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點看書 > 妾心已涼 > 第四十四章金梅雨的求救

第四十四章金梅雨的求救


  最近府里新進來花的品種梅蘭,梁州號稱君子蘭,月瑤很喜歡經常的擺弄韓嬤嬤提醒時間長過多接觸有的人會過敏。
  花進府第二日。
  韓嬤嬤一身藏青色衣服:“老奴給側妃娘娘請安。”
  月瑤身穿桃紅色桃花宮裝站在窗前給一盆梅蘭花,剪枝回道:“嬤嬤免禮,一大早就來了,有什么事啊?”丫鬟桃枝正在收拾屋子,春桃在外間給兩只小奶狗喂販。
  “老奴聽聞梅蘭花濃郁的清香氣味,但是人要是長時間接觸了,對身體不好,一般人容易過敏。”
  “謝嬤嬤提醒,嬤嬤神色匆匆來,就為這一件事嗎?”
  “您把管家權力交給了老奴,夫人,老奴點查您的嫁妝私庫有一些東西與賬單上不符合。”
  月瑤:“不符是肯定的,畢竟是繼母。”
  嬤嬤回道是:“東西多了。”
  月瑤聞聽一愣,喃喃自語“怎么會多了?是不是王爺補的?。”
  “這個奴才就不清楚了”
  “怎么查法?”
  “您不妨問問王爺。”
  “嗯,知道了您費心勞累了。”
  “為主子分憂是奴才的本分”
  “你兒子張貴二十有二了怎的還未娶妻。”
  “老奴放肆了說一句春桃人不錯。”
  月瑤看了看韓氏微微一笑
  “我的兩個丫鬟都好,那得看他們有沒有緣分?”
  “夫人的意思是,二人若是同意?”
  “我便成全了他們!可是去年我聽說張貴被一個女子逼婚,那女子撞墻了如何了?怎的沒娶回來了?”
  “唉讓您見笑了,那女子撞墻血流了一地,到醫館包扎第二是清晨醒來,失憶了什么都不記得了,我兒給些錢財就消災了,聽那些人說女子應該是奔著王爺來的張貴替王爺擋了災。”
  又道,“那女孩領著一個孩子,大街上跪著說是母親要把她賣給一個地主做小妾,領著弟弟逃了出來三天沒吃飯了,跪在街上求眾人,可憐可憐給口飯吃,恰巧我兒和王爺經過。”
  “女子漂亮不?”
  “聽說柔柔弱弱的梨花帶雨很漂亮。”
  “可惜了吧?”
  “您說笑了,張貴已心有所屬。”
  月瑤咔嚓一聲把梅蘭給剪折了
  “我知道了私下問一問。”
  “春桃好像不同意,家中從小給訂了一門娃娃親。”韓嬤嬤說道。
  月瑤:“那這事不好辦了順其自然吧!”
  韓嬤嬤:“唉。”
  不知不覺道轉眼半月已過,月瑤,常與五姨太品茶和九太斗嘴,剩下的四位姨太,依附于王妃。
  這日早晨,天氣暗沉,暴雨初致,而金梅雨,跌跌撞撞渾身濕透得從外面,跑進來哭腔的說道,“姐姐姐姐。”撲通一聲,跪在了月瑤的面前,“我求求你,救救我爹爹救救我家人。”
  “怎么啦?快快請起!”月瑤連忙扶起她說道:“渾身都濕了桃枝,趕緊去梅園給九姨娘拿一套干凈的衣服。”
  桃枝見九姨太狼狽不堪皺著眉頭說道:“諾。”
  九姨太的丫鬟,此時也跌跌撞撞地跑了進來雨傘被風刮的歪歪扭扭。
  月瑤怒道:“怎么回事兒?不好好照顧你家主子。
  春柳急忙回道“我家小姐急得呀都暈過去一回了!”
  月瑤看著金梅雨擔憂的問道:“怎么了?”
  金梅看著焦急的說道:“家父在云南省任職巡撫,錯判了一樁人命案子,被下面人舉報,草菅人命,如今已下了大獄。”
  “妹妹趕緊起來,慢慢說。”
  九姨太喘喘氣說道:“半個月前,閩南縣一莊稼院,中年婦女被失手打死了,丈夫40多歲是一個啞巴,拒不承認,家暴,仵作驗尸,確定為重擊致死,這事鬧到我爹那里。
  春桃站在一旁,月瑤吩咐趕緊給九姨太端杯熱茶。
  春桃連忙回到:“諾。”
  九姨太接著說啞巴說是意外,
  早上二人爭吵時,推了她媳婦一下,怒氣沖沖的走了,不知會磕死她,仵作說是重擊致死,官府判啞巴下了大牢,今年秋后問斬。
  啞巴有一個叔叔,那是一位老舉人,聞聽此事,為啞巴奔走告狀,在奔波勞碌當中啞巴在獄中身亡。
  此舉人狀告一官府草菅人命二替啞巴伸冤鳴雪,如今我父下了大獄。”
  啞巴不是秋后問斬嗎?月瑤問道。
  “舉人狀告我父親亂用私刑草菅人命致使人死在大牢當中。”
  “啞巴被關了多久?”
  “三個月。”
  月瑤皺了皺眉看著案子的情景確實有點兒草菅人命的意味兒。
  “姐姐,我爹爹也就是失職每年獄中死的人不少難道個個官員都要被牽連嗎?”
  “你父親下了大獄怎樣處罰?”月瑤問道。
  “半個月前的事我剛得到的消息,現在還不知道,不過案子已經遞交給兩江總督唐書林,唐書林兩江總督我父親在唐書林的直屬范圍內,失職之罪是跑不了關鍵是看重輕判刑。”
  月瑤心里明白如果我能護著她,金梅雨必定投靠于我如果我要護不住滿府會看我笑話,因為我無能。
  月瑤接著說道:“別急慢慢來想想辦法,官府有人好辦事。”
  金梅雨淚眼朦朧的說道:“嗯。”
  月瑤:“此事你所求什么結果,最低要求,我盡量辦。”
  “不求父親父親高管后路,只求平安。”金梅雨回道。
  “莫哭了,這件事我能求得只有王爺。”月瑤皺著眉頭說道。
  金梅雨:“我明白,可是唐書林是左相的得意門生,姐姐你說是不是王妃見你我走得近?”
  月瑤眼睛一瞇:“此事無礙,你等著我的消息!我思量思量解決方案。”
  春桃起了一壺茶水,端上來
  “妹妹趕緊喝喝去去涼。”月瑤端起茶水遞給金梅雨連忙說道。
  金梅雨接過,“謝謝姐姐。”做在桌子后,一小口一小口的喝著。
  月瑤,看到春柳在那兒站著冷的得得嗖嗖說道:“你也過來喝一杯吧!”
  春柳連忙跪下,“謝娘娘賞。”
  春桃聽完遞給,春柳一杯。
  春柳接過茶,感激涕零,“謝側妃娘娘賞賜”,接過茶站在一邊喝了起來。
  金梅雨問道:“姐姐,你說這事兒好辦嗎?”
  “妹妹,這是關心則亂好不好辦?事得看誰辦。”月瑤回道。
  “姐姐,你說這事我要是求王妃娘娘會有什么結果?這事莫不是,是沖著我來的,王妃娘娘希望我,依附與她?”
  月瑤微微一笑說道:“王妃娘娘應該非常希望王府里的女人都依附于她,妹妹,放心,這事姐姐,若是辦不了,會與妹妹一同去求王妃,把心放到肚子里吧!”
  金梅雨,半蹲行禮,“謝過姐姐了。”
  月瑤,“你我姐妹不需要客氣。”
  金梅雨,“以后用得著妹妹的地方,盡管說。”
  “妹妹見外了,自家事兒理應相幫。”月瑤回道。
  時間不久桃枝取來了,衣服趕緊給金梅雨換,也給丫鬟春柳帶來了一套衣服。
  春柳連忙道謝。
  金梅雨此刻已經臉色通紅:“回道勞姐姐掛心了。”
  月瑤關心的說道,:“妹妹快穿上,莫要感染了風寒。”
  見金梅雨此刻臉色通紅趕緊吩咐,”春桃去廚房里端點姜湯來,沒有的話,要下人,趕緊做點。”
  “不必了,不必了,妹妹沒事兒了”,金梅雨趕緊回道。
  月瑤轉頭對金梅雨說道,:“我看你臉色通紅,莫要感染了,風寒,不礙事的,下人們去去就回。
  春桃接到命令,轉身去了廚房。
  片刻時間回來了,金梅雨喝著姜湯,心里暖暖的,回了梅園。
大发快三辅助器可靠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