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點看書 > 傳奇在繼續 > 第0060 突然的危險

第0060 突然的危險


  對于第四圣女的猜測,池英英卻否定的說道:“應該不會吧,王鵬不至于會如此的不識大體。”
  “王鵬現在最主要的,就是想要找到那生機啊,只有這樣,才能和外面那些活死人談判,也才能得到他那幾個結拜家伙們的擁護!”
  身體得到初步調理的漂亮女巫小姐姐,看法同第四圣女保持一致,她反駁著說道:
  “什么不會,那家伙咱們還不知道,特別的猴急,向前當著咱們的面,就敢對淼淼動手動腳的,現在又不是什么緊急情況,抓個機會溫存一下,很符合他的脾氣。”
  “哼,那謝有什么好的,連面都見不到,要溫存,完全可以找我,我們啊!”
  第四圣女不高興了,驕哼著,跺著小腳,有些氣憤的說著,但還算是有羞恥心,知道中途臨時改口。
  秋水眼眸的女生,可沒這幾位心大,她在那說道:“最后一下看到王鵬,到底是什么時候的事情?”
  “不知道,完全沒有留意。”淼淼在那緩緩的搖著腦袋,大家的心思,全都在尋找生機上面,并沒有關注王鵬。
  “我也沒有關心。”白襯衣女生帶著懊惱的說道。
  龍雨晴也在問著:“是啊,到底最后見到王鵬,是在什么時候,當時是什么情況?”
  “不知道啊,全都被生機的事情吸引住了。”白羽毛女戰士說道。
  幾個女生都著急了,也在相互打聽著,剛才最后一眼見到王鵬,到底是什么時候,希望能從其中找到線索。
  “誒,你要做什么。”
  淼淼看見第四圣女臉色一沉,就準備離開,連忙拉著她問道。
  狠狠的將淼淼的手甩開,第四圣女不愉的說道:“做什么?做什么都好啊,總好過于在這里干站著發呆吧!”
  龍雨晴連忙勸道:“你別去搗亂,現在這些大能前輩在出手,你胡亂參與進去,恐怕會干擾到祂們。”
  “干擾又怎么啦,既然是大能,怎么兩分鐘都過去了,卻仍舊毫無線索?”看著頭頂的玄峰,以及在亂竄的風雷翅,第四圣女更加不爽的說道。
  要說第四圣女,因為向大烏龜歸化,雖然內心覺得看不上那些寶物,可畢竟是女生,對于一件像樣的寶物都沒得到,打心底還是蠻介意的。
  所以不管是看哪件寶物,她都會帶著情緒。
  不過龍雨晴還是有些權威的,她出聲了,第四圣女也就沒有強行離開。
  “我覺得圣女說的對,龍姑娘,咱們干等也不是個事,再說心理上也接受不了,你還是讓咱們也去找找看吧!”
  一邊的炎凱撒走過來說道,他是支持第四圣女的。
  白陰才不想理我怕的死活,所以他就說道:“圣女,我覺得龍姑娘說的對,咱們還是稍安勿躁,等待著大能們的結果就好。”
  接著,好幾個都在發表著意見,有支持龍雨晴的,也有為求心安,支持第四圣女的,一時間,每人都說出一大段的理由來,讓龍雨晴有些腦殼發痛。
  “找到了,在那!”
  就在大家都開始焦急,甚至開始爭論的時候,暖暖妹紙、南鳳歌和白衣女師叔,幾乎是同時出聲,齊齊的指向了一個方向。
  “不好,快過去,王鵬危險!”
  白衣女師叔忽然語氣一變,說著的時候,整個人已經縱身而起,腳下踩著姹紫嫣紅雙劍,就向王鵬所在的方向沖了過去。
  “唰唰~”
  白衣女師叔的反應,讓所有人,包括寶物們,都來不及細細的探究,直接紛紛跟在了后面。
  “這是在哪里呀,怎么沒見到王鵬啊?”第四圣女焦急的問著。
  白衣女師叔所指的方向,院子中的那處湖水,可是大家過來之后,卻沒有發現任何關于王鵬的蹤影。
  “在湖水里面!”好幾個寶物同聲說道。
  風雷翅說道:“你們都讓開,讓我來!”
  緊接著,它就開始扇動著翅膀,一股股柔和的風,不斷的從它翅膀下面傾泄,吹向湖水的同時,將湖水不斷的帶走。
  眼見隨著湖水的減少,大家終于能見到人影了。
  只見王鵬和謝,被那株一品青蓮花,用根莖牢牢的綁在了一起,青蓮花正處于王鵬的對面,花瓣正在緩緩的展開。
  “怎么回事,怎么會是這株青蓮花在攻擊這小子,難道是中邪了?”
  風雷翅驚愕的說著,它有些不敢相信看到的,畢竟王鵬對于一品青蓮花也是有救命恩情的。
  所以對它來說,也只有“中邪”這種可能。
  玄峰的聲音落下,說道:“大家都別沖動,先看看情況再說。”
  風雷翅著急的說道:“都這種情況了,還看個啥呀,趕緊動手,晚了小家伙出事了,那大家可就要哭天搶地了。”
  好不容易,可以通過王鵬,能夠感應到新境界,知道下一步的路該如何走,甚至還能得到屬于自己的法門。
  所以王鵬在這群寶物的心中,地位可高了,絕對不能讓他出一點事。
  當然,也不是沒想過,直接暴力綁架王鵬,然后逼問出一切,但如果那位高人在乎王鵬呢?如果那位高人,就在王鵬的體內呢?
  “難道這株青蓮花是想逼問功法?”當即就有寶物在猜測著。
  風雷翅不爽的吼道:“你別鬧,看著,那小家伙似乎在和青蓮花對話!”
  王鵬的確是在對話。
  “我不提恩情,我只想問你,為什么要這么做?”王鵬看著眼前的一品青蓮花,冷聲的問道。
  對方是在風雷翅查看生機的時候,通過謝對王鵬說,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說,但是法不傳六耳,讓王鵬從人群中退出來。
  等待著王鵬來到湖水邊時,這株一品青蓮花就忽然發動,并且帶著王鵬進入到湖水中,這個時候,剛好是大家發現王鵬不見的時刻。
  不過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一品青蓮花動手的剎那,謝就不省人事了。。
  “我也許知道是為什么?”
  已經被收起來的大水缸,此刻從王鵬的體內出來說道,它有些懊惱,剛才有些放松了,沒來得及,在第一時間阻止一品青蓮花。
大发快三辅助器可靠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