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點看書 > 腹黑總裁欺上癮 > 第八章 出國定居

第八章 出國定居


  這天中午鵬語洛正在吃午飯,突然一陣惡心,沖進了衛生間,情況緩和了點,她決定去醫院檢查一下,于是就出門了,在路邊攔了一輛的士車就走了,而奉命盯著鵬語洛的穆天,一路跟著她來到了中心醫院,立即給冷澤梟打了個電話:“冷總,鵬小姐,現在在中心醫院。”
  “中心醫院?好,你看住她,我馬上到。”
  ……
  鵬語洛到醫院做了一系列檢查,醫生對她說:“恭喜你,太太,你要當媽媽了,你已經懷孕四周了!”
  此刻,站在門外的冷夜爵聽到這個消息有些震驚。
  鵬語洛從里面走了出來,看見了冷夜爵低著頭說道:“你都聽到了?”
  “是”
  冷夜爵瞬間拉起她的手:“走吧,這里好熱。”
  直到走出去兩分鐘后,鵬語洛才后知后覺得看上那只大手牽著她的小手,她想不明白怎么兩人又這樣不清不楚的在一起了……
  她去掙脫那只男人手,可冷夜爵就這樣死死拽著她不松開。
  直到他看到一家電影院,冷夜爵拿起褲兜外掛著的墨鏡就戴在了臉上,隨口道:“走累了,我們進去看場電影。”
  “……”
  鵬語洛不情愿的跟在他身后抗議:“看什么電影啊?我們又不是在約會!我們已經沒關系了好嗎?”
  半小時后,在一家3D電影院,鵬語洛和冷夜爵真坐在一起看電影了。
  包場。
  望著空蕩蕩的電影院里就他們兩個人坐在中間看一部鬼片,到底看了什么,鵬語洛完全不知道。
  她滿腦子的在掙扎,不斷想著不能再和冷夜爵曖昧下去!
  他是有未婚妻的人!
  可他那只手都捏出了汗與他十指相扣就是不松開。
  她側頭望著他平靜問道:“你到底想怎么樣?讓我們好好分手不行嗎?”
  “不行!輪不到你單方面的說分手。還有你是想把我的孩子拐到哪里去呀?”他目視前方看著鬼片,眼底沒有一絲恐懼,好像在看一部輕松的動畫片。
  他的強勢和霸道一如既往的不講道理,鵬語洛嘴角勾起:“好,既然你不想分手!那你就取消訂婚宴!你敢嗎?”
  她正式提出的要求總算讓冷夜爵有些刮目相看了,他側頭看向她,笑的戲虐:“鵬語洛,你喜歡上了我?”
  那雙深邃的冰眸在電影院幽暗的環境下,尤其變得更為神秘和森冷。
  就算冷夜爵近在咫尺,可她還是不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這種猜不透對方的未知感讓她心累。
  她甚至不知道如果她說喜歡他,冷夜爵是會感到高興還是會感到煩惱?
  畢竟他是有未婚妻的人。忽然,兩滴晶瑩的淚水砸落,鵬語洛低垂的小臉瞥向一邊不再看他。
  冷夜爵轉過身拉起她的手臂想讓她坐在他的大腿上,鵬語洛不肯,他就直接站起身強勢的雙手拉起她,攔腰抱過她往軟椅上一坐。
  “我不過就是問你喜不喜歡我,又不是讓你替我去死,你哭什么?”
  他的聲音透著隱隱的不悅。
  他也不知道什么時候開始,對她的眼淚感覺有種無力感,越是這種無聲的哭泣,讓他更加的煩躁。
  “鵬語洛,你啞巴了?”
  鵬語洛抬起頭憤憤的說道:“不錯!我是喜歡你!可喜歡你真的太辛苦了!你既然有未婚妻了好好的跟她在一起不就完了,為什么還要來招惹我?我不要做小三!”
  說到最后她的情緒有些失控哭了出來,冷夜爵輕輕嘆息一聲,將她的小臉壓在他胸口處。
  他認真道:“鵬語洛,你聽好了,我也喜歡你。”
  還不等她擦去眼淚,他的吻,印在了她的雙唇上。
  他好看修長的男人手很紳士的撫摸著她的頭發,最終透露了一個訊息:“我不會和那個女人結婚,前提是你要出國定居,你滿意了?”
  “那你父親那邊怎么辦?”
  “我會想辦法說服我父親,讓他接受你。你不是喜歡演戲嗎?我還可以注資讓你去國外深造。”
  “好,但我想把還沒拍完的戲先拍完。”
  “嗯!”
  十分鐘后,鵬語洛被冷夜爵親自送上了一輛特別定制的明星房車,送她回公寓。冷夜爵在主駕駛位上給穆天發了個短信:以最快的速度給鵬語洛辦理出國手續。
  鵬語洛在S市的時間過的飛快,不知不覺就過了三星期。
  她在電影《狐帝》中的戲份全部率先拍完。
  今天是他離開劇組的日子,劇組給她辦了歡送會。
  當鵬語洛走出酒店包廂跟眾人道別時,經過調查知道當年真相的林翊軒目光就一直追隨著她,最終他還是從包廂里追了出去拉住了鵬語洛對她說:“語洛,有件事情我憋在心里已經很久了。”
  “有什么事,你就說吧!”
  “語洛,不知道你還記不記得當年你在小樹林里救過的一個小男孩。”
  鵬語洛想了一會兒:“嗯,記得!怎么了?
  鵬語洛思考了幾分鐘后說道:“難道你就是那個小男孩?”
  “嗯,那天晚上我睡著了,早上醒了之后你就不見蹤影,之后我便四處尋找你的下落,直到現在才找到你,可惜這一切都太晚了,你已經是夜爵的女人了!”
  “好了,別悲哀了,我相信你會遇到對你好的那個女人。”
  “語洛,我們做不成情侶,就做朋友吧!”
  “好,我愿意交你這個朋友。”
  兩人握了握手,都笑了,林翊軒說道:“如果以后夜爵欺負你或者你有什么心事,我都愿意做回原來的小男孩,成為你的傾聽者。”
  “最后祝你和夜爵去國外玩的開心,等電影上映時,如果你有時間一定要和我去參加首映禮。”
  “謝謝你!也謝謝你在這段時間特別照顧我!我向你保證,首映禮我一定會參加!怎么說這也是我第一部參演的電影!”
  兩人在彼此的祝福和道謝中互相告別。
  ……
  兩天后,鵬語洛和冷夜爵一起在國際機場乘坐他的私人飛機飛往了馬爾代夫。
  在飛機上,鵬語洛身上蓋著空調毯,她剛吃下一塊蘋果。
  而坐在她身邊的冷夜爵手里拿著精致的磁盤,他用小叉子插起一片橘子又要往她的嘴里塞。
  鵬語洛雙眼有些迷糊的說道:“我好困,不想吃了……”
  “乖,吃了再睡你需要每天都保持充足的維生素。”他的語氣溫和而又寵溺,可眼中卻是不容置疑。
  鵬語洛在無奈之下吃了一整盤的水果沙拉后睡著了。
  ……
  在馬爾代夫的度假時間過的比拍戲時間還快,轉眼就過了一個多月。
  從小到大,這是鵬語洛第一次享受過的最長假期。
  完美男友冷夜爵在這一個月里除了例行每日的視頻會議外,把所有的時間都用來陪她。
  對鵬語洛極盡寵愛。
  在馬爾代夫的每一天,她感覺整個時間都慢下來了,她可以慵懶的像只樹懶一樣躺著不動,想吃了就會有一雙殷勤的大手的給她食物。
  “在想什么?”冷夜爵此刻正懷抱著她躺在舒適的躺椅上。
  鵬語洛笑道:“在想還沒等到孩子生下來,我就胖成豬了!”
  冷夜爵剛想說什么,他的手機響了,他從旁邊的小桌子上拿過來一看是穆天的私人手機號但名稱被設置成了“冷天昊”。
  鵬語洛也看到了
  “語洛,我去接個電話,是我父親。”
  她點點頭沒說話。
  冷夜爵拿著手機走進了內室,在走進書房關上門后他才說道:“什么事?”
  穆天說道:“冷總,我只是提醒你,兩天后是你的婚禮。”
  他的話讓冷夜爵足足停頓了五秒。
  冷夜爵面無表情的回答道:“我知道。”
  “我已經和鵬小姐在B市的母親取得聯系了,告知她鵬小姐的情況,她說只要鵬小姐幸福,她沒意見。”
  “恩。”一切都在他事先的安排中,冷夜爵問道:“還有事嗎?”
  穆天猶豫了一下說道:“還有一件事,董事長說如果婚禮不能如期進行,那么有件事情你永遠也別想知道。”
  “我知道了。”
  ……
  到了晚上十點,冷夜爵在和鵬語洛吃完夜宵后離開了馬爾代夫。
  對鵬語洛的說辭是公司出了緊急的事物需要他回S市當面處理。
  冷夜爵在馬爾代夫都已經陪了她一個多月了,鵬語洛自然是深信不疑也不敢耽誤他的工作。
  她甚至幫他一起收拾行李。
  等他拉著行李箱即將離開時,鵬語洛忽然抱住他:“夜爵,要不我和你一起走吧?”
  冷夜爵輕輕的抱住她:“不是說好了,你留在這里等我回來。”
  她的眼睛濕了:“我舍不得你走……”
  “我知道,我保證我會盡快趕回來,我讓黑鷹留下來保護你。”
  他的眼神充滿愛意而又柔軟,望著已經懷上他孩子的心愛女人,他的心在動搖。
  可惜他不能
  “語洛,我走了,照顧好你自己,我在你的錢包里放了一張銀行卡,今后無論你在哪里都可以使用,沒有限額。”他極力克制自己想留下來的沖動,快速親吻她的額頭后拉著行李箱就離開了。
  他甚至連親吻她雙唇的勇氣都沒有。
  就像之前他們說好的那樣,她不送。
  鵬語洛止步于房門口,親眼望著冷夜爵給黑鷹交待了幾句后,就帶著十名黑衣特種兵保鏢離開了海景大別墅。
  而剩下的三十名黑衣保鏢一直輪班保護著鵬語洛。
  ……
  到了凌晨兩點時,鵬語洛失眠了。
  在沒有冷夜爵的大床上,她忽然間感覺到無盡的孤單和寂寞。
  一個多月的朝夕相處已經讓她習慣了每天看到冷夜爵。
  突然間分開,她的心仿佛空了一大塊。
  鵬語洛情不自禁的撫上自己的小腹輕語道:“寶寶,爸爸只是暫時回國,他很快就會回來陪我們,你爸爸說還要陪我們去英國生活一段時間呢……”
  她不會知道,冷夜爵回S市是回去結婚,但那個新娘不是她。。
  而冷夜爵也不會知道,他與鵬語洛這一別,便是痛入骨髓的五年。
大发快三辅助器可靠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