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點看書 > 明朝好丈夫 > 第三百七十一章:豪族

第三百七十一章:豪族


  
      轉眼過了八天,京師距離大同并不遠,天子守國門嘛,這京畿自然遠不到哪兒去,否則又哪里會有國門之說?雖然這幾日下了雨,道路泥濘,可是不可避免地抵達了大同。
  
      這偌大一支商隊的抵達,自然引起整個大同的側目,大同乃是整個宣府最重要的關隘,如今經過百年的經營,也成了商貿中轉重地,熱鬧非凡,只是這熱鬧也只是和其他邊鎮相較,和京師和北通州比起來就寒磣得多了,就是現在的廉州,它也差得極遠。
  
      聚寶商行早在這里買下了大片的土地,貨棧、商號不少,柳乘風為并的商隊到了這里,也不需特意去尋客棧,已經有人為他們安排好了一切。
  
      接下來就是與官府交涉,盤貨出關,這些也要耽誤不少的時日,下頭的人已經按部就班地開始籌備起來,柳乘風倒也樂得清閑,不過他不宜過多拋頭露面,因此只是在商行中自娛自樂,有時和李東棟下下棋,有時看看學而報讀讀書。
  
      其實聚寶商行的商隊還沒到大同,早就有人收到了消息,而聚寶商隊的到來自然也少不得讓人揪心。
  
      與聚寶商行同處一條大街的乃是開泰商行,這開泰商行若要追溯得從元朝開始,那時候蒙古人一統天下,關內關外的防禁松弛,大同作為關內外的必經之路,曾經繁華一時,而開泰商行便是在那個時候起家,傳到現在,已經有了偌大的基業,而這開泰商行的東家姓范,叫范永。
  
      在這大同乃至宣府,還真沒有人沒聽說過范家威名的,范家以出關貿易起家,財源廣進,單下頭的長隨以及附近田莊的雇農就有數千人之多,家中富可敵國絕對是那種抖抖腳街面都要顫一顫的人物。
  
      據說當年土木堡之變,大同失守瓦刺人攻入大同,這大同內的百姓人心惶惶,唯有范家為首的大同八大姓不慌不忙,反而仍舊讓自己在大同的店鋪做買賣,結果,瓦刺人果然燒殺劫掠偏偏范家這樣的大家族卻是秋毫無犯,甚至有人傳言,瓦刺人不但沒有燒殺他們的產業,甚至還派了兵丁保護,只是這些傳言沒有實證,誰也不敢說什么。
  
      其實這里頭的關系知道的人也不少,以范家為首的大同八大姓做的本來就是和瓦刺、鞋靶人互通有無的買賣,朝廷禁止商賈出關貿易,可是八大姓早已買通了邊關的守備帶著貨物暢通無阻的與瓦刺、鞋靶人做生意,有時大明與瓦刺、鞋靶人關系緩和,便允許互市,可是一些違禁品卻是查得很是嚴格,這八大姓卻是滿足瓦刺、鞋靶人,每年將許多馬掌、刀槍、箭簇通過各種手段送到關外去。
  
      如此一來,瓦刺人幾乎將他們當作了自己的后勤總管雖然這貿易的規模并不大,而且要價極高,可是這關外的各部都離不開他們,自然不會和他們翻臉。
  
      范家就是八大姓的首領,除了范家之外,還有王、靳良玉、粱、
  
      田、翟、黃等姓與范家一道常年經營這些生意。在歷史上,這八大姓因為后金的崛起轉而向后金貿易在后金最困難的時候,大量輸送軍械、糧食等物去支援金人,此后鞋子入關,為“財賦有出,國用不匱”便將這八大姓的有功之商召入京城,賜宴便殿入籍內務府,封為皇商,從此這八大走私的豪族搖身一變成了八大皇商。
  
      范家在大同可謂根深蒂固,可是現如今卻有一股子陰霾籠罩在他們的頭上,家主范永這幾日出奇的沒有去城外的清風觀里與人對弈每日只是在家中閑坐,范永一向自詡為君子飽讀詩書,生得也頗為倜儻,尤其是一到荒年,總會叫家人去施些粥米給城中百姓,因此大家都給他取了個外號,叫他范君子。
  
      只是范家的下人們卻都知道,范君子在外頭雖然如沐春風,長袖善舞,可是在這范家里卻是極嚴厲的一個人,一向是以軍法治家,他的心情一旦不好,絕不是好玩的。
  
      范永這段時間的心情其實都不好,每日將自己關在書房,只有幾個最親近的奴仆去書〖房〗中與他匯報些事情,其他的時間,就是飯菜也都是命人送去書房去,不肯輕易出來示人。
  
      這是老爺心情不好的征兆,因此這闔府上下都是小心翼翼的,途徑書房都是躡手躡腳地走過。
  
      此時正是正午,一個最親信的老仆卻是出現在了檐下擺滿了盆栽的書房門口,輕輕叩門,里頭的人威嚴地道:“進來。”
  
      老仆將門打開一條縫隙。,輕手輕腳地進去,范永此時則是斜躺在太師椅上,用手按著自己的太陽穴,一副很是頭痛的樣子。
  
      “瓦刺和鞋靶他們聯系上了嗎?”
  
      老仆沉默片刻,道:“聯系上了,他們……”老仆欲言又止。
  
      范永皺起眉,捏了捏那一向自以為然的美髯,道:“你說。”“是,他們那邊的意思是說,咱們范家和他們是老交情,有話自然好說。不過聚寶商行和他們做生意互通有無,若是咱們范家和他們聚寶商行的價錢一樣,自然是先購咱們范家的貨
  
      ……”“哼!”范永冷笑道:“原來咱們平時為他們做了這么多事就值這么點兒交情,看來他們是鐵了心要和聚寶商行做生意了?”
  
      老仆沒有再說話,交情這東西在商場上還真不值幾個錢,做生意本來講的就是一個利字而已,利字當頭,不共戴天的敵人可以是朋友,合作多年的朋友可以成為寇仇,瓦刺和鞋靶人要的不過是貨物而已,
  
      范家能去與他們交易,他們就和范家打交道,聚寶商行有貨物,他們自然也就和聚寶商行打交道了。
  
      范永喘了幾口粗氣,不過這君子之名卻也不是白叫的,雖然臉色很難看,可是很快又努力地讓自己顯得心平氣和。良久才道:“聚寶商行這一次出關的底細查清了嗎?這一次帶隊出關的是什么人?”
  
      老仆道:“打聽了,只知道這人姓陳,單名一個豐字,這一次出關的規模很浩大,老爺是不知道,聚寶商行數月之前就盤下了不少的地產,里面都是堆積如山的貨物,騾馬就準備了數千頭,相關人等足有三千之多,絲綢、茶葉、瓷器、就是一些鐵器,他們也照常貿易。”范永的眼睛瞇了起來,冷冷地道:“如此大宗的互市,以后咱們范家吃什么?看來這聚寶商行是要將咱們范家逼到絕境了。”
  
      老仆猶豫一下,道:“其實也未必,瓦刺和鞋靶人都對火統有興趣,聚寶商行那邊倒是對瓦刺和鞋靶人沒有兜售火銳和火炮,瓦刺和鞋靶人都已經放了話,說是火鏡和火炮,誰要是能運出關去,這價錢都好商量。”范永森然笑道:“他們怎么對火銳有興致了?”
  
      老仆道:“據說在京師那邊有一支什么學生軍,用火統把瓦刺的鐵騎打得落荒而逃,想必是這些瓦刺、鞋靶人想看看這火銳到底有什么稀奇,不過他們說了,不要邊鎮的火統,要那什么學生軍手里用著的。”范永冷哼道:“瓦刺和鞋靶人一向是生在馬背上,他們用不了多少火統,多半也就是要一些拿去研習一下,瞧瞧這火銳到底有什么厲害之處而已,就算是他們價格不菲地收購,咱們也掙不了幾個銀子,眼下最讓人難辦的還是聚寶商行,聚寶商行這么一出關,咱們貨棧中囤積的貨物還有人要嗎?出關貿易是范家的根本,我范家祖祖輩輩都干著這個營生,這基業不能到了我范永手里就沒了,所以說,聚寶商行在,咱們范家就沒有活路。”
  
      他瞇著眼,隨即又嘆了口氣,繼續道:“可是聚寶商行的來頭似乎也不小,否則也不敢明目張膽地做這么大的生意,看來咱們得先拜訪一下那帶隊的掌柜,是叫陳豐嗎?你去拿了我的拜帖,就說請那陳大掌柜吃個便飯,就說他們到了這里,范某人身為地主,豈能不盡盡地主之誼?請他萬勿賞光,若是他們肯給咱們一條活路倒是罷了,實在不成,只能用強了。”
  
      說出這話的時候,范永有很大的自信,這不是開玩笑的,范家在這里經營了上百年,關系錯綜復雜,是這宣府十足的地頭蛇,說得難聽些,就是朝廷派來的宣府巡撫多少也要給他一點面子,動強,范永還是很有這個自信的。
  
      老仆聽了,連忙道:“是。”
  
      老仆正要按著范永的吩咐去做,范永又吩咐道:“還有,把大同的其他七姓也一并叫上,鎮守宣府的崔公公也請他出面一下,壯壯聲勢。”老仆點了點頭,似是想到了什么,又問道:“那宣府巡撫左大人呢?”范永搖搖頭道:“他是文官,這種事不宜出面,咱們這幾年也喂飽了他,往后少不得還要他照拂,今日就不必請他來了。”
  
      老仆道:“是,小人這便去辦。
  
      ”

Ps:書友們,我是上山打老虎額,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大发快三辅助器可靠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