著無動于衷的宿主,438有點腦殼疼:“宿主,難道你不想知道這是什么地方嗎?”
  “并不。”這里真的不是閻王殿嗎?
  “......”438又被噎了一下,“是這樣的宿主,我們系統是為了那些為男女主而無辜喪命的炮灰們而存在的。宿主幫助炮灰們完成愿望后,我們是有一定獎勵的,任務完成到一定程度,系統會滿足宿主一個愿望。任何愿望都可以的哦!”
  “我只是一個死人。”請不要這么對我好嗎?米酒心里的小人兒在咬著小手帕,但表面上卻是一副面無表情。
  “其實宿主并不是正常死亡的哦,是主系統檢測到宿主靈魂強度符合我們選宿主的要求,如果宿主沒有完成我們的任務,宿主就會回到原世界直至宿主的原壽命耗盡。”
  ?!為什么還會有這種騷操作?直至原壽命耗盡?這得多久?米酒表面依舊面無表情,事實上內心方的幾批。
  “而主系統并沒有檢測到宿主原世界的壽命期限。宿主,你該不會是個bug吧?”
  “......”我覺得我是!
  “請問宿主要開始任務嗎?”438白霧狀的身體在空中轉了一圈,劃出白色的弧線。
  “我還有別的選擇嗎?”米酒緊緊的盯著438。
  “沒有了呢!”438試圖用可愛的語言表達,但是他的機械音完全表達不出來。438的小身子開始在空中轉圈圈,一陣天旋地轉后,米酒用了半個小時才緩過來。
  米酒看著眼前這件教科書中的老古董,愣了一下,這老古董上的圖案和小人物是什么鬼東西啊?作為一個習慣了光屏的未來人,米酒根本就不知道怎么用這個書上所說的命名為電腦的東西。米酒伸手摁了一下電腦前面的印有拼音的東西,這就是以前的輸入法?
  “宿主要接收任務嗎?”438突如其來的聲音嚇到了正在研究電腦的未來人。
  米酒故作鎮定的收回手,臉上一臉鎮定:“接收。”
  風鳶是一款名叫江湖風云游戲的元老級玩家,她的ID叫風箏,競技場排行第七,而且跟排行第二的風雨俠客成為了仙侶。雖然她是個元老級的玩家,可她實際年齡才二十二歲,今年正讀大四。因為大四要去實習,于是她退游了一段時間,等實習結束,她上線發現風雨俠客居然跟她最疼愛的徒弟清月在一起了,而且風雨俠客還在她不知道的情況下跟她解除了仙侶關系。
  本來吧,解除仙侶關系也就算了,可惡的是,風雨俠客不僅偽造是她先找情人才不得不先解除仙侶的證據,還把她號上的好不容易到手的頂級神器紅塵碾送給了清月,看到清月手上的紅塵碾,風鳶就氣不過了,對曾經自己萬般寵愛的徒弟動手,把她輪了一遍,神清氣爽的下線了。
  但是第二天就出現了一個貼子,帖子上都是她‘出軌’的證據,她‘送’紅塵碾給清月的證據,她瞬間就心灰意冷了,因為實習的這三個月,一直是風雨俠客幫她打理的。也幸好她之前的賬號是用別人身份證注冊的,所以她免了被扒全家的風險。于是風鳶打算重新開始,這次她用了自己的身份證號注冊,建了個新的號,糊里糊涂就成了排行榜第一的大佬的徒弟,然后還在大佬的帶領下打臉風雨俠客和清月證實了‘風箏’的清白,最后跟大佬成雙成對,現實還成了夫妻。
  而原主米酒就是那個被她用身份證注冊“風箏”號的無辜人士,原主由于自小父母離婚無人關愛得了自閉癥,平時也就只是看看書什么的,從來沒有接觸過游戲。原主跟風鳶事實上也只見過一次面,也是因為原主掉了一張一卡通,正好被風鳶撿到了,歸還的時候見過一面,萬萬沒想到就這樣被人盜用了身份證。然后受了一場無妄之災。
  當時貼吧一張貼子貼出了她的身份信息的時候原主還一臉茫然,她從來都不記得她有玩過這個游戲,但是注冊的身份證卻真的是她的身份證。
大发快三辅助器可靠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