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點看書 > 吃書人 > 第七十二章晚宴

第七十二章晚宴


  陸斬回到自已的宿舍中去,看著自已源海上的巨大生命物質巨石,
  笑聲差點壓抑不住,陸斬看著源海中的巨石暫時命名為生命巨石,
  劍心,天斗咒的星核,先天源地,通往彼岸的門,都靠著生命巨石的生命元素淬煉著。
  “碰碰”一陣敲門聲傳來,陸斬睜開了眼睛,
  誰這么晚找我。
  陸斬下了床開了門,一是一個年輕的小伙子,陸斬記得他,他是跟我一起去排查隱患的六個人其中之一。
  “陸大”小伙的語氣有點緊張,看著陸斬,
  陸斬眉頭一挑“啊什么事情”
  “啊,哦是那個八點有活動開始,情陸隊務必到場”
  陸斬看著小伙子深深鞠了個躬,脖子上汗水都滴下來了,
  “都有去嗎?,誰組織的”
  “陸隊,是負責人開的,這個是習慣吧”
  “好了,我知道了,八點會到的”陸斬答應下,擺了擺手,關上了門。
  “有意思,去看看吧”陸斬站在窗戶前外面一塊空地上看著正在準備的桌子椅子,還有個比試臺,陸斬嘴角微微上揚。
  輝綠星的夜晚很快就降臨著差不多六點就全黑了,看著還有倆個小時,就開始了,陸斬準備先去食堂吃點東西。
  陸斬走在外面發現很熱鬧著,幾個巨大的篝火生起亮光照亮著幾十桌子上,一些水果早早擺上去了,
  一些打扮漂亮的姑娘們在準備著食物,和裝飾著一些景物,陸斬看了大概,中間的應該是比試臺,算了有著五米乘五米,比起俄斯努比特城中央比試館少了幾十倍。
  陸斬一把手推開了門,看到里面人倒是少了很多,
  “需要什么”窗戶內的打飯員倒是客氣說著話.
  陸斬倒是指點幾樣的家常菜,就到餐桌上食用了。
  “嘿,今天上那群新人的習俗呀,今天晚上去試試不”
  “哈哈我還沒到海成十段上去干嘛,我就一雜兵,要上你上”
  陸斬吃著手上的食物,聽著身旁士兵談話著,
  “原來是這個樣子呀”陸斬心中差不多明白了,陸斬慢慢品嘗起這里的食物。
  晚間八點,陸斬看著場地上幾團篝火熊熊燃燒著,陸斬的3隊已經全部到場了,有幾個包著沙袋的也到了,
  一旁長長的桌子上擺滿一道道美食,一個長桌一個隊伍。倆個隊長在倆端。
  陸斬看著聯邦軍人倒是站的很筆直,獵手工會的人倒是松松散散的,沒有一點紀律。
  自由和秩序一下就看過來了,陸斬看著高臺上負責人,慢慢講著話。
  無非講的是一些基地建成和作用,發現什么事情,極其無聊,陸斬聽了都快要打瞌睡了,在嘮叨下去,陸斬都可以表演站著睡覺了,
  還好負責人按照了陸斬要求,一個小時終于結束了這次演講,
  tm,過去了。。。
  陸斬坐在自已的位子上,看著面前的菜肴,又有了進食的欲望了。
  一個個開始動起刀叉筷子,慢慢吃了起來,陸斬也用筷子慢慢夾起一塊肉塊放進嘴中,
  “嗯有點咸味,但還可以接受著”
  一陣陣刀叉聲響在這片場地響起,碰撞的酒杯無不在響起,,歡笑聲豪邁聲慢慢回蕩在這片空中。
  “陸大,敬你”一個年輕的男子,端著酒杯走了過來,陸斬記得這是陸斬在黑暗中救過一命的男子。
  “好,”陸斬看見人都走了過來,端好酒,微微一碰,一起干了一杯,小伙很是高興但沒拉著陸斬繼續喝著酒,而是把目標放在一旁的隊員身上,像開了外掛一樣一杯接著一杯下去。
  “老陸,我們走一個”魏昌亭也是端著酒走了過來“以后多多合作哈,有什么冒犯地方多多包涵一下”
  陸斬看著這杯賠禮酒陸斬還是碰了一下一飲而進“好說”
  酒過半響,比試臺上上了倆個男子,開始比劃起來,一些臺下助興著,吶喊著,
  “打他呀上呀,小心了”
  “哎呀,”
  一個男子不注意下,失了半招,被摔下臺去,
  看著摔下臺去的男子也沒有惱火,似乎抓起了幾個酒瓶就開始喝了起來,似乎是懲罰。
  陸斬看著也是笑了笑,接著處理掉面前的食物,一群拿著菜肴的姑娘們在人群中穿梭著,一趟下來倒是少了幾個人
  至于去干什么,大家心中都有數,
  那邊的擂臺上似乎玩起了守擂,看一個人能守多久,陸斬看了半個小時,沒有人可以超過五場的沒到一會兒就下去了,
  普遍都是體力不多呀,耗盡沒辦法了。
  “一名隊長標志的人上去攻擂臺”魏昌亭搬到陸斬身邊坐下解釋下
  “重頭戲開始了?”陸斬喝掉旁邊的果汁擦了擦嘴,肚子差不多飽了。
  “隊長都上去了,當然重頭戲開始了”魏昌亭啃了口嘴中的水果。
  陸斬覺得說的也對呀,
  果然隊長一上去,守擂起碼超過十次,也不見的一絲疲勞,倒是越打越輕松。
  一個隊長級別也是跳了上去,
  “一個人在上面會不會太無聊呀!”
  “你這不是上來嗎?”
  “看拳”
  倆人激動起來,雖然沒用到源氣,但招招還是到肉,聽著擊鼓般的聲音,就知道沒少下重手。
  倆人,你來我往,雙方實力都是差不多著,五十回合還是沒有高出一招一式。
  倆人表示我們這樣可以玩一天。
  “你猜誰會贏呀”
  魏昌亭托著腮,一點聯邦氣質都沒有問著陸斬。
  “放水了,倆個人”陸斬看了看擂臺上的倆人,似乎很是平常,沒有一點的狠勁。
  看看其他對戰對于臺上的倆個人也是豪不在意,在人民唏噓下下了擂臺。
  “我是第六隊長,請各隊長上來交流幾下”
  一個消瘦的人影竄了上來,這貨居然也愛隊長。
  一道黑影略過低空,身法有點飄逸來到擂臺上
  “第七隊隊長”
  倆人互相伸出手來,“請”看著倆個人擂臺上開始相互游走著,
  瞬間倆道拳影在倆人之間相互的痛打著。
  一人拳風凌厲,呼呼拳風炸響而出,
  一個拳法輕盈,繞著綱硬的拳頭倒是把繞字發揮著有聲有色。
  三分鐘下來
  倆人還在焦作著
大发快三辅助器可靠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