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點看書 > 大唐第一莊 > 第407節 命中注定 一

第407節 命中注定 一


  
      老李頭在李正寶這里得到了格外的尊重。
  
      不過在李正寶面前,老李頭卻沒怎么感覺不自然,他只當是這位將軍本就是這和氣的人,原本在秦王莊的時候,也開個玩笑,一起喝酒什么的。
  
      一句,就是不見外。
  
      這比起外人叫自己李翁,卻是當真舒服多了。
  
      李正寶把老李頭迎在屋內,老李頭也不懂官場上的規矩,特別是這命令、手令之類的應該怎么遞,只是從懷中拿出來,雙手捧著。
  
      李正寶自然知道那就是秦王殿下的手令,因為在折縫處有印章。
  
      雙手接過,放在案頭施了一禮后這才重新拿起打開,一看上面的內容,李正寶沖著那些正在默背軍規的武官們吼了一聲:“所有人都有了,秦王殿下令,夏收是大事。爾等或是接管,或者是監督所有衙門口。”
  
      當下就有一個校尉站了起來:“將軍,某前些時日聽管倉的官員私下說過一件事情!”
  
      “何事?”
  
      “洛陽的糧倉,現在大半有陳糧。如果按預測的唐玉米收成,那么全部糧倉清空了也裝不下,連同算上軍營中的倉庫,以及洛陽府所有的倉庫,也同樣裝不下。某請將軍是否請示殿下,拿上主意!”
  
      這校尉語氣生硬,一方面這是真正的麻煩,另一方面他們也想看一看李正寶的本事。
  
      陸毛鋒摸了摸耳朵,小聲的說了一句:“殿下,只看結果!”
  
      “這也算個事!笑話!”李正寶冷笑兩聲后繼續說道:“糧食多了絕是大好事,上至天子,下至百姓自然都是會高興的,聽本將命令,各軍分配人手駐各村,曬糧之時守好了,有多少根棒子都要數清。你!”李正寶隨手指了一副將。
  
      這副將原本就是洛陽的武官,李正寶這一指,就是讓他負責了。
  
      “派人清空官倉,所有百姓的家中的糧食,用官倉的糧食去換。怎么換,讓那些文官拿出一個方案來,官家不能吃虧了,百姓也要滿意了。適當是多給百姓一些,這是恩賜。這件事情,本官親自去辦!”
  
      “是!”眾將軍聽李正寶的分配倒不是胡來,都應了一聲。
  
      “你,八百里加急去長安,查問長安倉庫需要多少糧食才可以裝滿,你,分配人馬,走訪周邊五百里各州,問他們,想要種子的就派人過來有個說法。”
  
      兩個校尉起身接令。
  
      李正寶又指了一人:“組織五百人精銳,誰敢偷糧,誰敢破壞,你懂的!”
  
      “某懂!”
  
      “最后,請盧家、張家兩家出來,看他們有多大的糧倉,可以存多少種子,讓他們來備個案,明年預種多少田,也有一個說法。”李正寶這不是吩咐了,張、房兩家是洛陽的大世家,這些事情自然是需要他親自去的。
  
      說罷,李正寶轉身對老李頭說了一句:“李翁,陪本將走一次房、張兩家。”
  
      “這是自然,老頭兒也是要去的!”
  
      “還有一事,河道要整好,運糧之時碼頭不能亂。”這一次,李正寶指派的是自己的親信副將:“帶三百人,碼頭一定要管好!”
  
      李正寶在這邊安排著,李元興則在屈突通的屋中。
  
      這屋中的藥味已經談了不少,屈突通已經可以喝一些米粥了,今個喝的是玉米粥,屈突通的臉上一直掛著笑容。
  
      “老將軍身體康復,本王心中甚至是欣慰!”李元興說這話,倒不是虛的。
  
      屈突通抱拳一禮:“謝過殿下!”
  
      “我沒作什么,倒是雪晶道醫神藥與各位醫官有術,他們才是大功勞!”
  
      “如果不是殿下神術,我等已然絕望了。”御醫很謙虛的說道,雪晶也跟著說道:“是殿下神術在前,活死人生白骨之神藥,我等才有發揮的余地。”
  
      李元興擺了擺手:“本王只是一個傳承者,本王實是不懂醫術,僅是借助了先賢的醫術神藥,這才有所施展。本王相信,醫道傳天下之時,自然會有超越先賢的醫者出現。”
  
      “殿下,我等如何也不能超越先賢!”御醫施了一禮后說道。
  
      “胡說!”李元興笑罵了一句:“有人說,教會徒弟餓死師傅。可再想這話,師傅教弟子的時候總是留一手,而弟子卻從來沒有想過自己可以超越師傅,那么技藝是不是越來越差。以醫道論,你們的醫術是不是也會越來越差,這樣下去,怕是只能治個小兒夜啼了!”
  
      “我等錯了……”
  
      李元興伸手虛扶一下:“回去神農大殿,在神農大帝面前去悟吧。”
  
      “謝殿下!”
  
      李元興又說道:“雪晶,你的藥本王請先賢看過。應該還有很大的提升機會,可以更好。神農大殿給你專設雪清閣,本王再傳你一些醫書,你用心研究,以求再度提高。”
  
      “謝殿下!”雪晶也大禮感恩。
  
      李元興揮了揮手,示意醫官們可以退下了。
  
      房間之中,只有李元興與屈突通的時候,李元興說道:“老將軍怕是已經見習慣了生死,本王也不瞞你,老將軍怕是過不了今年。本王的意思是,夏收之后老將軍隨本王回長安,在長安安養天年吧!”
  
      “既然過了不今年,某就死在洛陽好了。”
  
      屈突通也真正是不在乎生死了,不算是戰場之上,就在今年洛陽城中,他已經是死過兩次又活回來的人了。
  
      死,當真沒有什么可怕的,最可怕的就是心中有遺憾。
  
      “殿下,某心中已經沒什么遺憾了,某這身體再活上幾天沒有問題,看到夏收,某知足了。”屈突通的語氣平靜的就象是在說明天準備去那里看風景一樣。
  
      卻不是在說自己的生死。
  
      李元興張口準備再勸,屈突通卻說道:“殿下不要再勸,某失禮,要逐客了!”
  
      “好,本王依你。”李元興笑著站了起來,屈突通又說道:“殿下,某失禮了!”
  
      “無妨,安心休養。”李元興點了點頭,出了房門。
  
      回到自己住的洛陽府少尹原先的宅子,李元興看到親衛們已經開始在收拾雜物了。叫過一名親衛問道:“你們在忙什么?”
  
      “殿下,崔長史來了信。狼將看過之后,吩咐我們先收拾雜物。如果要離開洛陽,命令一但下了,次日就能夠出發。”親衛如實的回答著。
  
      會客廳中,老狼正坐在那里喝茶。
  
      看到李元興進來,趕緊站了起來:“殿下,崔長史的意思是,洛陽府少尹會拖到十天之后出發,算一算時間應該是十五天后來到洛陽城。崔長兄建議殿下在他來之前就離開,說是理由不方便寫在信中,回到長安他向殿下請罪!”
  
      “理由,不用理由,本王信他。”
  
      “殿下,崔長史這一次很古怪,有什么不能明說的!”老狼有些不理解。
  
      李元興輕輕的搖了搖頭:“別懷疑,用人不疑,疑人不用!”
  
      “是!”
  
      “本王倒是猜出幾分,首先這個新任洛陽長史不是老秦王府的人,也不是世家的,同樣也不是新興勛貴一派的。既然是三派之外的人,那么本王早一些離開就是避嫌,也是給天英閣一個態度。特別是本王安排李正寶作了洛陽守將之后,這個避嫌卻是極重要的。”李元興說完,老狼點了點頭:“殿下英明!”
  
      李元興站了起來,示意老狼靠近自己。
  
      “老狼,你去親自見李正寶,告訴他。在洛陽這里,應該爭的不能退,不應該爭的不要伸手。不要貪財,本王說過保他的富貴,就一定會讓他富貴。再告訴他,洛陽軍士,只有忠心,用心作事的,本王保證年底之前,收入翻倍!”
  
      “某這就去!”
  
      李元興說什么老狼都不會懷疑,特別是這個收入翻倍的說法,老狼更是深信。
  
      別說是老狼,天下間沒有人不信的。
  
      甚至有人懷疑,李元興在天上與財神那就是好友呀。
  
      回到后院,王語煙等人也在收拾著行李,李元興感慨了一句:“快要離開洛陽了,也沒有去洛陽名勝轉上了轉,倒是有些遺憾了。”
  
      “不遺憾,咱們秦王莊最好了。”王語煙立即接口就說了,根本就是想也沒有想。
  
      轉過來再思考一下,王語煙卻認為,有什么可轉的,沒有秦王殿下在,她們在最美的地方也沒有感覺,守著李元興就是最幸福的事情。
  
      晚餐之前,雪晶卻是意外的跑來了。
  
      李元興在會客廳之中接見了雪晶:“如些急促,難道會有何變故?”
  
      “殿下,屈老將軍要求雙倍的藥量,如果不給他加倍,他就不吃藥了。晚上這一次,貧道無奈只好給了雙倍的藥量,可殿下……”
  
      李元興一揮手:“你不用說了,我懂了。藥吃雙倍,百害無一利。凡事有個度。”
  
      “請殿下去勸一勸屈老將軍!”
  
      “我也勸不了,或許這就是他的命運,他既然已經決定了,本王也不打算勸了。他要吃雙倍,就給他雙倍吧。此事你理解也罷,不理解也罷,按本王的意思去作。等到了長安,你想聽本王的解釋,還是想聽袁老道的,或者是老孫的都行。”
  
      雪晶長身一禮,她雖然不懂,但她卻明白自己不得不這么作了。
  
      雪晶退出之后,李元興點了一煙,長長的嘆了一口氣。
大发快三辅助器可靠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