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點看書 > 那些年我們歲月如夢如癡 > 第四章:你,喜歡我嗎?

第四章:你,喜歡我嗎?


  回到家,空蕩蕩的一個人都沒有,父母都經常出差在外,常年不在家,能陪我的只有朱昂吧!他不沒回來嗎?估計是生我氣了吧,他看起很開朗,凡事都無所謂的樣子,其實他很脆弱,很容易受傷,我今天有點過份了吧!畢竟他也沒錯。
  我站在門口發呆的時候,廚房里的燈亮了起來,朱昂從里面走出來把腰間的圍裙取了下“愣著干什么,吃飯吧,剛才廚房里的一根電線斷了,菜還沒炒,我剛才把它修了一下。”
  我笑了,我想,這便是我目前唯一擁有的溫暖吧。他看見我笑了,他也笑了,走進廚房去洗菜。我走到廚房門口,靠著廚門“今天,對不起啊!不是故意吼你的!”
  “沒事,咱們倆誰跟誰的關系,我還不知道你嗎,最看不得別人說你朋友什么了。你先出去吧,你在這里莫不是想偷師學藝?”朱昂把我從廚房推了出來,看我神色有些遲頓又笑著說“好了,再說過去說過來便是佼情了。”
  也就只有他會包容我吧,“哥哥,你以后給我找了嫂子,還會對我這么好嗎?你會一直對我好的,對吧?”我有些期待的看著他,我已經好久沒叫過他哥哥了。說著說著聲音越來越小,因為我不太確定,又沒有底氣。
  “啊?”朱昂愣了愣,明顯沒想到我會這么問,“以后的事以后再說啊!”摸了摸我的頭,轉過身去,在我看不見的地方勾起一抹苦笑,笨蛋,我怎么可能會對別人好呢?
  沒得到答案,大抵也有幾分失落吧。若是這條路走下去,終究我是個壞人,那我也認了吧。我連耍心機的事,從前最讓我自己討厭的事我都做了,再壞一點,又何妨呢?
  “哥哥,你覺得我是個好人嗎?”窗外的天已經暗了下來,只剩一盞昏黃的路燈。
  “你一直都是個好人,不是嗎?”
  “是嗎?”我有些自嘲,我是個好人?我怎聽著像個笑話,錯了就是錯了,再怎么彌補也還是錯了。窗外不知何時吹起了風,樹葉沙沙地作響。
  “秦筱”
  “嗯!”
  “有些事情只要不做得太過,便還有挽回的余地,你從小就是學霸,應該更比我懂一步錯步步的意思。有些時候放手,你便會覺得,其實你抬頭,便是蔚藍廣闊的天,其實你回首,便有一人帶著山花爛漫。”
  我的心里有種說不出的難受,回頭?我沒有再回話,默默轉過身向我的房間,只剩朱昂一個人在廚房“你從小到大有什么事情是我不知道的呢?”他替頭望見窗外已是大雨淅淅瀝瀝。
  可真是事是變化無常。
  次日清晨,“早上好,秦筱!”我剛走進教室就有人給我打招呼。
  “早上好。”我把書包放進抽屜,“柳菁來了嗎?”
  “不知道,應該還沒有吧。”那個女孩搖了搖頭,“對了,今天早上朱昂跟二班的一個師哥,叫...叫...翟文,對,翟文。兩個帥哥一起打籃球,如帥哦!”一臉的花癡格外的俏皮。
  “翟...文”我輕輕的呢喃著這兩個字......
  “翟文!”一陣清脆如鈴的聲音傳來。
  “林漓!”我向她招了招手,“快過來,給你留了個位置!”我指了指我和翟文的中間。
  “秦筱,你們怎么可以不等我呢?“故作嗔怪的樣子很可愛“筱筱,今天我們一起去書店買書吧,上次你給我推薦的書,我覺得很好看,我們今天再去書店吧!”
  “我跟你們一起去吧!”翟把頭探了過來。
  “嗯?你不是說不去嗎,怎么現在又要去了?我叫你去你不去,林漓還沒說什么,你便眼巴巴的貼上來,扎心了哈!”我白了他一眼。
  “突然想去了,不行嗎?有意見啊?”我真的有那么一瞬間想抽一下他那張吊炸了的臉。
  “不怎么樣!”
  “好了,別吵了,筱筱你最如了!”林漓眨了眨她雙水汪汪的大眼睛,晃著我的手“別生氣了嘛!”
  “哼!看在林漓的面上愿諒你了。”我驕傲的別過頭去。
  “嘁,誰要你原諒了,自作多情!”翟文不為然的把我的話懟了回來,真他媽想抽死他。
  “林漓,你有喜歡的人嗎?是誰啊?”翟文有些害羞的低下頭去,耳尖泛起了紅暈。說來也是那時年少,總是純情了些,女兒家該有的嬌羞,他竟表現的一般無二。
  我其實沒有想到他竟然會問這個,有些東西似要呼之欲出了。
  “有啊!我喜歡秦筱,我可喜歡她了。”
大发快三辅助器可靠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