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點看書 > 失憶后霸總老公精分了 > 替我更衣吧,我穿了

替我更衣吧,我穿了


  “替我更衣。”喬靳言瞥了她一眼,從床上站起來,伸開雙臂等著喬梵音給他換衣。
  “老公,你要學會自己穿衣服。”喬梵音以為他失憶后,連衣服都不會穿了。
  喬靳言:“朕會穿。”
  “可是……”喬梵音看見喬靳言正用著寒冽的目光盯著她,沒骨氣的答應,“好,好,我給穿。”
  女孩伸出顫巍巍的手正準備解開喬靳言的睡衣。
  突然想到什么,手一頓,抬眸問喬靳言,“老公,你昨晚有沒有穿內—褲?”
  喬靳言:“沒有。”
  女孩的諂笑的笑容,直接僵在臉上。
  反應過來,直接丟下手中的襯衣,退離喬靳言幾步之遠。
  喬靳言雙眸一瞇,扣住喬梵音的手腕,將她往懷里一帶,“你怕什么,我們不是夫妻嗎?”
  “我沒怕啊。”喬梵音扯出一抹笑容,聲音都在打顫。
  “沒怕你躲避什么?”喬靳言低緩的語氣透著幾分威脅。
  喬梵音干脆直白,“老公,我們雖然結婚了,但是我們一直都是分床睡的,所以我們之間是清白的。”
  男人陰沉的臉色像是緩和了幾分,“你說的是真的?”
  喬梵音重重點頭,“真的。”
  喬靳言松開喬貝穎,張開雙臂,臉色沒有以往的陰霾,眉宇間透著幾分愉悅,“替我更衣吧,我穿了。”
  喬梵音吞了吞口水,不確定的反問:“老公,你真的穿了?”
  男人看了她一眼,自己將睡袍解開,女孩下意識用手遮擋著眼。
  喬靳言沉聲命令,“手拿開。”
  喬梵音指縫一點一點分開,縫間見男人真的穿了,頓時松了口氣,將手放下。
  但是喬梵音還是不敢直視,一臉的欲哭無淚。
  隨后伸出一雙顫抖的手去拿襯衣,替喬靳言穿上。
  喬梵音剛給喬靳言穿好衣服,下一秒,整個身子被他一帶,結結實實貼在他的胸膛。
  女孩驚愕的抬眸盯著他,反倒把自己唇搭進去。
  這個男人不是傻了嗎!
  喬梵音努力推開他,目光炯炯瞪著他,“喬靳言,你干什么?”
  男人冷笑一聲,“我們兩個就清白到這種地步,連個吻都沒有接過?”
  喬梵音撅了撅嘴,“就是清白到這種地步。”
  如果她說接過吻,這個男人日后指不定會對她經常發生這種事情。
  男人深沉的眼眸微微一瞇,泛著明亮的幽光,薄唇若有若無的上揚。
  喬梵音伺候完喬靳言穿衣,還要伺候他洗漱。
  男人盯著喬梵音遞過來的牙膏,狐疑的看向她,“這是什么?”
  “……”喬梵音無語望天。
  喬靳言竟然傻到連牙膏都不認得了。
  “牙膏,刷牙漱口的。”喬梵音無奈道。
  “怎么用?”男人一臉茫然。
  就這么點花生大小的東西能漱口?
  “我給你演示一遍。”喬梵音將牙刷遞給他。
  隨后找到自己的牙刷,因為剛才她已經刷過牙了,所有沒有擠上牙膏,直接用牙刷實踐的給喬靳言演示一遍。
  “會了嗎?”喬梵音明亮的眸子如同繁星望著他。
  
大发快三辅助器可靠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