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點看書 > 重生婢女:冰山侯爺冷情妃 > 第380章 演戲

第380章 演戲

湯燕厲聲說道,現在倒好,竟然兒子都開始幫著這個女人了,要是不再殺殺她的威風,以后她還不得騎到她的脖子上啊。
  
  “不是我護著她,而是那些事情都是我讓她去做的。”
  
  看了阮倩兒一眼,謝震霆淡淡的說道。
  
  說完之后,連他自己都呆了,他竟然幫她說話?
  
  天知道他是哪根神經搭錯了?按照他曾經設想的,現在的局面不是他最希望看到的嗎?
  
  “你說什么?”
  
  像是聽到什么好聽的笑話似的,湯燕哈哈大笑起來,“震霆,你是我身上掉下來的肉,你以為你這樣說就會沒事了嗎?”
  
  “你怎么做我不管,我只是說出事實而已,風慕給我說,舞會的時候他沒有舞伴,所以我就讓倩兒去幫忙,僅此而已,況且那張照片根本不能說明什么,以前我的那些照片更加不堪,你不是也沒說什么嗎?”
  
  說完,謝震霆慢慢的站了起來。
  
  “這不一樣?”
  
  瞥了一眼阮倩兒,湯燕仍然不依不饒的說道。
  
  “有什么不一樣的?就因為我是你的兒子?”
  
  “那好,那你給我解釋一下這又是怎么回事?”
  
  “風氏內亂,少東驚爆神秘未婚妻?”
  
  喃喃的念著下面這行字,謝震霆的眉頭皺的更緊。
  
  “這下沒話說了吧,報紙上所指的神秘未婚妻……就是她。”
  
  湯燕沒好氣的說道,手指一指徑自指向了阮倩兒。
  
  臉色一寒,謝震霆慢慢的踱到了她面前,在她的面前站定,那雙黑眸如一汪深潭讓人看不到底。
  
  “這是怎么回事?”
  
  “什么怎么回事?”
  
  阮倩兒不答反問,臉上帶著一抹濃濃的嘲諷,“不是你說的嗎?無論他提什么要求我都要無條件配合,我只不過是按照你說的做罷了。”
  
  “好一個無論什么要求,他要你去死,你也會去嗎?”
  
  謝震霆沉聲問道,那語氣中有著一絲顯而易見的慍怒。
  
  “我以為那是你希望看到的。”
  
  說這話的時候,阮倩兒長長的嘆了一口氣。
  
  說到底,無論她怎么做,到最后都只是錯。
  
  “行了,這件事到此為止,以后不許你再和風慕見面。”
  
  說完這句話,謝震霆轉身離去。
  
  “你……”
  
  聽到他的話,阮倩兒登時氣結。
  
  讓她陪風慕的人是他,如今讓她不要和風慕見面的人也是他,她就像是個傻子一樣被人耍的團團轉。
  
  那一天,湯燕又對她耳提面命了許多,無怪乎就是一些要把謝家的名譽看的比她的臉面還要重要,如此云云。對此,她只是點頭,卻不出聲附和。
  
  這一切又豈是她一個人說了能算的。
  
  中午時分,金燦燦的陽光透過寬大的落地窗灑滿一室,坐在搖椅里,不知道是不是太陽光太刺眼的緣故,阮倩兒微微的瞇上了眼睛。
  
  就在剛才,風慕打來電話,拜托她今天晚上繼續陪他一起出席一個宴會,可是她拒絕了。
  
  陽光柔柔的打在人的身上,暖暖的,讓人昏昏欲睡,不知不覺間,她竟然覺得自己真的想睡了,可就在這時,門鈴聲突然響了起來。
  
  眉心微蹙,她假裝自己已經睡著,可是將薄毯拉過頭頂仍然擋不住那魔音穿耳。
  
  無奈之下,起身,她向門口走去,打開門,那外面赫然站著閆芳還有氣勢洶洶的阮思思。
  
  “嬸嬸,有事?”
  
  將垂落下來的發絲攏到耳后,阮倩兒輕聲問道,對她身后的阮思思直接采取了視而不見的態度。
  
  “倩兒,求求你,救救嬸嬸一家吧。”
  
  說這話的時候,閆芳撲通一下跪了下來,順帶著將阮思思也一同拉住跪在了地上。
  
  “嬸嬸,你這是干什么?又出了什么事了?”
  
  一看這架勢,阮倩兒覺得自己的頭皮陣陣發麻,即使閆芳還沒說,她已經大致猜出了一點了。
  
  無非和錢有關,否則她不會找自己。
  
  果不其然,下一刻,閆芳說話了。
  
  “倩兒啊,你知道嗎?你叔叔竟然背著我借gaodai,一千萬啊,我上哪找那么多錢去,他這不是存心把我們往死路上逼嗎?”
  
  閆芳一把鼻涕一把淚的說道,倒是她身后的阮思思始終用一種很惡毒的眼光注視著她。
  
  “gaodai?”
  
  眉頭緊鎖,阮倩兒喃喃的重復了一遍,“昨天不是剛給你們打過去五千萬嗎?那筆錢呢?”
  
  她的話剛剛說完,閆芳“哇”的一聲又哭了起來。
  
  “你叔叔他被人給騙了,那五千萬也被那個人給一起卷走了。”
  
  “你說什么?”
  
  聽到她的話,阮倩兒一下子愣住了。
  
  那個項目不是說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爭取來的嗎?怎么現在又成了被人騙了呢,再說了,錢剛被人騙走,gaodai又上門逼債,之前沒聽說這事啊,這是巧合還是……
  
  后面的可能她不想繼續想下去了。
  
  “我也是今天早上gaodai上門要錢我才知道的,原來上個禮拜你叔叔去澳門賭博,自可己帶的錢不夠,所以他借了ai說了,如果三天之內還不上錢的話,他們……他們就要殺我們全家啊。”
  
  閆芳抽抽噎噎的說道,那化的無比精致的妝容已經被眼淚給弄花了。
  
  “好了,你先擦擦眼淚吧。”
  
  將紙巾盒遞到她面前,阮倩兒無力的嘆了一口氣。
  
  她知道閆芳就是算準了她的心軟,再加上她曾經對自己有恩,才屢次來找自己,可是如果她拒絕的話,那……
  
  “倩兒,你幫幫嬸嬸吧,嬸嬸這一次是真的走投無路了。”
  
  兩只手緊緊地握著她的話,閆芳一迭聲的說道,那神情就像是溺水的人終于抓到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嬸嬸,我……”
  
  說到了嘴邊,阮倩兒又生生的咽下了。
  
  “阮倩兒,你別吞吞吐吐的,你就直說你到底是幫還是不幫吧?”
  
  阮思思沒好氣的說道,即使在這個時候,她依然看不起她,那目光是不屑的。
  
  “思思,怎么和你姐說話呢?快點給你姐道歉。”
  
  看著阮倩兒突然變了的臉色,輕輕地扯了扯阮思思的衣角,閆芳一迭聲的說道,心中則是暗暗著急,這個傻女兒哦,早知道就不該帶她來的。
  
  “呸,就她?她不配當我姐。”
  
  上上下下的將她打量一番,阮思思一臉嘲諷的笑了。
  
  “思思”
  
  聽到她的話,閆芳的臉一陣紅一陣白的,轉向阮倩兒的時候,又賠上了一副笑臉,“倩兒啊,你別和她一般見識啊。”
  
  “放心吧,嬸嬸,我是人,不是狗,總不能狗咬我一口,我再還回去吧。”
  
  嘴角噙著一抹淺淡的笑,阮倩兒大人有大量的說道。
  
  “阮倩兒,你這個賤女人,你罵誰是狗呢?”
  
  下一刻,就看見阮思思像是瘋了一樣的沖了過來。
  
  “思思,夠了。”
  
  說話間,閆芳反手就給了她重重的一巴掌。
  
  當那記響亮的巴掌聲在這個偌大的空間里響起的時候,不僅阮思思呆了,就連閆芳也一并呆了。
  
  她竟然打了她視若珍寶的女兒。
  
  “好啊,媽,你現在竟然為了這個賤女人打我,好,真好……”
  
  頻頻的點著頭,阮思思不停的后退著,最后奪門而出。
  
  “思思,我……”
  
  看著她即匆匆離去的身影,閆芳下意識的想去追,可是跑到門口的時候,腳步又硬生生的定在了那里。艱難的咽了一口唾沫,她慢慢的轉過了身,唇角勉強擠出了一絲笑。
  
  “倩兒,我替思思向你道歉,你知道的,她一直都是一個有口無心的孩子。”
  
  “沒事,我沒放在心上。”
  
  阮倩兒淡淡的說道,聲音里不帶一絲情緒。
  
  “那就好那就好”
  
  閆芳一迭聲的說道,“那……那一千萬……”
  
  “對不起,嬸嬸,這次我是真的幫不了你了,你先坐,我去給你倒杯茶。”
  
  說話間,阮倩兒轉身向廚房走去。
  
  “倩兒”
  
  看著她,閆芳急聲喊道,可是阮倩兒沒有回頭,再回來的時候,她的手上捧了一杯熱氣騰騰的茶,同時將手中的卡放在了桌上。
  
  “嬸嬸,這里面有三十萬,你先拿著吧。”
  
  “這……”
  
  牙齒緊緊的咬著下唇,半晌,閆芳站了起來,“我先走了。”
  
  說完,她轉身向門口走去,臨走的時候還沒忘將那張卡揣進懷里。
  
  當房門在眼前緩緩合攏的時候,閉上眼睛,阮倩兒無奈的嘆了一口氣。
  
  她不知道是自己的一味忍讓才造就了今天的局面,還是一開始的時候她就做錯了,錯在根本就不應該答應這門親事,更別說還附帶著那樣近乎荒誕的條件。
  
  別墅的小徑上,阮思思快速的奔跑著,眼淚如同斷了線的珠子一般簌簌的落了下來。
  
  這一刻,她將阮倩兒恨之入骨。
  
  “阮倩兒,我恨你。”
  
  仰望天空,她大聲的喊道,似乎這樣就能將心頭所有的郁結一并喊走。
  
  就在這時,伴隨著輪胎摩擦地面發出的聲音,一輛紅色的法拉利跑車停靠在了她的身邊。
  
  車窗退下,是謝震霆那張俊美無鑄的臉。
  
  “是你”
  
  轉過頭看著他,阮思思的神情在瞬間變了數變,一個計劃已經在她的腦海中迅速成形。
  
  “你剛才喊的什么?”
  
  眉心微蹙,謝震霆淡淡的問了一句,剛剛他依稀好像聽到了阮倩兒的名字。
  
  “沒什么,隨便喊喊而已。”
  
  唇角勾起一抹嬌媚的笑意,阮思思俯身趴在了他的車窗上,由于低垂著頭,“我能問你一件事嗎?”
  
  “很重要嗎?我還有別的事情。”
  
  看看時間,謝震霆的聲音仍然不帶一絲波瀾。
  
  “不會耽誤你太長時間的。”
  
  說話間,阮思思繞過車子從另一端打開車門上了車,“我想向你借一千萬,條件任你開,可以嗎?”
  
  “一千萬?”
  
  謝震霆喃喃的重復了一遍,看向她的目光分明多了一份探詢,“我為什么要借給你?”
  
  說這話的時候,他的語氣隱隱的帶著一絲嘲諷的味道。
  
  他們阮家的胃口當真不是一般的大啊,難不成把他當成了提款機?可就算是提款機,每天取出的數額也是有限的,不是嗎?
  
  “不為什么,但是我保證會還給你,而且在借錢的這段時間,無論你提出什么要求,我都會答應,包括…。”
  
  “是嗎?”
  
  “那你想要什么?只要我能做到的,我都會答應你的。”
  
  一看見他竟然沒有上鉤,阮思思的臉登時脹的通紅。
  
  “這件事我會和你姐姐談,如果她同意借錢的話,我這邊沒什么問題。”
  
  眉尖微挑,謝震霆再一次將最后的決定權放到了阮倩兒的手里。
  
  “不要在我面前提她,我沒有那樣的姐姐,她也不配做我的姐姐。”
  
  阮思思尖聲說道,放在腿上的雙手,長長的指甲深深的陷進了肉里。
  
  “你的情緒很激動,看來我們也沒有談下去的必要了,你下車吧,我還有別的事情。”
  
  看著她,謝震霆冷冷的說道,那聲音有著一種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漠然。
  
  “你……”
  
  狠狠的瞪了他一眼,阮思思轉身打開車門下了車,就在她剛剛關上車門的時候,遇到了恰好開車趕到的閆芳。
  
  “思思你……”
  
  她急急地說道,卻在看到一旁的謝震霆時噤了聲,轉而露出了一抹諂媚的笑意,“震霆回來了。”
  
  “嗯,嬸嬸今天怎么有空過來?”
  
  謝震霆不冷不熱的說道,心中卻已對她的來意有了大致的猜測。
  
  “哦,我找倩兒有點事情,已經談完了,她現在在家呢,你趕快回去吧。”
  
  一邊說著,她使勁的扯了一下阮思思的衣角,“站在那里做什么,還不快點上車。震霆,那個我們有事先走了啊,回頭再聊。”
  
  說完,她迅速將阮思思拖上車然后疾馳而去,車子卷起的煙塵在空氣中彌散然后又一次回歸大地。
  
  嘴角露出一抹嘲弄的笑,謝震霆隨即踩下了油門。
  
  “我說你這孩子是怎么回事啊?來的時候給你千叮嚀萬囑咐的讓你忍著忍著,你怎么就是不聽?你知不知道小不忍則亂大謀啊。”
  
  看了一眼坐在一旁悶聲不哼的阮思思,閆芳沒好氣的說道,要不是她,自己哪能沒得到想要的就離開。
  
  “你看看她那個死樣子,不就是嫁給謝震霆,手里有點臭錢了嗎?拽的跟個二五八萬似的,我最看不慣她那熊樣,小老婆生的,有什么了不起的。”
  
  阮思思一臉不屑的說道,隨后一本正經的看向了閆芳,“媽,你放心好了,那一千萬我會給你的,以后我們家不用靠她。”
  
  “去,死丫頭,這是錢的事情嗎?再說了,根本就沒有什么gaodai。”
  
  目視前方,閆芳一臉陰險的笑了。
  
  “什么?你明明說……”
  
  阮思思的話還沒說完,就被閆芳給打斷了。
  
  “傻女兒,媽媽說什么你都信啊,那是哄那個丫頭的,要不然她會把錢給我們嗎?”
  
  “你說什么?”
  
  阮思思一臉狐疑的看著她,難不成中間她漏掉了什么?
  
  “你爸爸沒有被人騙,也沒有gaodai上門逼債,我就是想讓她多吐出來點錢,也不枉費媽媽我養了她這么多年,對不對?”
  
  閆芳得意洋洋的說道,有的時候連她自己都不得不佩服自己的高智商。
  
  “天吶,媽,難道說你剛剛只是在演戲?”21百度一下“重生婢女:冰山侯爺冷情妃杰眾文學”最新章節第一時間免費閱讀。
大发快三辅助器可靠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