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點看書 > 公訴人 > 第九十八章 杠桿

第九十八章 杠桿

    凌晨楊家銘回到了丁俐欣的病房,看見爸媽還坐在門口沒有睡覺,他們看見楊家銘回來后站起身朝他走去,
  
      “你干嘛去了,電話幾十個打過去不知道接的嗎。”
  
      “對不起,我錯了,你們快回去休息吧。”他們沒想到楊家銘這個反應,
  
      “兒子肯定有重要的事才會沒接電話的。”楊家銘媽媽為兒子開脫,說完老兩口就回家了,
  
      進入病房丁俐欣已經睡著了,楊家銘洗了個熱水澡,洗完躺在沙發上看著手機三十多個未接電話,還有丁俐欣、李玲和劉曉凝的電話,他打開手機軟件插上耳機隨便選了一部電影,看著看著就睡著了。
  
      周一早上6點楊家銘醒了,馬上刷牙洗臉準備去另一個醫院看張超,那里肯定有很多事需要幫忙,看見病床上的丁俐欣,楊家銘走去病床邊握著她的手,
  
      “你醒了,怎么樣?”楊家銘小聲地問著,
  
      “你又要出去了?”丁俐欣地聲音非常虛弱,
  
      “張超死了,我得去市醫院,他那里肯定有很多需要幫忙的。”
  
      “別走,你很久沒陪過我了。”
  
      “等我忙好他的事就一直陪著你好嗎?”
  
      “不要,別走,我怕。”
  
      “乖,那我等我媽來了再走。”
  
      楊家銘說完倒了杯溫水給丁俐欣喝,躺在窄小的病床上摟著丁俐欣,
  
      “以前有很多事我以為我看清了,現在我才知道原來沒看清的只有我,張超死在我面前,十分鐘前還在和我吃火鍋,十分后他就躺在那里了,那一刻我才清楚地認識到自己之前做的事有多過分。”
  
      “那你快去快回。”丁俐欣說完就閉上眼睛繼續睡了,
  
      楊家銘下床拿著包出門了,喊了出租車趕到了市醫院,劉曉凝、李玲、劉詩文都在,楊家銘走上前,和她們講了昨天的經過,李玲摟著傷心欲絕地林詩文坐在椅子上,劉曉凝拉著楊家銘到了稍遠的地方,
  
      “怎么會這樣?你們到底得罪了誰?從周華到斯規到現在的張超,下一個就會輪到你是不是,別當我是三歲小孩子騙。”劉曉凝的語氣非常不耐煩,她確定他們幾個肯定得罪了不能得罪的人,
  
      “這件事發生到現在,你們就別往里跳了,張超的事我會處理的。”
  
      “你處理?你怎么處理?我真的氣死了,簡直目無王法,殺人如兒戲。”
  
      “曉凝,張超和我說林詩文懷孕了。”
  
      “什么?那怎么辦?”劉曉凝聽到后也流下了眼淚,這讓一個女人該怎么辦啊,
  
      “我也很煩,我也不知道該怎么辦。”楊家銘用拳打了一下墻壁,
  
      “張超父母已經通知到了,下午就會到,丁俐欣怎么樣了?”
  
      “情況很糟糕,感覺老天就在和我開玩笑。”
  
      “那你回去照顧她啊,呆在這里干嘛,這里有我和李玲,我也請假了你放心好了。”
  
      “我也想呆在”
  
      “你這人不會分輕重緩急啊,現在最需要你的是丁俐欣,你懂不懂到底。”
  
      楊家銘覺得這是她認識劉曉凝幾年來講過最有道理的一句話,說完他就和李玲林詩文打了招呼打的回去了,回到醫院已經九點二十分鐘了,楊家銘走進病房看見爸媽都到了,丁俐欣還在床上沒有起來;
  
      楊家銘走到旁邊摸了摸她的額頭,丁俐欣睜開了眼睛又閉了起來,楊家銘回頭看著爸媽強顏微笑了一下,看見爸媽走出了病房楊家銘也跟了出去;
  
      “你到底在忙什么,她現在情況這么差,昨天一直在找你,昨天太晚我就不說了,你要照顧她就照顧到底,別把人一丟自己就出去找都找不到。”
  
      “我昨天出去和張超吃飯了,吃好飯我朋友死了,殺他的人很有可能就是毛鴻偉。”
  
      “什么?鴻偉又殺人了?”
  
      “我和你說了,大城市很復雜不像我們小縣城,不要用你記憶里的人來評判現在的他,他已經害了我兩個朋友了。”
  
      “這也是你自己當初帶他來的,如果不是你要耍派頭告訴別人自己在這里混得好,他怎么會來,不來也不會變成這樣,現在留下他爸媽你讓他們怎么辦?”楊家銘爸爸的口氣越來越響,
  
      “他來變成什么樣我也要管?他娶老婆生孩子我要不要管?如果抓不到他我都要被他殺。”
  
      “他有本事殺你嗎?油嘴滑舌、膽小怕事、陰險狡詐他玩不過你。”
  
      “你什么意思,你這么說我?”楊家銘也提高了音量,
  
      “你是我生的,你什么能耐我比誰都知道。”
  
      楊家銘聽到后站在那沒有再說話,原來他這么努力在自己爸爸眼里就是這么一個人,他憋著淚不想在他爸爸面前流下淚,
  
      ‘咚’的一聲吸引力兩父子的注意力,楊家銘的媽媽從椅子上掉落在地上,兩個人連忙把她扶起來,
  
      “媽,你沒事吧?”楊家銘的聲音在抖,他不能再接受意外了,
  
      “股票股票跌沒了啊。”
  
      “什么?不是才兩個跌停嗎?”
  
      “我我貪心上周買了融資盤,明天在跌停沒錢補倉就要被平倉了。”
  
      ‘啪’楊家銘沒反應過來就已經被他爸打了一個巴掌,
  
      “你還帶你媽賭博?”楊家銘爸爸也氣的發抖,“她高血壓、心臟病怎么能玩股票。”
  
      “我的錢啊,我存了一輩子給家銘結婚的錢啊。”楊家銘媽媽一邊哭一邊被他爸爸扶了起來,
  
      “別錢的錢了,跟我回家,回老家了,這里不呆了,大城市我呆不慣。”
  
      楊家銘看著爸爸扶著媽媽離去的背影,他想怎么這也怪自己呢,他明明很早就讓她拋掉的了,楊家銘沒有哭,走進病房洗了個臉坐回病床邊看著丁俐欣,丁俐欣睜開眼睛看出了楊家銘又心事,
  
      “怎么了,又誰惹你不開心了?”
  
      楊家銘將股票的事全都告訴了丁俐欣,
  
      “你爸沒打錯你,是你打擾了她的平靜生活,也不是賺或虧的問題,賺錢也會造成高血壓或心臟病。”
  
      楊家銘握著丁俐欣的手,
  
      “讓他們回家吧,呆在這照顧我夠久了。”丁俐欣說完,
  
      病房的門被打開了,楊家銘以為自己爸媽回來了,一轉身是馮媛媛。
  
      ()
大发快三辅助器可靠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