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點看書 > 神廚狂后 > 第1282章 密探元帥府

第1282章 密探元帥府


  
  
  忽然,烏思道一拍大腿,想到什么說:“哎正好,微臣沒記錯,家里就有‘苦骨草’,是手下人之前從西域外采集送過來的,當時那人說了一番妙用,微臣沒當回事便一直閑置在家中倉庫里。女王陛下,微臣今晚回去翻找,明日定給您送過來。”
  
  
  
  
  
  
  
  看著烏思道自信滿滿的樣子,多半這草是真的有。可鳳淺總覺得哪里不對勁,上次自己可是當眾羞辱過這個烏思道,他這回如此好心,反過來要幫自己,更別提神音教一事,他們是站在對立面上……
  
  
  
  
  
  
  
  如此一想,鳳淺愈發覺得烏思道不安好心,但表面上仍答應下來:“那好,就這樣說定了。”
  
  
  
  
  
  
  
  “那微臣就不打擾各位,暫且告退了。”烏思道離去后,太后也沒逗留,冷哼一聲走了。
  
  
  
  
  
  
  
  而鳳淺則在他們走后,將自己的猜想和軒轅徹說明,并思索了番后說道:“阿徹,我跟著這烏思道去他府上,看看他到底有沒有耍什么花樣。你在這里陪著阿圣吧。”
  
  
  
  
  
  
  
  軒轅徹本想說和鳳淺一起去,但看眼輾轉反側頭疼難眠的司空圣杰,也只好點頭答應,讓鳳淺獨自一人多加小心。
  
  
  
  
  
  
  
  入夜后的元帥府漆黑沉寂,只有依稀幾盞燈火在閃爍。下人們忙碌一天,都已回屋各自休息,也就不曾聽見院子里輕微的腳步聲。
  
  
  
  
  
  
  
  好大的府宅,也不知道烏思道那家伙在哪個房間……鳳淺獨自進入元帥府后,四處游走摸黑,卻是有些迷失了方向,她只好沿著墻壁一間間地打探過去。
  
  
  
  
  
  
  
  黑夜中,忽然有一陣琵琶聲在院子里響起。
  
  
  
  
  
  
  
  鳳淺有些疑惑,這聲音聽得好熟悉,卻是哪里傳來的?
  
  
  
  
  
  
  
  她循聲而去,卻是來到一處頗為豪華大氣的房屋外,透過燭火映照的倒影,隱約看見里面是個女子在彈奏琵琶。
  
  
  
  
  
  
  
  鳳淺本想就此離去,卻不曾想琵琶聲停,屋里響起個男子的聲音:“彈得真好,雀兒,你若不在神教做護法了,本元帥定天天拉著你聽你唱曲。”
  
  
  
  
  
  
  
  這是烏思道的聲音!鳳淺大吃一驚,趕緊蹲在墻角,側耳傾聽。
  
  
  
  
  
  
  
  女子輕哼一聲回道:“少來了,真要被你關在家中,做那籠中雀,我才不愿意呢。喂,烏思道,你今天去看完那司空圣杰,可曾有差錯?那鳳淺女王不曾疑心你有‘苦骨草’一事?”
  
  
  
  
  
  
  
  被直呼其名的烏思道卻一點也不惱,反而笑吟吟地說:“不會不會,司空圣杰傷的那么重,靈力大損,他們著急想要恢復,病急亂投醫,沒選擇的。”
  
  
  
  
  
  
  
  鳳淺內心震動,她終于想起來,這個怪熟悉的女子是誰,原來是神音教的朱雀!
  
  
  
  
  
  
  
  難怪烏思道知曉阿圣受傷的事情……
  
  
  
  
  
  
  
  “更何況,苦骨草此物雖然有妙用奇效,但藥方稍有不當,就會把它本身的毒性給加倍激發出來,到時候明日將草藥送過去,那司空圣杰喝下去出了意外,我們只推脫是御醫下人調錯了配方便是,還能賴著我們不成?”烏思道有些得意地說道。
  
  
  
  
  
  
  
  朱雀聽了點點頭,顯然頗為認可,又開口說道:“這幾日你別太張揚,神教的上人已到達都城,馬上就要行動,你做好準備……”
  
  
  
  
  
  
  
  聽見如此秘聞,鳳淺大吃一驚,神音教是想先發制人,直接控制整個都城嗎?
  
  
  
  
  
  
  
  “好的好的,”烏思道滿口答應,只是語氣一轉,忽然發出邪魅的笑聲,“只是你不留下來多陪陪我嗎……”
  
  
  
  
  
  
  
  鳳淺在窗外借著燭影,看見烏思道已然在撕扯朱雀的衣服,她便打算趁這機會離去,早點商討防備,卻是沒留心腳下,一挪動便發出了聲音來。
  
  
  
  
  
  
  
  “什么人?!”里面的兩人聽到動靜,當即出聲斥問。
  
  
  
  
  
  
  
  鳳淺聽到椅凳挪動的聲音,是烏思道起身的動靜。她連忙往廊柱旁藏匿,也不敢探頭去看,生怕暴露蹤跡。
  
  
  
  
  
  
  
  只聽門扇“吱呀”的聲音,烏思道和朱雀從房內走出來,四下查探,隨即府兵趕來,行禮道:“大人有何吩咐?”
  
  
  
  
  
  
  
  “方才聽到門外似有動靜,你們巡邏是沒帶眼睛,還是沒帶腦子,要是讓外人進了來,我便把你們的眼睛都剜了,一群沒用的東西!”
  
  
  
  
  
  
  
  打頭的侍衛聽得大人發怒,唬得臉色都變了,連連下跪叩頭認錯,隨即吩咐手下人散開來四處排查。
  
  
  
  
  
  
  
  鳳淺暗想:“遭了,真這樣大肆搜查如何躲得過?!”
  
  
  
  
  
  
  
  侍衛們正準備分散搜查,忽然一只貓從房檐上跳下來,正好踩在烏思道的頭上,嚇得他跌坐在地上,大喊道:“救命啊!”
  
  
  
  
  
  
  
  侍衛們紛紛擁上去,那貓兒漫不經心地踩在烏思道的頭上,慵懶地舔著爪子,全然不把這一般精兵鐵甲的侍衛放在眼里。
  
  
  
  
  
  
  
  鳳淺忍不住探頭翹去,卻見那貓兒舔完爪子,又在烏思道的腦門上劃拉兩把,雖沒見血,但見烏思道那驚懼的神色,向來這貓爪子的滋味也是不好受的。
  
  
  
  
  
  
  
  “趕緊把這畜生拿下來!”烏思道也不敢動,只是口中不停地叫喊著。
  
  
  
  
  
  
  
  “大人你且別動,千萬別動!”
  
  
  
  
  
  
  
  七八個侍衛緩緩走上前,亦步亦趨般將烏思道圍在當中,見時機正好,七八個著重甲的侍衛向前一躍,試圖以身子撲住貓兒。
  
  
  
  
  
  
  
  不想那貓兒更是敏捷,早在被抓到之前,便躍到了房頂,還不忘轉頭瞧著這一群人的笑話。
  
  
  
  
  
  
  
  “給我起來!要壓死我嗎?!”烏思道被這七八個壯漢壓倒在地,差點一口氣沒提上來,鳳淺瞧著這一幕滑稽之景,忍不住以手捂唇,生怕笑出聲來,露了蹤跡。
  
  
  
  
  
  
  
  這群侍衛身上都披著厚重的盔甲,行動本就受限,如今要想快速爬起來,自然是有些難度的。折騰了老半天,烏思道才在眾人的攙扶下狼狽起來,衣衫也沾了泥,發髻也散作一團。
  
  
  
  
  
  
  
  朱雀本就對這個烏思道無甚興趣,跟他逢場作戲,不過是瞧著他在朝中有幾分權勢,尚可說得幾句話,現下見他這般模樣,饒是朱雀再如何做戲,此刻也忍不住面露厭惡之色,轉身離去。
  
  
  
  
  
  
  
  烏思道只當美人興致被擾,沒了心情,忙喊道:“雀兒,你別走,咱們繼續啊!”
  
  
  
  
  
  
  
  “呸!”鳳淺暗暗啐了一口,烏思道長得這模樣,難道心里沒有那啥數嗎?
  <!---->
大发快三辅助器可靠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