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點看書 > 男神掀桌:女人,別拔草 > 第467章 這句話好熟悉

第467章 這句話好熟悉

可是,怎么會是他?怎么可能是他?
  
  她感覺自己無法邁出一步,所有的感官統統罷工。她緊緊攥住手中的薯片,心里的一些東西轟然崩塌,碎了一地。
  
  慕明唯!
  
  長身玉立的站在那里的男人,身穿一身深色的剪裁得體的西服,留著時無恥行的板寸頭,成熟又干練。薄薄的唇瓣抿起了淡淡的弧度,緋紅的唇色泛起了誘人的光澤,只是那雙眼睛,冷冽無情,透著寒意。
  
  他是慕明唯,她的前男友!她曾經為了嫁入豪門,而拋棄的男人!
  
  她的眼睛酸澀無比,有種想要落淚的沖動。
  
  “靜好,我們有七年沒有見過了,你還好嗎?”
  
  林靜好的手上一暖,垂眸,發現手被人握住了。她抬起眸子,看向這個女人。
  
  “靜好,我是思思啊,你的室友思思啊。你不認識我了?”
  
  王思思,林靜好曾經的舍友,一直暗戀慕明唯的女子。當年,她拋棄了慕明唯,正是這個女人,在慕明唯傷心欲絕、萎靡不振的時候一直陪伴在他的身邊。
  
  剛剛,她挽著慕明唯的胳膊,樣子十分的親密。想必,他們應該結婚了吧。也許,孩子都能打醬油了。
  
  這么一想,心中忍不住又是狠狠的一痛。
  
  “喂,林靜好,虧我還是住在你下鋪的‘兄弟’,你該不會不認識我了吧?”她微微撅起了紅唇,眼神染上了埋怨。
  
  收起凌亂的心,硬生生的擠出一個笑容,她聲音輕柔,“您好……”禮貌而又疏遠的問候,提醒著彼此,她們再也回不到從前的親密無間。
  
  “靜好……”
  
  “思思,我們該回家了!”清冽的聲音響起,敲擊在林靜好的心頭。她忍不住望向不遠處的男子,而他的視線卻看著思思。
  
  曾經,他的視線從未在其他女人身上停駐過,他的眼里只有她!
  
  “明唯,我們請靜好回家吃飯好不好?”
  
  沒等林靜好拒絕,慕明唯便冷冷的開口了,“林,吃慣了山珍海味,恐怕吃不慣我們的粗茶淡飯。”
  
  林?
  
  如此陌生又疏遠的稱呼,讓林靜好以為他在喊其他女人。
  
  “傻妞兒”,這是他曾經對自己的愛稱,他還在怪她當年的“貪慕虛榮”!
  
  他的怨恨在她的心頭慢慢的結成了冰,扎在肉里,鉆心的疼。
  
  林靜好的眸子閃著破碎的光芒,錯開視線,低聲說了一句,“謝謝,我還有事,下次吧。”
  
  說完,她推著購物車,快步朝收銀臺走去。
  
  “靜好!”
  
  不理睬身后傳來的聲音,林靜好幾乎是落荒而逃!
  
  快速的付款,拎著兩個大的購物袋,林靜好快步的走著。她來到馬路邊,打車離開。
  
  “師傅,去香榭麗舍。”
  
  車子發動,載著心慌意亂的林靜好離開。
  
  正是下班的時間,車子走走停停,一路都是堵車。林靜好望著窗外的風景,思緒紛飛。她沒有想到有生之年還會同舊愛重逢,流年輾轉,已是七年之遠……
  
  被封印的記憶,在這一刻被徹底的釋放了出來。
  
  七年前,她大二,他大四;她20歲,他23歲。
  
  他們的相遇不浪漫,反而帶著濕漉漉的狼狽。
  
  西北偏遠山區,幾個支教的年輕人,林靜好亦在其中。
  
  那是一個在地圖上找不到坐標的小山村,那里有一個美麗的湖。當地人稱為淚湖。湖水猶如通透的藍寶石,又如戀人的眸子,深情又羞澀。
  
  林靜好被這個湖勾去了魂魄,每每閑暇時間,她都要到湖北去坐坐。不曾想,那一日,她竟失足掉進了湖中。
  
  她本是會游泳的,卻沒想到冰冷的湖水讓她的雙腿抽筋,差點溺死在湖中。
  
  他將她救起,給他做“人工呼吸”,將她從死亡線上拉了回來。
  
  她睜開眸子,就看到了留著胡子的慕明唯。她遇見他的時候,是他最為粗獷的形象。然而,那黑寶石般泛著水潤的眼眸,放出魅惑迷人神采,睫毛很長,長的讓人嫉妒,高挺的鼻梁,薄薄的嘴唇,眉宇間是那樣的溫柔。
  
  剎那間的迷惑,她以為自己遇到了希臘神話里的神。
  
  “你沒事了吧?”
  
  他的聲音好好聽,似一彎清泉流在她的心頭,滋潤著她干涸的心房。
  
  “,你沒事吧?”見她半天不說話,男子的手在她的眼前晃了晃,這才將林靜好拉回了現實。
  
  “,你剛剛落水了。”
  
  “呃……”她坐起來,發現自己渾身濕透,棉質的裙子貼在身上,幾近透明,她卻渾然不覺,只傻傻的說了一句,“其實,我會游泳的。”
  
  他微楞,隨即笑道,“溺死的人中,大部分都是會游泳的。”
  
  他從自己的背包里拿出了一件長袖的外套,給她披上。她錯愕的看著他,正要拒絕,他卻開口道,“你身材很好,不過你男朋友應該不希望其他男人看到你的好身材。”
  
  “我沒有男朋友!”似乎害怕他會誤會,她立刻應聲反駁。
  
  他挑了挑眉,沒有接話,唇瓣卻暈開一抹微笑,說道,“你住哪里?我送你回去。”
  
  “謝謝,我可以自己回去!”
  
  她的心被這個男人攪亂了,林靜好害怕自己在待下去!,連魂都被這個好看的男人勾走了,于是拒絕了這個男人的好意。
  
  “喂,你叫什么名字?”
  
  “謝謝你救了我。”
  
  “我問你叫什么名字?”
  
  林靜好有一種動物的自我保護本能。直覺告訴她,面前的這個好看的男子是危險的,她應該避而遠之。
  
  所以,露水姻緣,她拒絕更深入的接觸。
  
  “我叫慕明唯!”
  
  他在她的身后,霸道的告訴了她……他的名字!
  
  慕明唯,這三個字當時在她心中如水一般輕柔,可后來卻慢慢的結成了冰,變成了冰柱,扎在了肉里,疼的血肉模糊。
  
  “,到了。”
  
  “啊?”
  
  林靜好的思緒被司機的話打斷,她收回了心神,望出去,發現自己已經到了家。
  
  “多少錢?”
  
  “26塊錢!”
  
  林靜好去包里拿錢包付款。翻找了幾次之后,她的神情慌亂了起來。
  
  “我的錢包呢?”
  
  林靜好將包包里的東西全部都倒在后車座上,那么一堆東西里卻惟獨沒有那個棕色的錢包。
  
  她快速的回憶著,記起來,最后一次見到那個錢包是在大福隆超市。她一定是付款的時候,忘記拿錢包了,或者是太過匆忙,放錢包的過程中把錢包掉在了地上。
  
  “師傅,不好意思,麻煩你送我回大福隆超市。”說著,林靜好退下腕上的一塊名表,遞給了司機師傅。
  
  司機師傅見她一身名牌,又住在香榭麗舍這種高級別墅區,知道這個表不是假貨,便當自己撿了便宜。
  
  到了大福隆超市,車子剛剛停穩,林靜好就推開車門下了車。她買的東西都來不及拿,就急匆匆的朝超市跑去。
  
  跑到了超市的服務臺,林靜好著急的問超市的工作人員,“您好,請問有人沒有人撿到一個錢包,棕色的男士錢包,里面有一個小男孩,還有一個男子的照片。”
  
  “確實有人交到服務臺一個棕色的錢包。”
  
  “太好了。”林靜好聽說有人撿到她的錢包,心里一陣失而復得的狂喜,卻在下一秒,表情驟然黯淡了下來,“不過,已經被一位先生領走了。”
  
  “被人領走了?”
  
  林靜好消化著這句話,然后生氣的質問道,“你們怎么可以這么不負責任?那個錢包是我的,你怎么可以讓其他人領走?”
  
  “,領走錢包的人正是照片上的男子。如果錢包真的是你的,我想你應該知道那位先生的聯系方式。”
  
  超市工作人員的話,將林靜好噎的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她當然認識,何止是認識,只是現在……且不說,林靜好不知道慕明唯現在的聯系方式,就算是知道,她也不會去要自己的錢包。
  
  慕明唯拿走了她的錢包……里面偷偷的藏匿著他年輕時候的照片。
  
  當年,是她“拋棄”了他,如今還假惺惺的留著他的照片,這算什么?
  
  她在慕明唯的心目中已經徹底的變成了一個壞女人,如果她再不知趣的上門討要照片,只怕會自取恥辱。
  
  林靜好表情落寞,就那么丟了魂魄似的走出了熱鬧的大福隆超市。
  
  她曾經想象過無數次和慕明唯重逢的場景,開始的幾年,她的心中還存有幻想。不但幻想著自己有一天可以把所承受的一切都告訴這個男人……如果他夠愛自己,一定會原諒自己的當年的“逼不得已”。
  
  罷了,罷了!
  
  看他衣著光鮮,又有佳人作伴,想必一定過得很好吧。
  
  她仰頭看了看熱鬧又孤獨的大都市,凄涼一笑……就這樣子擦肩而過,也許是個不錯的結局!
  
  一番折騰,已經夜里9點了。
  
  她丟了錢包,只能走回去。好在她習慣穿著舒適的坡跟的鞋子,平時又有散步的習慣,所以那么遠的距離走下來,并不覺得累。
  
  香榭麗舍,一座歐式風格的四層別墅建筑,有著大大的院落,道路兩旁按著歐洲中世紀的路燈,路燈昏黃,有小蟲子圍繞著燈罩在飛著。
  
  林靜好站在黑色的鐵門前并沒有進去,因為她不知道里面的女人是否已經離開。
  
  謹慎起見,她按了門鈴。
  
  可視電話接通,里面出現了唐尚煜那張充滿了成熟魅力俊臉,“怎么回來這么晚?”他的口氣帶著絲絲的責備。
  
  “去逛超市了。”
  
  她的話音一落,門就自動打開了。她走了進去,心情頓時覺得壓抑了起來。
  
  七年了,她就像是一直被人養在籠子里的鳥,沒有幸福快樂,甚至連和尊嚴都沒用。
  
  唐尚煜,她名義上的丈夫,在林靜好的心中更像是一個恩客。而她則是古代養家的苦命女。
  
  走進房間,她在玄關處換了拖鞋,發現后腳跟居然被磨破了。
  
  “你回來的正好,我有事情要告訴你!”
  
  坐在客廳的皮質沙發上的男子,散發出成熟的魅力。沐浴過后的他身上穿著浴袍,正喝著高腳杯里的紅酒。
  
  燈光下,紅酒的色彩很美,而他的臉更是散發著致命的魅力,好在林靜好知道自己是什么東西,不會有什么非分之想。
  
  她低眉順眼的來到了唐尚煜的面前,在他的示意下,坐在了他的對面,等候著他的下文。
  
  “我們離婚吧!”
  
  唐尚煜的話把林靜好震的四時無措。
  
  她一臉茫然的看著唐尚煜,嘴巴微張,似乎有話想要說,卻沒有說出一個字來。
  
  唐尚煜接過話,繼續說道,“我們結婚的時候,有過婚前協議,離婚的時候,你不能分走我的任何財產。如果有孩子,孩子的監護權歸我!”
  
  林靜好放在大腿上的雙手,緊緊的攥著自己的裙子,她低垂下頭,沉默著,像是在接受法官的最后判決。
  
  他們的婚姻,從始至終,她都沒有選擇權!
  
  “不過,我唐尚煜不是那種小氣的男人。看在你照顧了浩浩那么多年的份上,我會給你一筆錢,讓你后半輩子衣食無憂。”他的口氣像是對乞丐的施舍。
  
  林靜好繼續沉默著。
  
  “開個價吧!”在他的眼里,林靜好就是一個為了錢出賣自己的女人。
  
  林靜好盯著自己攥緊的手,她太過用力,手上的骨節都凸出來泛著白燦燦的光澤。
  
  “怎么不說話了?”唐尚煜玩味的看著這個和自己共同生活了七年的女人。
  
  她很乖,很聽話,他在外面亂搞,她總是默默忍受著,從來不會像其他的妻子一樣,一哭二鬧三上吊。
  
  她的沉默和隱忍,讓唐尚煜差不多快要忽視掉她。
  
  “我要一百萬!”她虛弱的說著。
  
  唐尚煜看著這個漂亮的女人,挑了挑眉,唇瓣浮現出一抹不屑的笑容,“林靜好,我唐尚煜最多的東西就是錢,你可以多要點。”
  
  “謝謝,我只要一百萬!”
  
  她找回了自己的聲音,恢復了平時那個神情淡漠的女人。
  
  唐尚煜看著她的臉,她的眼眶微紅,似乎是哭過的樣子,一雙水眸里,盈著深沉的哀傷……
  
  他還沒有見過這個樣子的林靜好。是因為要離婚了,所以傷心了嗎?
  
  “我明天就會搬出去,什么時候去民政局,你告訴我一聲。”她站了起來,口氣淡淡的對唐尚煜說著。
  
  唐尚煜擰起的眉頭皺的緊緊的,對于她的順從,他沒有高興,反而內心升起一絲莫名其妙的不悅。
  
  “你不用搬出去,這個房子我會留給你!”
  
  “不!離婚后,我想搬出去住!而且,一百萬已經夠多了。”
  
  她不是個清高的女人,但絕對是一個懂得知足感恩的女人。如果不是因為妹妹要出國留學,她是不會要這個男人的一分錢的。
  
  她不恨、不怨這個男人在婚姻中對自己的忽視和傷害,相反的,她很感激這個男人。當年,如果沒有這個男人,她不知道他們全家會淪落到何種凄慘的境地。
  
  只要一百萬!
  
  唐尚煜覺得這句話好熟悉。
  
  他猛地記起來,七年前,她也對自己說過類似的話:“我只要300萬!”
  
  “對不起,我今天有點不舒服,先上樓休息了。”21百度一下“男神掀桌:女人,別拔草杰眾文學”最新章節第一時間免費閱讀。
大发快三辅助器可靠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