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點看書 > 民間風水奇譚 > 第五百六十三章 韓湘子借兵

第五百六十三章 韓湘子借兵

    自從得知了天地大劫這件事兒后,我已經猜到八仙下界必然是有大事發生,就像喬坤投胎前說,所有的神仙,大都忙著投胎轉世,可他八仙卻以神仙之軀下凡,擺明了是另有目的。
  
      韓湘子語氣嚴肅的說:“張師弟,純陽祖師讓我告訴你,天下即將有變,師弟要盡快趕回北京!”
  
      “北京怎么了?”我心里一緊。
  
      純陽真人開口,那必然是大事兒,難不成是天地大劫?于是我追問韓湘子。
  
      “雖不是天地大劫,但卻涉及天機,我不敢對你說太多。”韓湘子說。
  
      大家都是修道者,當然明白‘天機’這兩個字的含義,所以我沒再繼續糾纏,拱手與他拜別后,自己急忙忙的出了酆都城外,又分發給了27名小鬼錢財,騎著白馬一路返回陽間。
  
      待我一睜眼,周圍聚滿了山野精怪,火山那雙銅鈴的眼睛盯著我不放,天空卻依然漆黑一片。
  
      他焦急的問我,有沒有解決他妹夫的陽壽。
  
      簡單的告知火山已經解決了,等我再看面前三炷香,只是剛剛燃燒殆盡而已,如此看來,陰間與陽間的時差確實有點大啊。月明星稀,火山激動的一把鼻涕一把淚的感謝我,他說馬喆這個王八蛋死了,他妹妹就活不了了,他妹妹要是活不了,那他也活不下去了。
  
      事情總算圓滿結束了,荒野墳場的中央,四樽黑棺依然孤零零的擺在中央,而周圍的一切與我過陰前并沒有多大的分別,等我提出回家時,火山還疑惑的打開了棺材瞧一瞧,只是里面已經空無一物,所有的奢侈品不翼而飛。
  
      火山連連贊嘆著術法的神奇,留下幾個人收拾現場,之后與我一起回到了馬家。待我剛進了門,那馬喆坐在院中等我,他帶著小玉一起跑到我近前,‘撲騰’一聲的跪了下來。
  
      馬喆說:“上師大恩大德,我一輩子也忘不掉,回想陰曹地府,周圍的野鬼各個需要干活勞力,只有我坐在一旁監工,那些差大人說都是給您的面子,所以他們才沒有為難我,要是沒有上師您,我可能真的要與小玉天人永隔了。”
  
      扶起他們二人,我說道:“此次馬喆你本無罪過,貧道于情于理也要插手幫上一幫,幸虧人救了回來,但日后你夫妻二人一切都要重新開始,包括火山也可不過多幫你住夫妻,因山野精怪助人,本就是掏空你二人福德,像是今天的因果又有誰能說得清?貧道讓你們散盡家財,了卻從前惡果,只要夫妻同心,金山銀山還是可以賺回來的。”
  
      “謹遵師傅教誨,經過這么大的事兒,以后我夫妻二人絕不敢為非作歹。”他二人同時道。
  
      我又讓他們給我備至了一間房休息,天亮我好先回昆明再次北上,那韓湘子身為三界巡查使,他的話可信度那是非常的高。
  
      由火山帶我回了房間,一進門他主動遞給我一個盒子,神秘道:“上師,這是我珍藏多年的寶貝,算是感謝您這次幫了我妹妹大忙。”
  
      “什么東西?”我沒客氣的接過來,木質的盒子大小有三十公分的樣子,外雕刻許許多多的花紋,放在手里的感覺還沉甸甸的。
  
      火山說:“此物是翡翠玉匣,價值千金,但匣子里的東西上師不要輕易打開,那是一株成了精的老山參,年歲足有數千年之久,要是凡人吃了能增甲子陽壽,身體健康,無病而終,修道之人吃了更是能強壯神魂,這寶貝本來是想給我妹妹夫妻二人補身子的,可現在看來,生死有命,富貴在天,人力不可與天相抗,這等寶物就當是我給上師的酬勞了。”
  
      從他第一句千年老山參時,我就甭提多驚訝了,這種寶貝那可是萬金難求,有價無市,這世間恐怕除了山鬼,再無任何人可以找到這些靈草的蹤跡,并且最最主要的是這東西對我而言實在是很貴重,因為不是我用,而是夜叉要用。
  
      大師兄為夜叉開了靈智,補足了人德,可夜叉被大師兄限足于茅山,如今吸食人血,卻要改行吃了山精野味,每天消耗量也是驚人的,但在玄虛道長帶著人向茅山施壓交出我時,夜叉大顯神威,連續誅殺多人,足以見得他到底有多么的強悍。
  
      收下了老山參,我問火山,那個鬼轎到底咋回事?畢竟這東西實在是太好了,天下之大,嗖嗖一夜之間幾千公里的路途能打個來回,簡直比噴氣式飛機還要強悍,何況鬼轎還是隨叫隨到,又能隨時停車,甭提有多過癮了。
  
      火山尷尬的說:“上師,這個鬼轎,是我在一個陰陽先生手里搶來的。”
  
      “啥意思?你說你不知道咋制作?”我反問。
  
      火山略顯尷尬的點點頭,繼續說:“準確的說,確實是這樣,等以后有機會,我爭取再給你搶一個。”
  
      興高采烈的心情瞬間被涼水澆滅,把火山攆出去,我倒頭就睡,越想鬼轎的神奇我越羨慕不已,懷揣著美好的夢境,一覺睡到了大天亮,然而叫醒我的確是一個熟悉的號。
  
      屏幕上顯示‘水洛莎依’四個字,我躺在床上想了想,按了一下拒絕鍵,長嘆了口氣,或許‘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吧。
  
      還如之前那般,我被摩托車帶到了城里,又輾轉回了昆明,古經幢下的惡鬼有韓湘子呢,那根本就用不上我操心,當下唯一能讓我操心的,也就是我那頭不省心的小毛驢!
  
      坐車回到昆明的時候已經下午了,第一時間與高虎取得聯系,由他開車帶我去了大院,路上提起了伯老,高虎說人家早就已經回北京了,原因是他的那個死對頭,早他一步去世了,而他得回去參加追悼會。
  
      現實生活中,很難看到個性鮮明的某個人,因為這類人往往不會受到社會的接納,就如伯老和他死對頭,倆人斗了一輩子,可一方死了,另外的人也要違著心去悼念,也正因為我們是由太多太多矛盾的集合,才有了我們多姿多彩的人生。
  
      到了大院,只見一頭驢,一名穿著少數民族服裝的女孩兒正在院中飲酒吃肉,原本雜草叢生的院子被收拾的格外干凈,角落的位置還搭砌了灶臺,臺上的一口大黑鍋冒著熱氣,大毛一邊呲著大白牙,一邊叼著個大桶喝酒。
  
      高虎說:“我是發現了,你這驢簡直比我還能喝,以前它每天能喝三斤,這回可倒好,沒有六斤就叫個沒完沒了,而且頓頓還得有肉,我長這么大,就沒見過這樣的驢。”
  
      我心想,別說你沒見過了,連我也是沒見過,誰讓他是一頭被外表困住的巨獸呢,大毛見我時突然甩了甩驢腦袋,又眨了眨眼,懵逼的樣子好像是誤以為自己喝多了。
  
      我對它擺擺手:“走吧,我來接你了。”
  
      大毛起了身,非常迅速跑到我近前,剛一張嘴我隨手抓了把草給它塞進去:“味兒太大了,你還是閉嘴的好。”
  
      大毛‘阿厄’的叫了幾聲,開始一頓甩著嘴,甚至因為吃了干草還嘔了幾口。我翻身上了驢身上,對高虎說:“虎哥,幫我雇個車,先去茅山再回北京。”
  
      高虎擺出個ok的手勢,但沒等我出門呢,大毛的身體僵住了,阿蓮的聲音隨之傳出:“帶我一起走。”
  
      回過頭,只見阿蓮用手揪著大毛的尾巴,說起阿蓮,我長這么大,除了她以外,還沒發現有比我犟的人。畢竟帶這個女人去哪都不方便,我說:“你跟我干什么去?趕快回村子吧,你師傅那么大歲數了,回去照顧他去。”
  
      阿蓮搖搖頭,語氣平靜道:“阿公讓我出村子,我就沒打算再回去,因為我想看看外面的世界,可我沒有信任的人,所以我想跟著你,我會做飯、洗衣服、如果你愿意娶我,我也可以嫁給你。’
大发快三辅助器可靠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