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點看書 > 公訴人 > 第九十七章 張超

第九十七章 張超

    楊家銘和張超走進火鍋店,楊家銘出于開心點了很多菜,多到桌子都放不下,兩個人根本吃不完,吃飯中間他們談的很愉快,當愉快的氛圍一旦冷場悲傷總是容易侵襲,
  
      “你接下來有什么打算?”張超問楊家銘,
  
      “我會陪丁俐欣走完最后一程,她身體狀況現在非常不好。”
  
      “等你調整好來我的事務所吧,我們也要招人。”張超吃了口牛百葉看著楊家銘,他還是挺希望楊家銘來自己事務所一起工作的,
  
      “再說吧,你和林詩文怎么樣了?什么時候結婚?”
  
      “年底或者元旦吧,告訴你個好消息。”張超笑著看著楊家銘的反應,
  
      “她懷孕了?”
  
      楊家銘睜大眼睛看著他,張超點了點頭笑得合不攏嘴,
  
      “剛驗出來,過年回老家把婚禮辦了想著,到時候你當伴郎啊。”
  
      “你還請我當伴郎嗎,我之前做了這么多事。”楊家銘放下筷子低下了頭,
  
      “都過去了,其實李玲說得對,旁觀者清,你也沒錯,你幫你的老板當然得這么做。”
  
      楊家銘笑了笑,他不知道怎么回答,
  
      “時間過得好快啊,周華都走了這么久了,斯規也躺了一個多月了。”楊家銘感嘆道,
  
      “這案子背后的人還逍遙法外,我不允許我的朋友被如此玩弄著,我一定要抓到他的把柄,所以這次施亦豪的案子不管對手是誰,我一定要將他送入監獄。”
  
      “可惜我幫不上什么忙,如果你有需要就找我。”
  
      “家銘,有些事始終要有人做,有些話也必須得有人說,”張超喝了一口加多寶,“我也怕,可難道怕就可以漠視當做沒發生過嗎,不過我不會勉強你,你放心。”
  
      “我挺佩服你的,如果我能像你一樣就好了。”楊家銘說完把碟子里的牛肉全部倒進了鍋里,
  
      “怕是人的天性,如果都怕就無視,那還需要法制部門干嘛,周華和斯規就是戰勝了恐懼才會有現在的下場,其實我們四個人沒什么不同,只是你可能想得比我們多,顧慮比我們多,有的事越想會越怕,做的話也就做了。”
  
      楊家銘看著張超,打心底里欣賞他的言行與作風,就像自己照鏡子里反射出來的百分百的相對物體,兩個人結束了比較沉重的話題后又開始聊起大學期間的愉快時光,聊到痛快處也會冒出幾句臟話,完全不在乎周圍人的眼光只沉浸在兩個人的談話里,兩個人都太久太久沒有和人真正的聊天了,都太需要釋放自己內心的想法了,因為他們懂對方能懂自己說的話,其他人不會懂的,還有一些只有他們四個人懂得話,其他人也不會懂得
  
      火鍋吃了很久桌上的菜還剩著一些,鍋底的湯已經添加了4、5次,旁邊的桌已經翻了一次臺,剩下的菜實在吃不下了,兩個人又圍繞著買單爭了起來,最后還是楊家銘勝利了,
  
      “好,那你買,我去拿車送你去醫院。”張超說完就笑著朝店外走去,
  
      “好,店外等我。”
  
      楊家銘跑去賬臺買單,前面還有兩個人在排隊,他臉上的笑容一直沒有消失,買好單的楊家銘穿過用餐區朝店外走去,透過火鍋店的玻璃門他看見店前的馬路上圍著很多人,楊家銘推開門往人群走去,透過人群的空隙看見馬路中間的人行道上躺著一個人;
  
      楊家銘轉頭向后走準備摸出電話打給張超,轉身的那一刻躺在馬路中的那個人穿的衣服和張超怎么一樣呢?
  
      楊家銘慢慢擠過人群,往人行道走過去,一步兩步他沒有停下腳步,他相信這個世界上有無數地巧合存在,三步四步五步
  
      楊家銘站到了那個人的身邊蹲了下來,他嘴巴張開著卻說不出話,楊家銘咬著下嘴唇將張超抱在懷里,
  
      “怎么辦,怎么辦啊,喊救護車啊”楊家銘對著人群大喊,
  
      “醒醒啊,是我錯了,我錯了啊,你醒醒啊喊救護車啊。”
  
      “我錯了,醒醒啊,你說得對,是我錯了啊,啊啊啊啊啊。”
  
      楊家銘在馬路中癱坐在地上大喊著,直到救護車來被一起送去了醫院;
  
      坐在急救室的門口,楊家銘一言不發,當他聽到醫生和劉子雄說著‘已經盡力了’后,他沒有反應依然坐在那,眼睛漸漸模糊了起來,站了起來往外走,
  
      “喂,你去哪?”
  
      楊家銘聽到劉子雄的聲音并沒有停下來,一邊流著淚一邊往外走,劉子雄讓同事們在這里等,自己跟了上去,楊家銘走到醫院門口坐在了地上,低下頭抱著自己的兩只腳,左右張望覺得好無助,大聲地哭了出來,不在乎路過行人的看法,什么都不在乎地哭了出來。
  
      劉子雄走出醫院聽到哭聲看到了坐在地上的楊家銘,點起根煙坐在了楊家銘身旁,一句話沒有說等著楊家銘哭完,幾分鐘后楊家銘的哭聲停止了,劉子雄拿出煙遞給了他,
  
      “不是中華,你抽嗎?”
  
      楊家銘沒有說話,劉子雄將煙塞到了他嘴唇里,拿火機給他點上,
  
      “哎,我以為做警察危險大,沒想到你們律師更危險,我們和壞人打交道,你們和惡魔打交道啊。”
  
      楊家銘還是沒有說說話,就坐在那里叼著煙發著呆,
  
      “我派人去看監控了,不過我覺得你應該知道是誰,回去洗個澡吧,人會舒服點。”
  
      劉子雄說完站起身往醫院里走,他知道現在說什么都沒用,楊家銘需要的是時間。
  
      當劉子雄和同事們開車出了醫院看見楊家銘已經不在那里了,劉子雄在副駕駛上搖了搖頭,警車的燈在黑夜里那么的耀眼,他知道這次一定要抓住兇手不管付出什么代價,這案子已經牽連太多人了。
  
      楊家銘一個人走在街上,雙手插袋低著頭慢慢走著,路邊已經堆滿了掉落的樹葉,風也逐漸頻繁了起來,他想著如果下雨就好了,可天氣并不會隨著你的心情而聽從你的想法,他就一直走著,沒有抽煙一直走著。
  
      ()
大发快三辅助器可靠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