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點看書 > 重生之皇后不服 > 皇后娘娘要出絕招了

皇后娘娘要出絕招了


  “可是,感情這種東西,怎么可能說喜歡就喜歡,我試了也未必可以,而且你又能確定皇上喜歡我,要是不喜歡我豈不是丟臉丟大發了。再說了他喜歡我他就說呀,難不成還要去一個女孩子去說嗎,不行,我害羞”木果離為自己找好了拒絕的措辭。
  “………娘娘你害羞?也不知道是誰小時候追著木二公子跑,天天喊著嫁給他”說到害羞,橘子最不贊同,自家娘娘小時候跟在木二公子尾巴后面,像極了護食的崽。
  “哎呀,我那不是小時候么,這小的時候不懂事啊,你又不是不知道。”木果離一臉的不自然,感覺這是自己的一個污點。
  “你別說那么大聲萬一皇上又來了,怎么辦,這可不能讓皇上聽到。”木果離對祁夜的神出鬼沒已經產生心里陰影了。
  “那娘娘,現在我們怎么辦啊,皇上好像生氣了,你快想想辦法”
  “著急什么呀,這不來日方長嗎?你也得給我時間想想。”木果離很抓狂,還要想辦法消除皇上的氣。
  “這樣下去你娘娘我可能見不到明天的太陽,為什么我今晚沒有多看一會落日的余暉”此時的木果離覺得自己身心疲憊,無藥可救
  “橘子,我還是先就寢吧,明天我再想辦法,反正現在我也想不出來”木果離攤攤手就直接起身走了
  橘子緊跟在身后說道:“那娘娘我先伺候你沐浴”最后木果離終于能躺在自己的床上了。
  “娘娘,那您休息,我先退下了。“說完橘子就退出了房間
  躺在床上的木果離想著今天發生的事,內心也是五味雜陳。我就想不明白了,皇上怎么可能會喜歡我呢?橘子是不是說錯了,我就想不明白了,怎么會喜歡我呢?怎么辦,明天怎么辦?算了先不想了,先睡覺明天再說,對就這樣。然后木果離香香的睡下去了。
  第二天
  橘子拿著從御膳房里帶回來的早餐,剛準備去叫醒木果離,就聽到木果離在叫自己。推門進去之后就看到躺在床上的木果離,一臉的虛弱,臉色有些蒼白。這可把橘子嚇的
  “娘娘,你怎么了,你沒事吧,怎么臉那么蒼白”橘子抓起木果離就開始問道,不得不說習武之人就是力氣大。橘子這一抓,木果離就感覺到了痛感
  “啊啊啊,好痛,你給我放手”本來還想再虛弱一番的木果離直接被橘子抓醒。
  聽到木果離這聲音,橘子頓時就停手。“娘娘你沒事?”頗有疑問的說道
  “沒事,沒事,你娘娘我身體很健康,你快看我給我自己打的胭脂,像不像我生病了。”木果離向橘子展示自己的成果
  “像,可是娘娘,橘子不懂,為什么娘娘你要涂那么白的胭脂,您不是都不喜歡在臉上涂東西的嗎”對于木果離一反常態的樣子,橘子很是不解
  “我跟你說,昨天你不是讓我想辦法嗎,皇上生氣了,昨晚入睡前我想不出來。但是今天當我清醒時,我的腦子里浮現出了一個想法,你說我裝病皇上會不會就心疼我然后不生氣,就會忘記我昨天說的話”木果離抓起橘子的手,迫切的想得到橘子的肯定答復
  “額……娘娘,您怎么就知道皇上會因為您生病就不生氣了呢。再說這是兩回事吧!”橘子否決了自家娘娘的想法
  木果離一聽就不開心了。“不是啊,昨天是你和我說皇上喜歡我的,我裝病仗的不就是皇上喜歡我嗎?那你告訴我皇上究竟喜不喜歡我?”木果離一臉嚴肅的看著橘子
  “喜歡,皇上喜歡娘娘啊!”橘子一臉懵逼的說道
  “那不就對了,皇上喜歡我,那我就以這個理由來博的同情,好,就這樣,快我要洗漱,吃完早膳,就想辦法讓皇上過來。”木果離快速的起床去洗漱。
  吃早膳的時候
  “橘子你想個辦法將我生病的消息放出去。這樣皇上就能知道了,然后皇上就會來看我了,哎呀,我怎么能這么聰明”估計木果離是改不了這個自戀的毛病了。一天不夸自己可能心里不舒服。
  “是,娘娘,我現在就去,您用早膳,然后等我的消息,我很快就回來。“
  木果離還想讓橘子用膳后才離開的,可是橘子一眨眼就不見了,木果離也沒攔下來。但是在吃早膳的過程中,木果離意識到了一個問題。“不對啊,我為什么要跟著橘子的想法哄皇上開心啊?我又不喜歡皇上,沒了皇上只要小命還在我就能活得瀟灑。所以我為什么這么蠢。為什么“終于也有木果離承認自己蠢的時候了,被橘子帶著節奏跑,哈哈
  要說橘子,辦起事來效率很高,就一會時間整個皇宮都知道皇后病重了,注意是病重了。真的是有什么樣的奇葩主子就有什么樣的手下。本來橘子想的是傳皇后生病的消息就好,但是橘子仔細想了一下,萬一娘娘生病皇上不來咋辦,要不就說是病重了?哈哈,我真聰明。就這樣橘子做了與木果離心里想的相反的事。回去之后的橘子可能下現場會很不好.........
  橘子將消息傳播出去之后,宮里各方人士都開始議論。
  紫羅殿。娘娘,娘娘。玉蘭在聽到消息后第一時間就回來和自己娘娘報告
  “急什么“此時惠妃正在修剪花枝,看到婢女玉蘭莽莽撞撞,不免不滿這種行為。臉上有怒氣。
  玉蘭一看自家娘娘的臉色立馬就求饒“娘娘,奴婢知錯,請娘娘責罰。”宮里誰都知道惠妃事最要面子的,不允許自己的奴婢丟臉,因為那丟的事主子的臉。
  “說吧,什么事。“可能惠妃今天心情好所以也就沒有多計較
  ”娘娘,我剛得到消息,聽說皇后娘娘病重了。“玉蘭將自己打聽到的消息告訴給惠妃聽
  正在悠閑的修理花枝的惠妃一聽到這個,整個人都開始喜悅
  “此事當真?皇后當真生病了?“惠妃一臉的難以置信
  “會娘娘,這事是從皇后奴婢橘子口中說出來的,據說是無意透露的,整個皇宮如今都在傳這件事。”
  “好,很好。看來還不需要我們出手,皇后就已經有麻煩了,這可是個好時機,如果能對皇后再做一點什么,是不是我的地位就可以再高一些。”惠妃緩緩的說道
  '娘娘這是要打蛇打七寸?'玉蘭不解的問道。
  “不,不只是我們會打蛇,還有人會打蛇.“惠妃看著修剪的花枝,邪魅一笑
大发快三辅助器可靠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