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點看書 > 重生婢女:冰山侯爺冷情妃 > 第382章 負擔

第382章 負擔

阮倩兒不停的掙扎著,怎奈謝震霆的手臂如同一對鐵鉗一樣將她牢牢地箍在中間,任憑她用盡全身力氣都掙脫不了半分。
  
  “別怕,有我在,誰都傷害不了你。”
  
  因著他的這句話,阮倩兒那顆狂躁不安的心竟然奇異般的平靜了下來。
  
  抱著她,再加上山路崎嶇不平,所以沒走幾步他們便被人給追上了。
  
  隨著一道戲謔的聲音傳來,在他們面前躥出來五六個男人,他們手中的手電筒照在他們的身上不停的搖晃著。
  
  一時間,聽著他們越來越放肆的話,謝震霆的眸子里射出一道冷光,渾身一片緊繃,似是在極力的隱忍著什么。
  
  “你站穩了,一會小心的跟在我身后。”
  
  將阮倩兒放下護在身后,他輕聲說道,眸子里射出的寒光如同冷箭一般。
  
  “好”
  
  雖然不知道他想干什么,但是這一刻,阮倩兒選擇了相信他。
  
  說話間,一個人影撲了過來。
  
  心中一緊,阮倩兒下意識的抓緊了謝震霆的衣角,這個時候她唯一能依靠的人就只有他了。還沒等她回過神來,下一刻,一陣殺豬般的慘叫聲傳了過來。
  
  “奶奶的,謝震霆你個王八蛋竟然敢偷襲老子,兄弟們,給我上,把男的殺了,女的留活口。”
  
  話音剛落,六七條人影迅速向他們奔來。
  
  目露寒光,謝震霆的關節被攥的嘎嘣嘎嘣直響,一記左勾拳直中一個男人的面門,抬起一腳踹向了另一個人的肚子。跟在他身后,阮倩兒左避右閃的。
  
  她清楚地知道如果不是因為自己,謝震霆完全可以一個人逃走的,可是為了她,他選擇留了下來,曾幾何時,她竟然也成了他的負擔。
  
  就在她一剎那的分神之際,旁邊的一個黑衣人將她拽了過去,再回神,謝震霆已經被人團團圍住。
  
  “謝震霆,馬上給我住手,否則的話,我就殺了這個女人。”
  
  一把將她的頭發抓住逼迫她仰起頭,來人惡狠狠的說道,那樣猛地力道,她都覺得自己的頭皮是不是已經被揭下來了。
  
  “黑狗,拿一個女人做要挾,你就只有這點本事嗎?”
  
  果不其然,聽到他的話,謝震霆停手了,那出口的話卻滿是譏諷。
  
  “是不是只有這點本事你不需要知道,我只要能得到想要的就行了。”
  
  舌尖掃過嘴唇,黑狗的眼睛里露出了一副垂涎三尺的光芒,“謝震霆,明年的今天就是你的忌日了。”
  
  “是嗎?是誰的忌日還說不定呢?”
  
  環顧四周,謝震霆盡可能拖延著時間,因為他清楚地知道,以他一己之力想要將阮倩兒毫發無損的救出來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而他,不允許有一點意外發生。
  
  那是一種源自內心深處的恐懼。
  
  四處一片漆黑,只有手電筒發出的光照亮了這一方天地,還有那群人紅著眼睛大聲吆喝的起哄聲。
  
  “你死定了”
  
  說是遲那是快,趁著眾人不注意之際,謝震霆猛地沖了過去,一記重拳將黑狗放倒,然后將阮倩兒緊緊的摟在了懷里。
  
  “他奶奶的,兄弟們上,給老子弄死他。”
  
  黑狗惱羞成怒的說道,一時間,眾人又嘩啦啦的圍了過來。
  
  一邊要照顧阮倩兒,一邊還要應付說不定從哪個地方攻過來的那群人,一會的功夫,謝震霆就漸漸地有點支撐不住了,手臂上有多處已被利刃劃傷。
  
  “你別管我了,走吧。”
  
  當聽到他發出的又一道悶哼聲后,阮倩兒再也忍不住哭了起來,想要去摸摸他的胳膊,又怕**了他。
  
  “放心,我死不了,跟好了。”
  
  話音剛落,他隨后又投入了另一場打斗中。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了,就在謝震霆終于快要支撐不下去的時候,遠處傳來了一陣雜亂的腳步聲。
  
  “給我抓住他們,一個都不能放跑了。”
  
  司空浩的聲音遠遠傳來,聽到他的聲音,黑狗那伙人登時如鳥獸散狀的向四處跑去。
  
  仿佛全身的力氣被抽空了似的,謝震霆再也支撐不住,人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吆,這不是我們風流倜儻的謝大少嗎?出來度個假也能度的如此狼狽。”
  
  司空浩一臉戲謔的說道,當瞥到一旁的阮倩兒時,他驀地瞪大了眼睛,“喂,你沒搞錯吧?。”
  
  “閉嘴,你還有完沒完?司空浩,其實你可以來的再晚一點的。”
  
  謝震霆咬牙切齒的說道,如果現在他哪怕還有一點力氣的話,他都會爬起來給他一拳。
  
  “老大,你知足吧,平時要跑兩個小時的路,我今天一個小時就到了,你還真以為我扎個翅膀就能飛呢。”
  
  司空浩一臉委屈的說道,他這是招誰惹誰了,早知道就讓他死在這里好了。
  
  斜睨了他一眼,謝震霆沒再說話,站起身,順手將阮倩兒給拉了起來,可是還沒等她站穩,身子便軟軟的倒在了他的懷里。
  
  “你怎么了?”
  
  喉頭一緊,謝震霆下意識的將她摟到了懷里。剛剛他已經拼盡全力護住她,可是那么多的人,他終究無法保證她毫發無傷。
  
  “沒……沒事”
  
  艱難的咽了一口唾沫,阮倩兒喃喃的說道,額頭上有豆大的汗珠落了下來,直到此時,她才驚覺腳踝處傳來的刺痛再也不能承受。
  
  借著微弱的光線看著她,二話不說,謝震霆彎腰將她抱了起來,不顧手臂上那一滴一滴往下流的鮮血就那樣抱著她向山下走去。
  
  “霆,其實這個忙我是可以幫的,否則的話,還沒等走到山下,你身上的血就流光了。”
  
  在他們身后,司空浩喋喋不休的說道。
  
  眉心微蹙,嘴唇緊抿,謝震霆定定的看著前方,腳下深一腳淺一腳的向前走著,有好幾次都差點因為踩空摔倒在地上,不過每一次他都將她牢牢地護在胸前,仿佛她就是他手心里的至寶一樣。
  
  仰望天空,斑駁的樹葉間,星子若隱若現的眨著眼睛。
  
  聽著他如擂鼓般的心跳聲,阮倩兒的一顆心竟然莫名的安定了下來。
  
  一路上再也無話,他們用微薄的體溫溫暖著彼此。
  
  直到坐進車子里,不一會兒,那些去追的人陸陸續續的回來了,也將黑狗那群人無一遺漏的帶了回來。
  
  “把他們帶回去,我會慢慢問的。”
  
  謝震霆一臉森然的說道,那神情就像是地獄里前來索命的修羅一樣。
  
  靠在他的懷里,不知道是不是倦了的緣故,阮倩兒竟然有了睡意,雖然腳上傳來的劇痛依然難忍,可是有他在,她知道自己是安全的。
  
  一覺醒來,外面繁星滿天,環顧四周,阮倩兒的臉上露出了一抹狐疑的神情。
  
  這里是哪里?
  
  房間的擺設依稀是他們新房的樣子,可是那漫天的喜色呢?還有她睡的這張床已經不再是他們結婚時的那張床了。
  
  她掙扎著想要坐起來一看究竟,可是腳踝處傳來的劇痛讓她忍不住哎吆了一聲。
  
  “你醒了”
  
  就在這時,落地窗后面傳來一道淡淡的聲音。下一刻,謝震霆走了出來,手臂上的傷已經被包扎好,只是額頭上的一道口子依然駭人。
  
  “嗯,你的傷……沒事吧?”
  
  輕輕地吞下一口唾沫,阮倩兒喃聲問道,不知道為什么,傷在他的身上卻像是疼在自己的心上一樣。這些傷本不該是他承受的,不是嗎?
  
  “不過是些皮外傷罷了,死不了人的。”
  
  看著她,謝震霆一臉無所謂的說道。
  
  “今晚謝謝你”
  
  阮倩兒一臉真誠的說道,雖然說這一切都是因為他造成的,但是如果沒有他的話,她都不敢想象會發生什么事情。
  
  “算了,事情是我引起的,讓你無辜受到牽連,該說對不起的人是我,你放心吧,那些人我不會放過他們的。”
  
  眸子里射出一道冷冷的寒光,謝震霆沉聲說道。
  
  敢動他的女人,他會讓他們知道下場是什么的。
  
  看了他一眼,阮倩兒沒再說話。一時間,偌大的房間里再次陷入了一片死寂。
  
  “對了,你的腳崴了,我找醫生來看過,說只要好好休養一段就會沒事的。”
  
  半晌,謝震霆又開口了。
  
  “嗯,謝謝你。”
  
  阮倩兒笑著說道,以前還以為他就是一個冷血無情的惡魔,如今看來也不盡然啊。
  
  “還有,我把房間里的窗簾什么的都換掉了,但是不知道你喜歡什么樣的顏色,所以我就讓人選了淡藍色,他們說這樣會讓人的心情沉靜。”
  
  謝震霆又一次開口,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錯覺,她竟然從他的眸子里看到了一丁點的無措。
  
  從來,在她的眼里,謝震霆都是趾高氣揚、高高在上,現在乍一從云端落到地上,反而讓她有點不習慣了。
  
  “謝謝”
  
  下意識的,她再次開口道謝。
  
  “你喜歡就好,對了,你餓嗎?廚房里有熬的粥,你可以喝一點。我嘗過的,味道不錯。”
  
  “嗯,好,謝謝。”
  
  “那你等著,我去給你盛一碗。”
  
  直到謝震霆的身影在視線中消失,阮倩兒仍然沒從剛才的對答中緩過神來。
  
  那個人真的是……謝震霆嗎?
  
  難道說自己在做夢?想到這里,她猛地用手擰了一下自己的大腿,當那股尖銳的疼痛傳來的時候,她嗖的一下捂住嘴巴,才忍住了那到口的尖叫聲。
  
  亂了,肯定是有什么地方亂了。
  
  就在她百思不得其解的時候,房門再次被推開,端著一碗粥,謝震霆小心翼翼的走了進來。
  
  “喝吧”
  
  聽到他的話,阮倩兒想要坐直身子,卻又被他給按住了,“算了,你就這樣躺著吧,我喂你。”
  
  在她剛想張口說話的時候,一勺溫熱正好的粥送到了她的唇邊。
  
  帶著一些不解和狐疑,阮倩兒食不知味的吃下了那碗粥。
  
  “味道如何?”
  
  將最后一口粥喂到她的嘴里,謝震霆狀似隨意的問了一句。
  
  “很好,謝謝。”
  
  任由他拿著紙巾拭干凈自己的嘴,阮倩兒笑著說道。
  
  “那就好”
  
  說完,將碗放到桌上,謝震霆再無他話。
  
  一時間,靜謐的氛圍再一次充斥在兩個人中間,靜靜的看著他,半晌,阮倩兒終于還是忍不住了。畢竟,今晚的他太詭異了。
  
  “你……為什么要對我這么好?”
  
  將垂落在額際的發絲攏到耳后,她喃喃的問道。
  
  “我對你好?”
  
  看著她,謝震霆一臉嘲諷的笑了,“你是這樣認為的嗎?”
  
  看著他的表情,聽到他的話,阮倩兒的心剎那間涼了半截。
  
  原來謝震霆一點都沒有變,是她錯了,錯在自己有眼無珠。
  
  “是我說錯了”
  
  唇角勾起一抹自嘲的笑,阮倩兒將臉別向了一邊。今天發生了太多的事情,而她需要時間來好好的消化一下。
  
  “你知道就好,阮倩兒,不要對我心存幻想,更不要把那些自以為是的想法強加到我的身上,我說過了,我就是你的地獄。”
  
  強迫她直視自己的眼睛,謝震霆一字一頓的說道,每說出一個字都足以將她打入十八層地獄,那只能一次又一次的提醒她,她是多么的幼稚可笑。
  
  看著他,深深的吸進一口氣,阮倩兒緩緩地點了點頭。
  
  沉默半晌,謝震霆驀地放開了手,看都不看她一眼,就這樣轉身走了出去。
  
  門“哐啷”一聲被關上了,偌大的房間里再次陷入一片寂靜。
  
  淡藍的顏色容易讓人心情平靜,只不過是半天的時間,他已經把臥室里的風格來了個大逆轉,沒有了那種艷艷的紅,有的只是一室的清新淡雅。
  
  可他說,他就是她的地獄。
  
  艱難的咽了一口唾沫,她閉上了眼睛,仿佛渾身的力氣都被抽空了似的,靜靜的躺在那里,她竟然再也不愿挪動分毫。
  
  昏暗的書房里,謝震霆面窗而立,手中的猩紅火點發出一陣陣忽明忽暗的光芒,那吐出的煙圈在頭頂上方圍成了一個大大的圓。
  
  看著遠方,他沉默著,那雙眸子幽深四海,讓人一眼都望不到底。
  
  在他身后的椅子上,司空浩不停的搖來搖去,間或著搖搖頭。
  
  “喂,我說你讓我來卻又不和說話,你到底想干什么?”
  
  終于,再也忍不住,他騰地一下站了起來。
  
  沒有回答,謝震霆依然沉默著。
  
  “行了,既然你不想說,我也懶得問,走了,找個美眉溫存溫存,今晚可累死我了。”
  
  話音剛落,司空浩抬腳就要往外走,卻在剛要打開門的時候,謝震霆的聲音從身后傳來——
  
  “如果我離她遠遠的,那樣她是不是就不會受到傷害?”
  
  他的聲音近似呢喃,不知道這個問題到底是要問自己還是問司空浩。
  
  “你說什么呢?”
  
  猛地轉身,司空浩快步的走到他面前,雙手用力的握住了他的胳膊,“你要讓我說多少遍你才相信,莫楓的死真的只是一個意外,和你一點關系都沒有。”
  
  “如果她不是跟了我,她現在都會活的好好的,你知道嗎?是我害了她,是我。”22百度一下“重生婢女:冰山侯爺冷情妃杰眾文學”最新章節第一時間免費閱讀。
大发快三辅助器可靠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