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點看書 > 腹黑總裁欺上癮 > 第七章 關系風波

第七章 關系風波


  鵬語洛攔了一輛出租車回到了公寓,買了一瓶紅酒,她要獨自喝點酒,講她和冷夜爵的問題徹底想清楚!
  進了房間,她先去洗了個澡,一小時后,她穿著浴袍,坐在沙發上喝酒。四十分鐘后紅球已經空了半瓶,鵬語洛紅著眼睛將電視機開得有點大聲,她怕一會兒情難自控的哭出來會讓旁邊和對面的聽到。她手里拿著遙控器漫無目的的頻繁的換臺,人已經醉的差不多了。想起她和冷夜爵在一起的點點滴滴,起初只有小小的心動,事到如今決定要放手,她想不到心會這么痛。
  鵬語洛又灌了一口紅酒,紅酒很便宜卻醉得很快,她拿起冷天昊給她的支票,不由得輕笑出聲。
  “五千萬……我就算再怎么努力工作一輩子也賺不到這么多錢!和冷夜爵可真有錢……哈哈哈哈……”等她走到臥室,她的手機響了,一看是冷夜爵打來的,沒接。手機響個不停,鵬語洛走過去拿起手機直接關機了。
  她和他的一切從今晚開始就徹底結束了……
  舉起紅酒瓶又猛灌了兩口,喝著喝著她留著淚將剩下的紅酒喝光了。然后隨手將空瓶子往地攤上一丟,走進臥室,將她整個人扔在大床上。
  只聽門鈴聲響了,走到門口通過貓眼看見冷夜爵喝了許多酒,心想:“他都要訂婚了,再說都這么晚了,他還來這兒干什么”她一把門打開,一個龐大的身影向她撲來,一把抱住了她對她說:“我知道,你肯定知道我喜歡你,對不對?我知道你也喜歡我,既然你喜歡我,那我們就在一起好不好并且離開這個是非之地?”“我”她還沒來得及說出口,就被他的一個吻所覆蓋,他的這個吻越來越深,不一會兒就來到了臥室,倒在了床上,他低下頭,像蜻蜓點水一樣吻了她的嘴唇,許久,只見他胸前大敞,露出了完美的身材,眸若朗星,五官精致絕倫,然后靈修的事…………
  第二天早上,她醒了,冷夜爵還在睡,她坐在床上不動,被子蓋在肩膀的位置,漂亮的鎖骨露在外面,上面都是冷夜爵留下的痕跡,腿腳感到酸痛。她坐了一會兒,下床了洗澡洗漱去了。二十分鐘后,她洗漱完了,可冷夜爵還沒醒,她穿戴整齊的去拍戲了,今天戲份不多,背臺詞時,她心不在焉的想著昨晚發生的事情,她要開拍了,每個動作在林翊軒的指導下圓滿完成。
  拍完后,卸了妝,回到了公寓里。這時,冷夜爵已經醒了,他起身坐在床上,環顧四周心想:“這是哪兒?我為什么會在這里。”他回想到昨天他喝醉酒了,來到了鵬語洛的公寓里,自言自語道:“難道我在鵬語洛的公寓里。”想完后,他移動了目光,放在了自己的身上看到后,眼睛直瞪著自己的身體,回想了昨天晚上發生的事情,想到他親吻鵬語洛的那個畫面時,他不敢繼續往下面想了,直接躲進了被子里,心平靜下來后,又看見床上有blood,他連忙起身穿衣服,走出了臥室,看見了正坐在沙發上的她,對她說:“你昨天睡哪的?”她沒回答。
  他又問:“你昨天睡床上的嗎?”她還是沒回答,因為她心里亂亂的。
  他再次問到:“我們昨晚是不是------。”
  她說話了:“是不是什么。”
  這次他沒在用婉轉的方式了,直接說到:“我們是不是發生了不該發生的?”
  “不是”
  “那我怎么會在你這兒?”
  房間里的溫度降到零點,她語氣非常冰冷,說:“你怎么會在這里,這得問你自己。”
  他冷笑到:“哼,問我自己,我自己給出的答案就是我們發生了relationship。”
  她面色一冷說:“你走吧,讓我自己好好冷靜冷靜,還有以后別來找我,你已經是一個有未婚妻的人了。”
  本來今天發生的一切,都是冷夜爵所想的,可他又想到父親私自做決定,給他訂婚的這件事,他臉一黑,又看見她這個態度,他含淚走出了大門。本來她也渴望他能留下來,但他都是一個要訂婚的人了她不能永遠把他困住。冷夜爵走到樓下后,對自己助理穆天說:“派人盯緊她,有任何情況,及時向我匯報。”
  “是,冷總”
  一個月后,鵬語洛進入正常工作狀態,冷夜爵在也沒來過了,聽林翊軒說,他去國外進修了。
  這天,在鵬語洛和白澤瑞的完美配合下,下午五點就圓滿完成任務。白澤瑞和林翊軒都要請鵬語洛吃飯,所以鵬語洛就覺得三人一起吃。晚上六點,白澤瑞開著黑色的邁巴赫帶著鵬語洛,林翊軒單獨開著黑色林肯,來到了高級餐廳。在餐廳對面馬路的另一側,鵬語洛看見餐廳門口出現了一個熟悉的身影,看清楚了,是冷夜爵!她旁邊是一個女孩,那個女孩挽著冷夜爵的手,鵬語洛頓時心中有些撕裂的感覺,她在發呆。白澤瑞走到她身邊,喊了她一聲,她頓時反應過來,被白澤瑞拉著走進餐廳林翊軒緊隨其后。和冷夜爵碰上了面。
  冷夜爵,鵬語洛兩人選擇沉默了。
  白澤瑞說道:“夜爵,你和瑤瑤也在這里吃飯,吃過了嗎?要不要一起。”
  江瑤瑤率先問道:“爵哥哥,要不我們和瑞哥哥,軒哥哥一起吧!”
  “她竟然叫他爵哥哥,叫得如此親密!”鵬語洛心碎一地。
  等五人進了包廂時,鵬語洛還沒有坐下就先去了洗手間。
  看到鵬語洛反常的一面,江瑤瑤受到了白澤瑞的暗示,也跟著鵬語洛的去了洗手間。
  包廂里就剩下三位極品帥哥在那看菜單,身邊的服務員眼睛都看直了。
  平時也見過不少豪門或影視圈的俊男美女,但今天這五位都太過養眼,讓她們覺得能夠在這種高級餐廳到服務員簡直是三生有幸!
  ……
  包間的洗手間外,霸氣奢華的中式裝修風格讓人耳目一新。
  江瑤瑤站在鵬語洛旁邊問道:“鵬小姐,你臉色不太好,你身體沒什么不舒服吧!”
  鵬語洛頓時想起那天見冷天昊的場景,苦笑道:“沒事,謝謝關心,走,我們出去吧!”
  等兩人走進包間時,桌上的菜已經上了兩道。鵬語洛和江瑤瑤回到了她們的座位。
  坐下沒多久,白澤瑞說笑道:“夜爵,冷叔叔這次讓你去美國進修回來以后,你就繼任了CEO的位置,看來以后你很難在有時間出來聚會了。”
  “對呀!”林翊軒迎合到。
  冷夜爵一臉苦笑,一時起興道:“翊軒,這么多年了你還再找那個當初在樹林里救了你,而且你只記得她右肩后那處鳳尾花的胎記的女人嗎?”
  林翊軒面目不帶任何情緒,似乎不愿提及此事。
  目標再次轉移冷夜爵身上,江瑤瑤好奇的問道:“爵哥哥,認識你這么多年了,怎么從來沒聽你提前過你什么時候過生。”
  冷夜爵面色一僵
  白澤瑞也問道:“夜爵,冷叔叔,還是不肯告訴你阿姨的下落嗎?”
  冷夜爵的黑眸微微一頓,他沒有立即回答。
  冷夜爵想了想帶著悲傷開口道:“他說我母親是生我難產而死,他只帶我去過一個墓碑上寫著母親名字的墓地,但他從未告訴過我那是我親生母親的墓地,雖然懷疑,但我也只能相信他說的話。”
  聽到這樣的答案,白澤瑞眼底有絲感慨:“面對一個無知的墓地,每年還堅持去看,一堅持便是二十幾年,為難你了。”
  “沒什么為難的,紀念母親而已。”
  “我的生日便是母親的忌日,反正我也從沒想過要過什么生日。”
  坐在白澤瑞和林翊軒中間的鵬語洛整顆心被揪起。
  一想到他從小沒有親生母親的疼愛,有個嚴厲專政的父親,鵬語洛的眼睛就感到酸澀。
  冷夜爵望著這個低垂著頭偷偷抹眼淚的女人,語氣調侃道:“鵬小姐你這是在同情我嗎?”
  鵬語洛表情一頓,一時不知道如何回答這個問題。
  她忽然站起身但撇過了頭:“不好意思,我眼睛里好像進了臟東西我去下洗手間……”
  等鵬語洛再次走進包廂外的洗手間后,冷夜爵也站起身徑直往洗手間去了。
  留在座位上的白澤瑞,林翊軒和江瑤瑤互相看了一眼。
  洗手間的過道里,鵬語洛正被冷夜爵壁咚靠著墻上。他們分開以后這是第一次這么親密。
  “冷先生,你這是做什么?”她盡可能說的平靜,其實她很緊張整個人一動不敢動。
  他俯身離她很近“你剛才是在為我難過嗎?”他低著頭輕輕問道。
  鵬語洛不敢看他:“沒有……”
  他冷哼一聲:“那你哭什么?”
  “我、我想到了一些難過的事。”她隨意編了一個理由。
  冷夜爵一手捏住了她的小尖臉,強迫她抬起頭,他的眸色深沉冷冽:“想起我父親讓你離開我的事情了?”
  她沉默不語,眼眸里的淚水漸漸散去,怒氣慢慢升起。
  那一天的事她怎么可能會忘記!
  她的表情讓冷夜爵瞬間笑出了聲:“既然這么不甘心,你就該留在我的身邊,一個老頭子隨便說你幾句就把你給嚇跑了,鵬語洛你可真有出息。”
  “你說的倒是輕松!讓我留在你身邊做什么?做你的婚外情人嗎?你就不怕被你的未婚妻知道嗎?”鵬語洛語氣中帶有諷刺和委屈。
  隨便說幾句,她就被激起了情緒,冷夜爵內心深處頓時有些失望。。
  鵬語洛這樣的女人究竟是太過簡單了。
大发快三辅助器可靠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