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點看書 > 妾心已涼 > 第二十二章九姨太的真心

第二十二章九姨太的真心


  北方第一草莽忽必烈被活禽陛下龍心大悅犒賞眾人,源源不斷的賞賜送進王府。
  顧經年受傷不輕,陛下準休假三個月。
  此時顧經年病號服正躺在王府竹月居。
  身邊圍繞著哭唧唧的美女哭的顧經年心煩。
  十六侍妾北靈一身青蓮色裙子滿臉的擔憂哭著說道:“王爺遇襲嚇得妾身魂都沒了,好在神佛保護性命無憂。”
  十八侍妾米雪,一身素藍白衣裙也哭著說:“王爺哥哥臉色慘白,唇無血色這可怎么辦呀!”
  十五侍妾姜珍珍哭的更慘:“王爺你可不能丟下妾身呀!”
  17侍妾趙舒蘭連忙說道:“姐姐王爺只是受了輕傷,可是爺,沒傷了根基就好。”
  顧經年聽見一幫美女嘰嘰喳喳的哭訴著,心中煩悶揮著手示意下人們趕緊把姨娘們請出屋外,只留月瑤在身邊照顧。顧經年看著五姨太不悅的臉,安慰的說道:“圓圓此次受傷不輕下去好生休息。”
  五姨太陸園:“不礙事的輕傷。”
  顧經年:“好生養著莫留了疤痕,不美。”
  五姨太聞言臉色一紅行禮開口道:“謝王爺關心,妾身告退。”
  九姨太身穿相蘭緋色梅花裙,看著顧經年對五姨太的關心和月瑤的寵愛心里不是滋味,走出門時在月瑤的耳邊說了一句:“小心五姨太。”
  月瑤挑眉看著九姨太,心想小野貓變成小家貓了微微一笑點了點頭,月瑤看著顧經年與五姨太的互動無力感而生,想到自己一無是處。
  顧經年看著月瑤低落的神情:“過來。”
  月瑤蓮步輕移來到王爺面前。
  屋里的人都很識趣的告退,就剩下他夫妻二人時。
  顧經年伸手將她拉入懷中,不顧身上輕微的碰創,血澤微微滲出。
  月瑤看見心疼的要起身。
  顧經年狠狠的壓住月瑤不準動。
  月瑤眼含淚珠。
  顧經年看著:“夫人這般可是還在生為夫的氣。”說著親了親顧月瑤的臉頰。
  月瑤:“夫君平安歸來妾身心中歡喜不知東南西北,可是夫君遇險妾身只能看著,瑤瑤真的很沒用,一無是處。”
  顧經年深情的看著月瑤道:“夫人的話嚴重了,你為孤留下子嗣,便是最大的功臣。”
  月瑤一笑:“可是遇刺擋在夫君的身側不是我,與夫君同生共死的也不是我。”
  顧經年樓的更緊了。
  月瑤:“妾身是不是很沒用。”
  顧經年:“嗯確實很沒用,自己的女人還得別的爺們保護,孤只能看她眼睜睜的去死,是不是很沒用。”
  月瑤:“嗯沒用。”
  夫妻二人相視一笑
  月瑤:“我懂了。”
  顧經年:“對于你來說五姨太護在孤的面前是羨慕,對于孤來說是羞辱,沒用的男人才會被女人護著。”
  月瑤:“哪怕生死關頭嫡妻都會被舍棄,這是一個什么樣的時代。”
  顧經年:“皇權時代,若那日瑤兒夫君護著的是你,難么咱們以后的下場會很慘,想要孤死的人很多,王位被廢,你我生不如死,還會連累族人和兒子。”
  “我不怪王爺選擇護皇族,妾身懂了,夫君我想去看看孩子。”
  顧經年:“陪我待會。”
  月瑤:“嗯。”
  下午月瑤正在西房抱著孩子,逗弄著玩了一回,面帶愁容。
  門房來報九姨太求見。
  月瑤正鬧心隨性的說不見。
  門房下人回了九姨太。
  九姨太要是以前肯定怒火而起,自被月瑤所救,心里變柔軟了七分,沉著臉領著丫鬟春柳在西苑等候。
  下人們知道主子二人不和也為理會,再次通報月瑤,導致九姨太領著丫頭在外等了一下午。
  天色漸黑月瑤放下手中剛剛哄睡著的孩兒。
  出了西苑入目九姨太凍的小臉蒼白渾身發抖在門口等著。
  月瑤趕緊上前把自己棉披風給九姨太披上,皺著眉頭說了一句:“回吧。”
  九姨太委屈上來了開口道:“我在家時沒人令我等上半天。”
  月瑤開口道:“你我兩看生厭,以后少來往的好,我深知到救了你一命,你依舊不喜歡我對吧!”
  九姨太:“是,但是你也要給我一個感謝你的機會。”
  月瑤冰冷的臉挺拔的身子站在西院門口說道:“歐,你想怎么表達?”
  九姨娘:“我可以答應你三件事,或者送你三萬兩銀票。”
  剛說完身邊的小丫鬟低著頭一臉焦急的輕輕地拽了一下九姨太的衣角,心想來的時候可不是這么說的,明明說的是愿為側妃娘娘赴湯蹈火在所不惜。
  宋月瑤高傲的說::“我接受你的報答之恩。”
  九姨太金梅雨也有自己的尊嚴:“說吧從此你我兩清。”
  宋月瑤開口道:“第一件事與我同護著世子。”
  九姨太:“不是有王爺在,誰敢動。”
  “老虎還有打盹的時候。”
  九姨太:“好。”
  月瑤:“第二件事,我想學武。”
  九姨太撲哧一笑:“晚了,不過我可以幫你找師傅。”
  “第三件事先欠著,以后再說。”
  九姨太:“好。”干凈利落轉身領著丫頭走了。
  月瑤來到內院進屋見顧經年坐在桌前等著月瑤開飯,他聽聞了西院的事問了一句
  :“見小九閑的慌,給她找點事坐也可以。”
  月瑤吃著飯抬頭古怪的看著顧經年:“女人家的事你少參合。”
  顧經年怒道:“媳婦的事不能不管。”
  月瑤噗嗤一笑:夫君先管自己吧,養好傷在為府里添幾個世子。
  顧經年微微一笑:“不急大夫不是說你身子得調養五年嗎?”
  月瑤:“別給我裝傻,一幫的女人圍著你,還用等著我養好身子嗎?”
  顧經年臉色立時冷了:“我愿意寵著你,就只寵你一人。”
  月瑤:“原因,就是因為我給你生了一個兒子?”
  顧經年氣笑了:“你傻呀!為夫提醒你,你哪來的娃,你自己能生嗎?”
  月瑤:“別轉移話題。”
  顧經年慎重的說。:“顧家十八代單傳就一個孩子,孤自得好好護著。”
  “未必不能再生出一個。”
  “能生,為夫不愿意碰她們,因為夫的心里只有你。”
  月瑤趕緊低下頭,裝作沒聽見的樣子吃飯,心里酸酸的夫君女人多。高興夫君只寵愛自己
  
大发快三辅助器可靠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