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點看書 > 虎生從起義開始 > 第十九章 棕熊與鱷魚

第十九章 棕熊與鱷魚


  秦緣虎眸十分冰冷,俯視著前方。
  咚咚咚……
  他能清晰的感覺腳下的地面在微微震動。
  一股壓抑的氣息在蔓延而來。
  這位領地的主人,恐怕也是個狠角色。
  秦緣心里閃過這個念頭。
  片刻之后,他的前方,漸漸出現了一頭龐然大物。
  一雙綠油油的眼睛率先顯露出來,帶著野蠻兇光,宛若是一頭洪荒兇獸般。
  嗷……
  只見一頭體型達兩米余的灰褐色棕熊踏步走來,那巨大的身軀令人感到呼吸壓抑,腳掌踩在地面上,不少樹葉都被踩的陷入泥土內。
  “棕熊?”
  秦緣嘀咕了一句,虎眸死死盯著對方,防止這頭棕熊突然發起攻擊。
  心里默默計算著雙方的戰斗力。
  按照一般來說,老虎不會輕易招惹棕熊。
  除非真的餓到了極點,才會對棕熊動手。
  畢竟東北虎的食譜里是有棕熊的……
  只不過,他可是頭‘假老虎’,和這么一頭棕熊無端端拼命,他可不樂意。
  特別這頭棕熊體型和他差不多。
  打的話,雙方各有優勢。
  棕熊力量強大,皮毛雄厚。
  而他技巧上占了優勢,速度上也占優勢。
  打起來勝負還真是未知的。
  嗷……
  棕熊怒聲咆哮,那雙細小的獸瞳緊緊盯著秦緣。
  秦緣在棕熊身上感到莫大壓力。
  棕熊又何嘗沒有在秦緣身上感受到威脅呢。
  秦緣虎視著棕熊,嘴里說道:“你想與我一戰?”
  吼吼吼……
  他的話語從嘴中說出,變成了虎嘯聲。
  明明是虎嘯。
  但是通過萬獸語言,卻會讓其他生物聽得懂。
  這就是萬獸語言的神奇之處。
  棕熊聽到這句話,明顯那張熊臉一愣,似乎有些疑惑為什么秦緣說的話,它能聽得懂。
  但它很快就回神了,嘴里嗷嗷叫著:“你闖入我的領地在先,是在挑釁我!”
  秦緣不以為然,說道:“你我領地相隔,我特意來拜訪你一番,你就是這種待客之道?”
  拜訪?
  待客之道?
  棕熊滿臉懵逼,在思考這兩個詞的意思,想來想去,還是想不明白,這到底是什么意思。
  它兇殘咆哮道:“我不管你這些!你是退還是不退!!”
  它也不太想和秦緣戰斗。
  但也不想秦緣繼續待在自己的領地。
  唯一的辦法,就是逼退秦緣。
  不然那也只有戰斗了!
  秦緣表面看起來似乎渾然不懼,內心卻在警惕對方忽然暴起,問道:“我可以退去,但我要問一件事,哪里有水源?”
  哪里有水源。
  此話一出,那頭棕熊那張臉都變得古怪了,不禁吼道:“你不知道哪里有水源?”
  秦緣搖了搖圓碩的腦袋。
  要是知道,他還有用得著問這頭棕熊?
  這頭棕熊也不知道是不是傻……
  不對,棕熊棕熊。
  總不能把棕熊當人類看。
  棕熊抬起那碩大的熊掌,指了一個方向,說道:“你沿著這條路,一直前行,會看到一條大河,那是唯一的水源,附近有很多東西在,小心點。”
  秦緣聞言,微微點了點腦袋,感覺有些好笑。
  這頭棕熊居然還會讓他小心。
  “我已經告訴你水源了,你還不退去?”
  棕熊嘴里又發出了怒吼。
  真是個暴躁的熊。
  秦緣思索了一下,沒有選擇和這頭棕熊交鋒,他也不確定能不能打得過這頭棕熊。
  向著棕熊所指的水源方向前行而去。
  那頭棕熊似乎是不放心,一直跟在秦緣身后。
  直到秦緣徹底離開對方領地范圍后,才不再繼續跟著。
  ……
  走出棕熊領地。
  秦緣望著周圍變得越來越寬敞的樹林,一株又一株不知名的樹木聳立而起,似直入云間。
  “看來,我那片領地恐怕只是古州大森林的外圍……只是,為什么這么原始的森林,人類沒有注意到呢?”
  秦緣一邊前進,一邊打量著四周。
  越打量他就越感到奇怪。
  這么一片原始得不行的森林。
  為什么人類沒有來管轄?
  里面有蟒蛇,有棕熊,有野兔……
  人類總不可能放任這些野獸不管的。
  到底是什么原因,才讓人類不管這古州大森林的?
  秦緣怎么想也想不明白。
  干脆也不想了。
  直線前行著。
  也許是黑夜,加上初入冬季,一路上他都沒有碰到什么動物
  走了好幾公里的路程,他才見到了‘水源’。
  那是一條大河。
  一條橫貫兩邊的大河。
  仿佛這是一座棋盤,這條大河就是隔絕兩邊的‘楚河’。
  大河的另一端也是一片森林,但是另一端的森林卻有一層白霧籠罩,看不清里面到底有什么。
  秦緣可沒多少心思去打量大河的另外一邊,他看到水,雙眼都在冒著綠光。
  一陣強烈的饑渴感涌現心頭。
  他一個虎撲,直接躍到了大河邊上,望著涌動不止的河水,低頭喝了起來。
  他的喝水方式與人類自然不同。
  他是用舌頭伸下去水里,然后舌頭尾部微微彎曲,卷動一些水進嘴里吞食。
  快速的喝水,補充體內的能量。
  場面就這樣固定了下來。
  風吹過時,發出的呼呼聲在響著。
  咕咚咕咚……
  秦緣喝水的聲音顯得格外大聲。
  足足喝了一分鐘,他才感覺饑渴感稍微退去。
  他沒有選擇停止喝水,而是繼續喝著,因為他能感覺得到,體內的缺水還沒得到解決。
  喝著喝著。
  咕咚咕咚……
  忽然,秦緣那雙短耳微微一動,聽到了除了他喝水以外的其他聲音。
  好像也是水聲。
  來源在……大河下面?
  大河下面有東西?
  不對!
  秦緣那條尾巴突然炸毛,一股危機感遍布全身。
  他幾乎是瞬間,一個起身,向后跳去。
  噗通!!
  在他跳起的剎那,無數水花四濺而起,一頭鱷魚直接躍起,嘴巴試圖咬向秦緣。
  兩者相距不到一厘米。
  秦緣脖子上的毛發甚至被水碰到了不少,可見有多么兇險。
  只要秦緣再慢那么半秒,恐怕此刻會被鱷魚咬住,直接拖入水中。
  如果秦緣被拖入水里,那么任憑有再大的力量,也難以施展,只能等死。。
  吼吼吼……
  秦緣落地,憤怒咆哮著……
大发快三辅助器可靠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