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點看書 > 失憶后霸總老公精分了 > 喬靳言,現在你滿意了?

喬靳言,現在你滿意了?


  男人闖入,感受到那一層阻礙。
  暴怒駭人的臉色仿佛破裂的龜殼,神色大變,深邃的眸子一縮。
  驚駭!震驚!
  喬靳言得到這個證實,沒有任何猶豫,推開喬梵音,站起來震驚的盯著她。
  “你不是穎兒!”
  喬梵音聽見喬靳言這句話,仿佛一把鈍了的刀子生生割她的心,悲痛撒了一地。
  斜睨的男人,突然嘲諷的笑了出來,“呵……呵呵……”
  男人盯著喬梵音嘲諷的樣子,薄唇抿了抿。
  “喬靳言,現在你滿意了?”女孩雙目瞪著喬靳言。
  白皙的手背凸出一條條青筋。
  喬靳言:“……”
  長著一張一模一樣的臉,就連性格都無異,腰間同樣有著彼岸花。
  怎么會不是同一個人。
  女孩閉眼深深吸了一口氣,滾了滾喉嚨,淡淡開口:“喬靳言,我不是你嘴里說的喬貝穎,既然你現在已經弄明白了,我們離婚吧!”
  喬靳言眉頭微蹙,并不懂離婚是什么意思。
  他猜測,這是要離開他的意思。
  喬梵音停頓一下,看向喬靳言,繼續說:“不管你失憶前還是失憶后,喜歡的都不是我,我同樣不喜歡你,與其這樣,我們兩個不如離婚。”
  喬靳言復雜的看了眼喬梵音,薄唇微抿,一句話也說不出。
  最后選擇離開房間。
  喬梵音聽到一聲‘砰’關門聲,自嘲勾了勾唇,淚水從眼眶忍不住流落。
  ……
  書房。
  房間的空氣每一個細胞仿佛凝固成冰點。
  一陣壓迫感襲來。
  喬靳言坐在辦公椅,俊美絕倫的臉頰冷硬陰寒,薄唇成一條直線。
  如夜色般的眸子深邃犀利仿佛能看穿靈魂。
  男人大手緩緩攥進,爆出青筋,心口沉重的喘不過氣。
  她竟然不是喬貝穎!
  一張如出一轍的小臉,如出一轍的性格,就連腰間都有著彼岸花痕跡。
  怎么就不是穎兒!
  他到底又是如何來到這種地方的!
  大腦又是一陣鉆心的疼痛襲來,如同千萬只螞蟻啃噬。
  喬靳言緩緩睜開雙眸,如同一只剛剛睡醒的雄獅,眸子深邃冰冷駭人。
  她說的沒錯。
  他是被帶到喬家的,五歲之前他是一直住在宋家。
  并且之前他叫宋靳言。
  五歲之前的記憶,他記得不是很清楚,更小之前他的記憶開始模糊。
  卻一切回憶都是無比的熟悉。
  如同他在皇宮中兒時的記憶一般,模糊卻又十分熟悉。
  喬靳言就是寒靳琰。
  那么他到底是如果來到這個地方。
  這里一切對他來說,都是無比陌生。
  可是這里的一切,仿佛跟他的記憶一般,都是無比的熟悉。
  他究竟到底是喬靳言還是寒靳琰。
  他,到底是誰!
  ……
  在喬靳言離開房間,喬梵音呆滯的坐在床上,無聲流淚了半晌。
  調整好自己的情緒,神情恍惚從喬靳言房間回到自己的房間。
  女孩回到自己房間的浴室,泡在溫熱的泉水中,猶如嬰兒待在母體般舒適。。
  他知道自己不是喬貝穎,想必會跟自己離婚,更不會留自己再住進他的房間。
大发快三辅助器可靠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