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點看書 > 重生婢女:冰山侯爺冷情妃 > 第381章 不敢置信

第381章 不敢置信

眼睛驀地瞪大,阮思思不敢置信的看著她。
  
  “那當然了,很逼真吧?”
  
  斜睨了她一眼,閆芳低低的笑了。
  
  “何止是逼真,簡直都可以媲美奧斯卡影后了。”
  
  一邊說著,阮思思側過身重重的親了她一口。
  
  “好了好了,乖乖坐著,媽媽開車呢。”
  
  擦拭著臉上的口水,閆芳沒好氣的說道,“媽媽這么做是為什么啊?還不全都為了你,對了,我警告你啊,以后沒事離他遠一點。”
  
  “為什么?”
  
  嘟起一張嘴,阮思思一臉不悅的說道。
  
  “你還敢頂嘴,謝震霆就是一條吃人都不吐骨頭的狼,和他斗你還嫩了點。”
  
  “好了好了,知道了,我以后一定避著他走還不行嗎?對了,媽,我今天看了一套衣服,要兩萬多呢。”
  
  話鋒一轉,她一臉嬌嗲的說道。
  
  “不就是兩萬多嘛,走,媽媽帶你去買。”
  
  “真的?謝謝媽,我就知道媽最疼我了。”
  
  “不生氣了??”
  
  “當然不生氣了,女兒是媽媽的貼身小棉襖,媽媽說什么女兒都不會生氣。”
  
  “你知道就好,我就你這一個寶貝女兒,媽媽不管做什么都是為了你好。”
  
  在母女倆的不停交談中,車子向遠方疾馳而去。
  
  雙手環胸,阮倩兒靜靜的佇立在窗前,看向遠處的那雙眸子透著無盡的淡漠。那樣的專注連謝震霆走到她身后都不曾發覺。
  
  “收拾一下和我出去。”
  
  看著她的背影,謝震霆淡淡的說道,眸子里有著一抹復雜的情緒。
  
  “呃?”
  
  聽到身后有聲音,阮倩兒驀地轉過了頭,“你回來了,剛剛你說什么?對不起,我沒聽清楚。”
  
  “閆芳來過了?”
  
  眼睛一眨不眨的盯著她,謝震霆狀似隨意的問道。
  
  “嗯”
  
  輕輕的點了點頭,阮倩兒轉過了身子,眉間有著一抹揮之不去的輕愁。
  
  “有事嗎?”
  
  在一旁的沙發上坐下來,謝震霆隨口問道,同時示意她在自己身側坐下來,看著他,阮倩兒走了過去。
  
  那種淡淡的煙草氣息混合著香皂的清新味道就這樣撲鼻而來。
  
  “沒事,就是來看看我而已。”
  
  臉貼在他的胸口,阮倩兒的聲音近似呢喃,艱難的咽了一口唾沫,一道無聲的嘆息聲就這樣逸出唇間。
  
  “只是這樣?”
  
  眉心緊皺,謝震霆一臉不悅的說道,說這話的時候。
  
  “要不然呢?”
  
  抬起頭看著他,阮倩兒輕輕的笑了,手一點一點的撫平那道緊皺的眉,眸子里有著一抹顯而易見的笑意,“你這是在擔心我嗎?”
  
  “擔心你?”
  
  謝震霆低低的笑了,“你覺得我這是在擔心嗎?”
  
  “不是”
  
  拿開他的手,阮倩兒掙開了他的懷抱。
  
  知人者智,自知者明。
  
  這點最起碼的自覺性她還是有的。
  
  “知道就好,我警告過你的,不要對我動情,更不要愛上我,否則你會死無葬身之地的。”
  
  將她柔軟的發絲一圈一圈的纏繞在指間,謝震霆的聲音沒有一絲起伏。
  
  “我知道”
  
  淡淡的應了一聲,阮倩兒站了起來。
  
  “那一千萬我讓人明天打過去,只是以后如果再有這種事情的話,你讓她直接去找我,我和她談。”
  
  在她的身后,謝震霆漫不經心的說了一句。
  
  “你說什么?”
  
  猛地轉過身,阮倩兒不敢置信的看著他,“你都知道?”
  
  “你嫁的男人不是笨蛋”
  
  指指自己的頭,謝震霆一臉戲謔的笑了。這個女人當真以為他是什么都不會的繡花枕頭加草包嗎?
  
  “其實這件事你不用這么做的,我自己會想辦法。”
  
  低垂著頭,阮倩兒無聲的嘆了一口氣,心中則是有一種悲涼的感覺慢慢的蔓延開來。
  
  “你自己想辦法?”
  
  喃喃的重復了一遍,謝震霆起身走到了她面前,單手挑起了她的下巴,“我很想知道那個男人會是誰?”
  
  眼睛一眨不眨的看著她,謝震霆陰惻惻的問道。
  
  天知道在她說出那句話的時候,他的腦海中閃過的竟然是她和別的男人抱在一起的場景。
  
  “你……你說什么?”
  
  阮倩兒失聲問道,隨即將他用力的推開了,看向他的眼神就像他只是一個陌生人。
  
  “我說錯了嗎?”
  
  看著她小臉上那一剎那閃過的蒼白,他突然覺得自己有些不忍。
  
  或許在這場所謂的游戲中,她才是那個最無辜的人。
  
  “在你的眼里,對嗎?”
  
  艱難的咽了一口唾沫,阮倩兒一字一頓的說道,那字里行間有著濃濃的自嘲。
  
  看著她,謝震霆沒有回答,只是那微蹙的眉心皺的更緊了。
  
  “呵呵”
  
  轉過身,阮倩兒哈哈大笑起來,只是笑著笑著的時候,突然覺得眼眶一片濕熱,隨即,一滴晶瑩的淚珠就這樣在眼角迸落,慌慌張張拭去那本不該出現的東西,她深深的吸進了一口氣。
  
  站在那里,謝震霆登時覺得心煩意亂起來,背過身,從口袋里掏出一支煙,點燃,然后深吸了一口,在裊裊升騰的煙霧中,他緩緩地閉上了眼睛。
  
  有時候,傷害一個人根本就不需要過多的話語,無言的沉默就是最大的傷害。
  
  偌大的空間陷入了一片死寂,他們彼此沉默著,只有那細微的呼吸聲清晰可聞。
  
  “換身衣服我帶你出去。”
  
  良久,謝震霆說出了這么一句話。
  
  看了他一眼,甚至沒有問去哪里,阮倩兒徑自走上了樓。片刻的功夫,她走了下來。
  
  米白色的風衣給她的成熟中增添了一絲優雅,長發隨意的披散在肩上,遠遠看過去,她就像是不食人間煙火的仙子墜入凡塵。
  
  斜睨了她一眼,謝震霆什么都沒說,然后徑自轉身走了出去。
  
  坐在車上,阮倩兒靜靜的坐在那里,雙眼目視前方,臉上看不出一點表情,那樣的她就好像是一個沒有生命的洋娃娃,精致卻沒有溫度。
  
  “不想問問我要帶你去哪里?”
  
  側頭看了她一眼,謝震霆狀似隨意的問道,她的安靜讓人都差一點忽略了她的存在。
  
  “知道又能如何?我可以選擇嗎?”
  
  沒有看他,阮倩兒只是這樣說道。如果可以選擇,她寧愿自己一個人待在家里。
  
  “你倒是有自知之明”
  
  說完,謝震霆再次將視線轉向前方,車廂內除了淡淡的輕音樂外再無他聲。
  
  就在這時,手機鈴聲驀地響起,看了一眼來電顯示,阮倩兒的眉微微的蹙了起來。
  
  “為什么不接電話?”
  
  手指極富有節奏的叩擊著方向盤,謝震霆狀似隨意的問道。
  
  “是可以不接的電話”
  
  一邊說著,阮倩兒摁下了拒聽鍵。
  
  唇角勾起一抹好看的弧度,謝震霆淡淡的笑了,“是風慕吧?他好像對你很有好感。”
  
  “你知道?”
  
  聽到他的話,阮倩兒一下子愣住了。
  
  “我說過的,你嫁的男人不是笨蛋,不要小瞧了我的智商。”
  
  謝震霆無比自負的說道,說完,竟然不自覺的吹起了口哨。
  
  “哦?”
  
  眉尖微挑,阮倩兒將視線轉到了他的身上,同時揚了揚手中的手機,“那你說我應該接這個電話嗎?”
  
  “接啊,為什么不接?”
  
  他的話音剛落,下一刻,阮倩兒便摁下了通話鍵。
  
  “寶貝,這么久才接電話你很不敬業哦?”
  
  登時,話筒那端便傳來了一道慵懶的嗓音。
  
  “風少,有事?”
  
  握住話筒,阮倩兒淡淡的問了一句。
  
  “想你算不算是一件很重要的事啊,在哪呢?我去接你。”
  
  “現在?”
  
  看了一眼旁邊的謝震霆,阮倩兒一臉狐疑的問道。
  
  “對,就是現在,難道你不知道一日不見如隔三秋嗎?其實昨晚我不應該讓你回去的。”
  
  風慕的聲音再次從話筒里傳來的時候,已經帶上了一絲絲懊悔。
  
  還沒等阮倩兒開口說話,手里的手機便被謝震霆給搶去了。
  
  “風慕,這個游戲到此為止。”
  
  對著話筒,他冷冷的說道,發現自己犯了一個很愚蠢的錯誤。
  
  “謝震霆?”
  
  玩味的喚著這個名字,風慕低低的笑了,“你應該知道違反規矩的人需要付出什么代價,不用我再提醒你吧。”
  
  “我知道”
  
  車子高速的運轉著,看著路旁飛快倒退的景物,謝震霆的唇緊緊的抿了起來。
  
  “知道就好,希望你會遵守自己的承諾。”
  
  說完,風慕徑自掛斷了電話。
  
  “他說什么?”
  
  阮倩兒輕聲問道,從他們的交談中,她隱隱約約的聽到一些。
  
  風慕口中的代價又會是什么?
  
  “沒什么,以后沒有我的允許,你不許見他,聽到了沒有?”
  
  冷眼一掃,謝震霆惡聲惡氣的說道,也不想想這一切的始作俑者到底是誰?
  
  沒有應聲,阮倩兒只是將視線再次投向前方。
  
  天色漸暗,前面就是兩個省的交界處了,雖然心中懷疑,可是面上她仍然不動聲色的坐在那里。
  
  就在這時,有八輛黑色的奧迪轎車出現在了后視鏡中。
  
  眼神一凜,謝震霆的臉色登時寒了下來。
  
  “坐好了”
  
  低低的說了一聲,他不停的換檔,然后將油門一踩到底,車子如離弦的箭般將遠處疾馳而去。
  
  “出什么事了?”
  
  阮倩兒沉聲說道,直覺告訴她,肯定有什么事要發生了。
  
  可是還沒等謝震霆說話,車身左側陡然傳來了一道巨大的撞擊聲——
  
  “坐穩了”
  
  從后視鏡中看著那幾輛車,謝震霆面色凝重的說道。這群該死的狗雜碎,竟然敢在太歲頭上動土,他們還真是活的有些膩歪了。
  
  他的話剛剛說完,車身右側又被狠狠的撞了一下。
  
  車子的慣性讓阮倩兒整個人往前趴去,一把扯住她,扶穩后,謝震霆登時又將油門一踩到底。
  
  夜色將近,寬闊的柏油路面上,幾輛車子急速的前進著,在一個拐彎處,謝震霆終于和他們拉開了一點距離,看看前面,再看看后方,他果斷熄火停車,就在這時,他的手機響了起來。
  
  “霆,你在哪呢?我剛剛收到的消息,他們今晚要對你動手。”
  
  話筒那端傳來司空浩急急的聲音。
  
  “Shit”
  
  狠狠的咒罵了一聲,看著遠處那越來越近的車子,謝震霆拉著阮倩兒快速的向山上跑去,“我們就在省界這里,那群該死的雜碎已經跟上來了。”
  
  “你先堅持著,我馬上帶弟兄們過去。”
  
  將手機揣進口袋里,他快速的向前跑去。
  
  雖然不明白發生了什么,但是他握住她的手是那樣的緊,讓她整個人也不由得緊張起來,深一腳淺一腳的向前跑著,有好幾次她都差點因為石頭跌倒在地上,腳上的高跟鞋在開始跑的時候就被她踢掉了,隔著那層薄薄的絲襪,石頭硌的腳底都疼。
  
  冷風吹來,如刀子一般割在臉上。
  
  “你怎么樣?還好吧?”
  
  遠處有影影綽綽的燈光傳來,還有一群人大聲的吆喝聲。
  
  “還好”
  
  艱難的咽了一口唾沫,阮倩兒低聲說道,不知道是不是哪里被刮破了,只覺得腿上**的疼。
  
  “抱歉,是我連累了你。”
  
  眼睛微瞇成一條縫,謝震霆看著遠處那群越來越近的人,垂在身側的手緊緊地握成了拳狀。
  
  “沒關系”
  
  就在他們說話的空檔,他們又跑進了一片林子,四周漆黑一片,有風吹來,樹葉嘩啦啦的響著,間或著貓頭鷹的叫聲,讓人覺得毛骨悚然。
  
  下意識的,阮倩兒向謝震霆靠去,握住他手臂的手,長長的指甲深深的陷進了肉里。
  
  她在害怕!
  
  心中有了這個認知,謝震霆將她更加小心的護在了懷里。
  
  “兄弟們,快點追,別讓他們跑了。”
  
  四周的燈光越來越密集,聲音也越來越大。
  
  “哎吆”
  
  就在這時,腳下一個踩空,登時阮倩兒忍不住尖叫了一聲。
  
  “怎么了?”
  
  謝震霆沉聲說道,那雙好看的眉緊緊的擰成了一團。
  
  “沒……沒事”
  
  強忍住那種鉆心的疼痛,阮倩兒一瘸一拐的跟著他走,可是沒走幾步,她就支撐不住了,“我……你……你先走吧,不要管我了,我實在是堅持不了。”
  
  掙開他的懷抱,阮倩兒上氣不接下氣的說道,再這樣跑下去,她會死的。
  
  “不行,如果你落在他們手里的話,你就死定了。”
  
  謝震霆沉聲說道,那群人的心狠手辣可不會因為她是女人就興起半點的仁慈。
  
  “我這樣會拖累你的,你還是快走吧,再晚他們就追上來了。”
  
  使勁的推著他,阮倩兒一迭聲的說道,黑暗中看不清她的表情,可是那語氣中的急切他聽出來了。
  
  “笨女人”
  
  使勁的揉了揉她的長發,謝震霆無奈的嘆了一口氣,“我要是真把你丟在這里了,那我還叫男人嗎?”
  
  說話間,他猛地彎腰將她抱了起來。
  
  “你這樣做我們誰都逃不掉。”
  
  腳踝處傳來的劇痛讓阮倩兒不停的吸著氣,再加上焦急和緊張,她的渾身竟然不受控制的顫抖起來。
  
  “如果是那樣的話,你愿意陪我一起死嗎?”
  
  停下腳步,借著微弱的星光,謝震霆一本正經的問道,那語氣中有著真假莫辨的溫柔。
  
  “呸,什么死不死的?我還年輕,還有很多好日子沒享受呢,我為什么要死啊?你把我放下,聽見了沒有?”
大发快三辅助器可靠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