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點看書 > 神話版三國 > 第一千二百二十七章 我所能留下的禮物

第一千二百二十七章 我所能留下的禮物



    至少陳曦現在絕對不敢在中原進行這種程度的變革,至于外派的世家,你就算是就地搞出貴族社會主義也無所謂,隨他們搞。

    放那群世家去建立那種半獨立小國,一方面是清除內部問題,另一方面擴大漢文化圈,而最后最重要的就是讓他們嘗試各種政體,好幾百世家嘗試幾百種政體,總有修修補補適合的……

    大漢朝不敢玩那種動蕩太大的變化,關乎太多百姓的生活,但是封建制度的局限性早就注定要走向完蛋,就算陳曦以通天之力給漢朝續命,也免不了有一天會走到末路。

    這壓根就是歷史的必然,封建制度末路進入血腥的資本積累,這根本就沒辦法逆轉,所以提前找上幾百個小國用以試驗各種政體,至少到時候變革的時候前面已經有一堆鮮血積累出來的經驗書了。

    至于萬一出現變革成功的小國怎么辦,陳曦可以明確的說,農業大國打不過初步完整工業化的大國是正確的,但是農業國打不過工業國真是開玩笑的,就算是變革成功了,揮揮手也拍死了。

    人口這是一個很大的問題,工業國如果是小國寡民地勢平坦,還處于一戰之前,被農業國弄死太正常了,貌似俄國的騎兵用馬刀擊敗過弱雞工業國,由此可見小國的悲劇。

    不過這也足以說明在科技跨過某個極限之前,兵力還有意志是能解決一切問題的。

    這也算是陳曦能為大漢朝做利于千古的事情了,沒辦法不謀萬世者不足謀一時,陳曦已經逐漸的理解了這句話,這也算是他留給后世的最大的禮物之一了。

    不管是覆蓋達幾個洲的漢文化圈,還是無數作死世家在沒有頭頂制約的情況下因地制宜出來的政體,對于后世的子孫都是具有極其重要的意義,不過這種東西,沒有個百多年發展真心很難看出來。

    “善弈者謀勢,不善弈者謀子”,奢求一城一地。一時一代的得失對于現在的陳曦根本不算什么。

    如果不在這個時代埋下興盛千年的伏筆,如果不在這個時代立下千年不敗的根基,大概自己都無法原諒自己。

    前路到底會是如何,什么樣的制度會適合與百年之后漢帝國。王朝周期律到底能不能突破,封建王朝崛起之后的二三代之中的那場動亂到底能不能規避,帝國極壁出現之后國家的道路又是如何?

    這些事情就算是陳曦也沒有辦法回答,如果他能活到二三代之后,能活到漢帝國一百年。兩百年之后,到時候他可能還能因為經驗,以及智慧給出答案。

    長生不可期,陳曦不會去奢求自己永遠作為帝國的掌舵人,同樣就算是長生可期,他也不會去永遠去做帝國的掌舵人,太累了。

    青史如江水淌過,在神石和陳曦接連降臨之后,早已注定不可能回歸到他印象之中的歷史了。

    道隨時移,就算陳曦活著的時候留下了最好的政策。但是在他死后十年,百年是否還合適,這些都是需要考慮了。

    一個國家最大的改變實際上應該是統治階級的改變,說現實一些應該算是政體的改變,陳曦能為極盡強盛的帝國留下的只有這數百小國,百余年用血嘗試出來的政體。

    至少他年到了帝國不得不變革的時候,就算沒有了陳曦作為引路人,帝國的戰車下也有數百條前人用血堆出來的道路,也許沒有最適合的,但是至少不會出現帝國作為他人的先驅!

    【這是我贈給后輩最大的禮物之一。帝國極壁之外,數百個國家,數百種嘗試,五百年后若有變。至少他們知道路在何方。】

    陳曦心下默默地想到,他所能做的就是趁著這對于華夏最好的時代,布局好千年的道路,就算陳曦只能救五百年之后的帝國一次,那也能給千年后留下一個至少橫跨四洲的漢文化圈。

    至于可能出現的小國相互吞食,兼并。最后只剩下寥寥數個國家,甚至五百年之后,由世家分裂出去的小國反吞了中原,那也沒有什么,至少他們也都是自己人。

    更重要的那種數以百計的國家泯滅于歷史,那種同源而出不同思想在滅國之戰中的碰撞,對于同源的文明來說幾乎算是文明的升華,取自百家精華的世家,建立的國家,本身就會出現很明顯的家學色彩!

    滅完數百國,陳曦估摸著新的帝國也差不多將自己留下的第二大禮包吸收了,在一個獨立的國家沉淀,積累,變革,修正了數百年的家學,會有多少的營養,想想都夠可怕了。

    這數百國家汲取本土營養長出來的果子,到最后統統反補給漢文化圈,比燃燒上數次百家爭鳴帶來的效果都好。

    至于到了那個時候會怎么走,陳曦也無所謂了,自己給這個文明留下的路,留下的禮物,已經足夠了,如果這般還不能在以后保住世界的巔峰,那陳曦也沒有什么辦法了。

    這也是陳曦的極限了,他的眼光只能看到這么遠,他的所能給這個文明鋪就的道路只能到這里,其中或有波折,或有困難,但是陳曦可以保證自己所鋪就的道路是正確的。

    數百條由數百個國家,經歷至少百余年檢測出來的道路,不說其他在安全性上要比第一次嘗試要好的太多。

    至于世家為此將要流的血,那又有什么,主要流的又不是世家自身的血,權謀斗爭的最高極限,流的都是別人的血。

    更何況,作為第一波走出去的人,吃的也已經夠多了,更重要的是所有的變革沒有流血的話,怎么會得到成功。

    無數的政體試驗國,無數的制度試驗國,從這一天起終于要在陳曦手上誕生了,當然第一個去進行制度嘗試的將會是陳家,議會制度什么的,剛好拿來練練手。

    所謂的“圣天子垂拱而治”,不就是那么一回事嗎,既然作為士大夫的世家想這么做這么多年了,那陳曦就滿足他們的愿望,給他們一個模板,刺激刺激!(未完待續。)

    ps:繼續幫要離求票,雖說貌似他已經是前五了,不過還是要拉開差距啊……

    最快更新,無彈窗閱讀請。
大发快三辅助器可靠吗