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點看書 > 失憶后霸總老公精分了 > 割掉她的舌頭

割掉她的舌頭


  喬梵音面色清冷,臉上沒有一絲表情,冷冷反擊,“你之所以來這里,恐怕靠的是你身邊的這位吧!你覺得你這樣說我……”
  喬梵音頓了一下,朝女人面前走了兩步,冷冷勾了勾唇,“你臉不疼嗎?”
  “你……”女人氣結,臉色氣成豬肝色。
  剛想抬手準備給喬梵音一巴掌,想到林鴛曾經在喬梵音身上從來沒討得好過,甚至還挨了這個女人兩巴掌,默默又把手放下了。
  看了看身邊的男人,努力壓下胸口的火氣,挽著身邊得男人,得意的朝喬梵音挑了挑眉。
  “我是真心愛慕少的,不像你,水性楊花,勾引完這個,勾引那個。”
  喬梵音雙眸冷漠的微微一瞇,盯著眼前的女人,正猶豫要不要給她一巴掌。
  喬靳言不知道什么時候過來了,扣住喬梵音的手腕,最后一點一點牽引在自己手心里。
  雙眸深深凝視著喬梵音,語氣種透著柔和,“別臟了自己的手。”
  喬梵音微微一怔,側眸凝視著喬靳言。
  心底被這個女人激起的寒意,也被男人手心中炙熱的溫柔一點一點融化。
  女人看見喬梵音身邊又出現一位俊美絕倫,容顏絲毫不屬于寒少,反而比寒少多了一份成熟穩重。
  男人絕美的輪廓,身上的優雅從容,令人可望而不可及。
  嫉妒的焰火似是要把她吞滅。
  女人臉上氣的直扭曲,嘲諷道:“這個又是你新榜上的男人?”
  喬靳言微微側臉,女人身邊的男子才徹底看清喬靳言的容貌,驚恐的喚了聲,“喬總。”
  這個女人到底什么來歷,竟然連聞風喪膽的喬總都攀上了。
  喬靳言看著兩個人,眼角劃過凌厲如匕首般的寒光,“她是誰?”
  男人低沉暗啞的聲音不寒而栗。
  被稱為慕少的男子慌忙的扯開女人挽著他胳膊的手,“我不認識她,我要逛街,是她非要跟著我過來。”
  剛剛這個該死的女人可對了喬總的女人說了不少難聽的話。
  她想死,自己還不想死。
  清城誰不知道喬總冷酷無情。
  最可怕的是,從來沒見過喬總到底是怎么處置得罪過他的人,可一夜之間,那個人絕對不在清城。
  清城都傳言,得罪了喬總,你連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慕少……”女人被甩開,看向喬靳言森寒可怖的臉色,身子不打了個冷顫。
  這個男人到底是什么來歷,就連清城數的上的慕氏集團董事長的兒子,對這個男人都怕成這樣。
  喬總?
  該不會……
  女人想到什么,抬眸驚駭的看著喬靳言。
  喬靳言冷睨退在五十米處了幾位保鏢,隨便選了兩名。
  “你們三個,過來。”
  男人寡淡低沉的聲音,讓在場所有人都不禁打了個寒顫。
  被稱為慕少的男人,退離旁邊兩步,雙腿微微顫抖。
  一邊怯怕喬靳言會連同他一起懲罰,一邊對他帶來的這個女人憤恨的暗自咒罵。
  如果他真因這個女人的原因而受到喬總的懲罰,他一定不會放過這個該死的女人。
  媽的!!
  敢給他惹事!
大发快三辅助器可靠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